第九十五章 臻交-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九十五章 臻交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五章 臻交

        城郊宁静,一行漆黑的乌鸦从树枝中窜出。
       几乎车队中的所有人都听见了刘榕生的这句话,个个都不约而同地睁圆了眼睛,张大了嘴,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臻交公主贺思瑾的丈夫是太府寺少卿金献的儿子,只可惜这位金公子体弱多病,在与贺思瑾成亲后两年就撒手人寰了。
       “大胆刘榕生,竟敢凭空造谣公主!”时诩当即拍着凳子站了起来,他越过景聆将车帘一掀,怒气冲冲地瞪着刘榕生。
       看着时诩这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刘榕生的腿都吓软了,他喊着“哎呦”再次跪了下去,一边磕头一边哭:“侯爷啊,您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污蔑公主啊,今日天地为证,我刘榕生但凡是说了一句谎话,我活该被处以车裂之刑啊!”
       时诩紧盯着他凤眸微眯,锋利的眼中闪过一瞬精明。
       时诩沉声道:“好,这车队中的所有人都长着耳朵,都听明白了你说的话。刘榕生,既然你说自己句句属实,那本侯就给你一个机会,把你刚才对本侯说的话去大明宫里说给皇上听一次,你可愿意。”
       刘榕生受宠若惊,他愣了一瞬,当即磕头道:“草民愿意,草民愿意,多谢侯爷,多谢侯爷!”
       刘榕生与臻交城外的一众族人告了别后,便租了个马车跟在归京的队伍后面,跟时诩一起前往盛安。
       三日后,时诩入宫将稷齐的降书与国玺交给贺迁,又与贺迁禀报了关于稷齐的现状后,贺迁便准许他退下。
       但时诩却拱手道:“皇上,臣今日入宫,还有一事需要禀明。”
       “哦?”贺迁拢了拢袖子,“子定请说。”
       时诩道:“臣前几日路经臻交,在城外遇到一刘姓老汉,据刘老汉所言他是臻交的商人,当地有位名叫裴虎的盐商,因与臻交公主有些交情所以在臻交横行霸道,强娶刘老汉的女儿入门做妾,又烧毁了刘家的商铺房屋,导致刘家满门流落街头。”
       “还有这种事?”贺迁的身体朝前微倾,“那这位刘老汉没有在当地报官吗?”
       时诩回道:“报过,但因为裴虎与公主交情不浅,因此没有人肯帮他。”
       贺迁眉头紧锁,目光愈沉,“他的话,属实吗?”
       时诩道:“臣当时急于赶路,因此也没有多加盘问,只派舒宇进入臻交暗中调查,经舒宇来报,臻交的确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另外,臣当时怕刘榕生会撒谎,故而将他带入了盛安,皇上是否要见一见他?”
       贺迁沉思片刻,薄唇微启:“此事非同小可,若是误判了恐会伤及皇家感情,那朕,见一见他吧。”
       “是。”时诩拱手,“臣这就派人传他过来。”
       刘榕生被时诩安排在离皇宫不远的一家客栈里,约一盏茶的工夫,刘榕生便被宫里的内侍带入了大明宫。
       见到皇帝的刘榕生大吃一惊,连连磕头求贺迁为自己做主。贺迁亲自盘问,刘榕生对答如流,又称自己绝无虚言。
       贺迁捏了捏眉心,派李贵把刘榕生送出宫去,随后叫住了时诩。
       “皇上还有何吩咐?”时诩道。
       贺迁疲惫地抬起头,说:“子定啊,此事与公主相关,又关乎皇家颜面,朕不放心交给别人查。”
       时诩微微垂眸。
       贺迁又道:“臻交是当年公主出嫁时父皇赐给她的封地,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竟然将臻交变成了有冤无处诉的地方。这裴虎既然是公主的亲信,子定,朕想派你去臻交一趟,你可愿意?”
       “臣全凭皇上安排。”时诩拱手道。
       “好。”贺迁点了点头,又看向一旁执笔写字的程卫,“绛微啊。”
       程卫当即搁下了笔,起身拱手:“皇上。”
       “你这次与子定一同去臻交,协助子定查案。”贺迁指了指程卫,手指在空中划了一道,又指向时诩。
       “皇上!”程卫猛然抬起头,睁圆的双目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贺迁:“嗯?”
       程卫紧抿着唇,跨步走到殿中,他掀起衣袍,“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程卫道:“皇上,臣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伺候在皇上身边,从未外放,臣惶恐,怕没有能力协助武安侯查案。”
       时诩不禁垂眸看向程卫,他记忆中的程卫,可不是这样谦虚的人。
       贺迁倏然大笑:“绛微,你还会有怕的时候吗?”
       程卫咬了咬牙,再次道:“请皇上收回成命。”
       贺迁揉了下眼睛,手搭在桌上,他淡然道:“去盛安之外看看没什么不好的,出去锻炼锻炼吧,案子查好了,朕给你升官。”
       “皇……皇上……”程卫攥紧了手,用祈求的目光看着贺迁,眼尾已经浸出了红晕。
       贺迁对程卫的请求视若无睹,他捧着内侍刚换上的参茶喝了一口,道:“好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绛微你待会儿就回去收拾收拾吧,明日便与子定一同动身前往臻交。”
       程卫垂下了脑袋,双肩伴随着心中的隐忍而颤抖。但他了解贺迁,也心知肚明贺迁已经下定了决心,自己再做抵抗也是无用功。
       程卫闭了闭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磕头道:“臣会尽力协助武安侯,不辱没皇恩。”
       “嗯。”贺迁轻应了一声,朝时诩与程卫推了推手,背向后靠,看上去分外疲惫,他道:“好了好了,朕有些困了,你们二人先退下吧。”
       时诩的眼睛被阳光晃得眯起,这分明才过了辰时,皇上怎么就困了?
       再看看贺迁,苍白的脸上,眼下的乌青格外明显,这一看就是没有睡好。
       程卫站了起来,朝贺迁作了个揖,声线低哑:“那臣,先告退了。”
       时诩和程卫一起出了宫,两家住得近,时诩便上了程卫的马车。
       马车上,程卫是少有的沉默寡言,他与时诩都不说话,惹得车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之前落水那次,包括时诩在内的许多大臣都知道了贺迁的身体出了状况,但时诩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未见,光是脸色,贺迁就已经差成了这样。
       程卫是起居郎,日日都侍奉在贺迁左右,对于贺迁的状态,他必然是最了解的。
       时诩迟疑了片刻,待马车驶入了朱雀大街,他才开口道:“绛微,皇上最近,都是这样没精神吗?”
       程卫心情不好,声音也像是带着哭腔,“按理说,我是不该与你说这些的,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我心里是相信你的。说实话,自从落水后,皇上就一日睡得比一日久,但还是精神不济,御医们也都无从下手。”
       “皇上正值壮年,怎么会这样?”时诩叹了口气,摇着头看向窗外。
       程卫道:“皇上这是累出来的病,自从皇上登基后,日日夜夜都在为大魏谋划,朝堂之上人心难测,皇上常常因为一个臣子的一句话夜不能寐。如今他病了,却又要给太子的日后做打算,唉,这病怎么能好呢?”
       尽管贺迁为了自己的帝王之业辜负了景聆,可时诩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个好的君主。
       次日清晨,时诩与程卫乘着自家的马车从盛安启夏门出发,扮作商队前往臻交。
       时诩早上看见程卫时,他依旧哭丧着一张脸,眼皮又红又肿,听给他收拾东西的小丫鬟说,他哭了一整夜。
       “程大人他怎么了?”景聆靠在窗户边缘问时诩道。
       时诩说:“我也不知道,昨天皇上让他跟我一起去臻交查案,还说查完了案子就给他升官,但是他不愿意去,还哭了一夜。”
       “升官?”景聆想了想,道:“我昨日入宫见了姑母,听说皇上现在的病情不太好,已经暗中在民间求医了。皇上让程大人来协助你查案,无非就是找个理由给他升官罢了,只是皇上现在身体抱恙,倒有种,交代身后事的感觉。”
       清风吹起景聆额间的碎发,她的眸子不自觉地垂下,贺迁是第一个令她动心的男子,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会记挂着他。可她没有想到,当秦太后哭着告诉自己贺迁的病情时,自己心里竟然平静得跟一池湖水一样,连一点涟漪都没有泛起。
       时诩听着耳畔的风声,一团团黑云忽然在空中蔓延,将白云吞噬、同化。闷雷声响起,温热的风中夹杂着腥湿的水汽。
       时诩伸手将景聆那侧的窗帘拉好,挂在了窗户的两侧,“快下雨了。”
       景聆朝里面挪了挪,“是啊。”
       行了两日路,时诩一行人再次来到了臻交。
       据说在大魏,臻交是唯一一座能够与盛安的繁华程度相媲美的城市。马车刚进入城中,带着南方口音的叫卖声便不绝于耳,街市整齐繁华,就连桥洞下都没有看到一个乞丐。
       三人初到臻交,自然是要先解决一下吃饭的问题,这几日忙着赶路,即使是歇脚,景聆也没有吃过一顿饱饭。
       几人选了一家店面看上去还不错的饭馆,在门口招呼的店小二一看他们几个的装束就是非富即贵的模样,立刻像是害怕会被隔壁抢了客人一样,热情似火般地将他们请了进去。
       时诩选了个靠窗的位子,点了几道景聆爱吃的菜,程卫这一路上都是恹恹的,便把选择权交给了时溪跟荣英,这俩人却是无肉不欢的,各类大鱼大肉都点了一道。
       菜是照样上,饭也是照样吃,只是在结账的时候让人犯了难。
       时溪听着掌柜报出的账目瞪圆了眼睛,他说话向来口无遮拦:“吃这一顿饭就要五十两银子,小爷我在盛安都没吃过几顿这么贵的饭,你怎么不去抢呢?”
       掌柜连忙摇头摆手道:“哎哟这位公子这是说什么呢?我们这可是百年老店,您可不能凭空污人清白啊!”
       刚刚在门外的店小二靠在柜台边上下打量着几人的穿着打扮,嘀咕道:“看着也不像是缺钱的啊……”
       景聆侧目瞟了那小二一眼,从怀里掏出沉甸甸的钱袋搁在柜台上,冷声冷气道:“掌柜,在你们臻交吃饭,都是这个价位吗?”
       掌柜看着景聆捏在手里的钱袋咽了咽口水,伸手就想把钱袋拿过来,“我们店里都算是正常价格了……”
       景聆把手一收,说:“难道在我们之前,就没有外地人说过,你们这边的菜,价格比别的地方贵很多吗?”
       掌柜的眼睛就没从钱袋上离开过,他点头如捣蒜,道:“有,但我们也没有办法啊,我们臻交的盐贵,我们开饭馆的,也只能提高菜价了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互信是中日邦交正常化基础——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纪念馆走访记。
入驻微信服务板块T3出行探索网约车新模式。
萌娃躺地上哭闹,妈妈淡定玩手机,网友:一看就是90后宝妈。
世界最大跨度三塔钢桁梁斜拉桥今日正式“立足”。
株洲石峰公安:民警帮忙找羊群群众心里暖洋洋。
空军首次公布运油20和两架歼20展开空中加油训练画面!。
重庆发现世界最古老完整有颌脊椎动物化石。
/幸遇良主/佳雨潇潇/[综]废婶制造机/烤肉年糕团/神战之诸神之战/超人不会笑。
/浅笑如殇/雨落峥嵘/黑龙道主/阳雪松/灵异复苏:我成了救世主/不吃包子啦。
/百生恋/井絮儿/神仙竟是我的粉丝/漠然海/我夺舍了太阳神/不吓人。
/美综:这世界我熟悉/欺山赶海/道士闯江湖/忘不掉的过去他的一生虽然短暂,却谱写了最壮美无私的人生之歌。
第二批书,几天后全到了库车。
杨志丹老师?省精品课程开发中的学科核心素养?的微讲座,张琳娴老师?知识拓展类精品课程开发要素分析?的微讲座,朱笛老师?课程开发的学科核心素养和结构设计?的微讲座,周丽娟老师?语文学科校本课程开发的知识点设计?的微讲座,向校长们展现了不同角度的课程开发要素。
赛场上,留学生们纷纷拿出了看家本领。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