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退烧-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九十三章 退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三章 退烧

        景聆洗漱完后,才回道:“就让阿松这么回去,他肯定在尉迟章那里交不了差,你待会儿亲自送他一趟吧。”
       折柳福了福身:“是。”
       小厨房里还在做早饭,景聆待在房间里闲来无事,目光便落到了时诩身上。
       他闷闷地坐在一边,耷拉着眼皮,昏昏欲睡。刚刚景聆洗漱时屋里没人管他,他就自己乖乖地到外面打了水洗漱,也不需要主人多操心,看上去听话极了。
       景聆在桌上支起手臂撑着下巴,饶有趣味地看着时诩,感觉小狗今天身体不太舒服,连脸都红扑扑的。
       景聆搭在大腿上的手捏着柔顺的布料,指尖在腿上轻轻点了点,她眯起眼眸,轻笑着唤时诩:“子定。”
       正打着盹儿的时诩倏然来了精神,他循声望向景聆,巴巴的眼睛像是不相信景聆在叫自己一样。
       景聆露出一抹娇媚的笑,朝他勾了勾手,“过来。”
       时诩连忙站起,身体因为发热而感到疲乏无力,脚也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软绵绵的。他怕把自己的病气传给景聆,便在离景聆三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景聆仰视着他问道。
       时诩碰了碰鼻子,声音发哑:“我有点发热,还是不要离你太近了。”
       景聆秀眉微挑,看时诩这状态,不像是骗自己的。
       但接着,景聆却轻笑一声,阴阳怪气道:“真是奇了,先前给我守夜的那个小丫鬟也是染了风寒,昨儿你给我守了个夜,又发了高热。看来,这守夜倒是个苦差事了。”
       时诩抿了抿唇,深埋在心底的记忆再次被刨出。想到去年他还让景聆给自己守过夜,心中便觉得愧疚不已,脸上除了发热染上的潮红外,又添上了几丝歉意。
       时诩闷声道:“我吃点药,很快就能好的。”
       景聆挑起眉梢,看着时诩生病的模样在心里琢磨了一会儿后,笑眼微眯,她说:“吃药倒是不必了,我也读过医书,有更好的法子给你治病,你信我吗?”
       景聆愿意给自己治病?
       时诩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那是不是意味着,她原谅我了?
       时诩本就发了高热,景聆的话与笑更是冲得他头脑发昏。他心里暗暗窃喜,望着景聆点了点头。
       这会儿,重月也端着两碗面与小菜进来了。
       景聆招呼着她把早膳放在自己面前的小案上,又看向时诩指了指对面的空位子,示意他坐过去。
       时诩生着病,胃口也不好,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只是掀起发烫的眼皮看着景聆,碎星子一般的眼里布满了喜色。
       待收拾完碗筷离开后,景聆才从榻上起了身,她一边从书桌后翻找出了一堆账簿,一边对时诩道:“把上衣脱了,去床上躺着。”
       “什……什么?”时诩昏昏沉沉地跟在景聆身后,满面疑云。
       景聆复述了一遍,时诩心中不解,迷迷糊糊道:“做什么?”
       景聆把账簿搬到床边坐下,在床边拍了拍,道:“给你治病啊,怎么,怕我治不好?”
       时诩恍然大悟,嘴里轻应了一声。虽然他不知道景聆要对自己做什么,但只要是景聆的要求,他都愿意照做。
       时诩听话地褪下了外袍,难受地抽了下鼻子,感觉身上又热又冷。
       时诩坐到景聆身旁,而景聆的目光却在他的里衣上凝了凝,她的手轻捏着时诩的衣襟,用不容拒绝的声音说:“这件也脱了。”
       时诩呆愣了一瞬,抬眼看了看景聆。
       倒不是因为害羞,只是景聆微眯着那双狐狸般精明的眸子,看上去就像是在打着什么小算盘。
       可,这是她的要求。
       时诩抿了抿唇,随后解开了腰间的细绳。
       墨黑的里衣从肩头剥落,时诩的上半身在顷刻间暴露在景聆眼前。肌肉紧致,线条流畅,这是一具堪称完美的身体,即使是别的男人见了,都会暗暗生出妒意。
       时诩身上的皮肉比脖子上白了许多,景聆淡笑着从床上起身,她一只手拿起桌边沾了墨的毛笔,一只手推着时诩的肩膀,道:“躺下。”
       看到景聆手里的毛笔,时诩顿时瞪圆了双眼,他大概猜到了景聆想做什么。时诩连忙抓住了景聆的手,靠着腰上的力气,怎么也不肯躺下去。
       “不行……”时诩撑着身体道。
       “怎么不行?”景聆眼尾噙着勾魂摄魄的笑,身体不断朝前压,“医书上说只要身上出了汗,高热便会消退,我来帮你,出出汗啊……”
       景聆轻柔地拖着长长的尾音,灵活的手指勾弄着手里的毛笔,在时诩的锁骨上,划下了细细的一撇。
       景聆直勾勾地盯着道:“昨天不是说让你做什么都可以吗?这么快,就要反悔了?”
       未干的墨渍又凉又痒,时诩微微喘息着,只觉得自己的病又重了几分。
       景聆的眼神中洋溢着挑逗与嘲弄,但是时诩却生不起气来,他打自心底地喜欢她这样的眼神。时诩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就是觉得很勾人,勾得他心里痒痒,没有余地思考。
       时诩最终败下阵来,听从景聆的命令躺了下去。
       景聆在顷刻间展颜,她拿起账本缓缓俯身,眼眸随着笑意眯成了月牙状,她柔声道:“我算点儿东西。”
       “嗯。”时诩望着头顶的帷幔,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
       时诩刚开始还能看见景聆精致漂亮的脸,但伴随着毛笔的笔尖自己身上缓缓滑动,景聆的头也埋了下去。
       而笔墨在他身上不断留下的痕迹,更是在他心中堆成欲|火。时诩的胸腹伴随着他的呼吸上下浮动,起初他还能忍耐着,让喘息声几不可闻,可越到后面,景聆握笔的力度忽轻忽重,这令他鼻息间的声响也不禁粗重起来。
       他知道,景聆是想折磨自己。
       时诩的身上越来越热,就像是要烧起来了一样。
       景聆坐在他的腰间,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她停下手里的动作站了起来,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身下双眼迷蒙的少年。
       景聆淡然一笑,抬起腿就踩在了时诩宽厚的胸膛上。她的力道并不重,但时诩还是难以自抑地闷哼了一声。
       景聆歪着头,目光从那写满字的胸膛挪到时诩泛红的双眸,她调笑道:“热起来了吗?”
       时诩闭了闭眼,拼命想让自己的神思清醒一些。
       “热……”时诩仰望着景聆,热气从双唇间吐出,原本就发着热的脸此刻变得更红,就连眼睛里都染上了一层欲色。
       景聆看着他的模样心情舒畅了不少,她轻轻蹲身,浅浅勾唇,道:“我问你,当日在嶆城,你为何要突然对我说那些话?”
       时诩的脑子里像是煮沸了的热汤,正冒着泡泡翻滚。只要他想稍微动下脑子,那滚汤便不受控地四处飞溅,只让他感觉头中又烫又痛。
       “嶆城……”时诩双眼迷离,唇瓣微张,“我想报仇……”
       “你想报仇跟我这个人有什么关系?”景聆朝他慢慢逼近,“况且在当时,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一点裂痕,你告诉我你要报仇,我也会帮你的。”
       “不……”时诩迟缓地偏过头,“你不要帮我,我不想你帮我。”
       时诩的眼眸中透着晶亮,凌乱的发丝沾在脸上,看上去竟有些可怜。
       “为什么?”
       “我不希望我们的感情中掺杂利益,我不想让你成为我手里的工具……”时诩的声音越来越弱,“也不想你因为与自己无关的事情站到别人的对立面。”
       景聆抓着时诩的肩膀倏然一愣,她怎么都没想到,时诩要推开自己的原因竟然是这样。
       屋内静默了片刻,景聆突然发出了一声带着嘲讽意味的嗤笑:“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时诩,我是该说你纯情还是该说你蠢?”
       时诩滚动着眼珠看了景聆一眼,又迅速把目光挪向别处,“无论如何,我都该给你说一声抱歉,把你不爱听的话说了个遍。我以为我有割舍的能力,可事实证明,很多东西都不是我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我也只是个凡夫俗子罢了。”
       时诩语气缓慢,像是喝醉了酒一样。
       景聆缓缓伸手,微凉的掌心触碰到了时诩滚烫的脸颊。
       “那你应该感谢我,让你认清楚了自己的心。”景聆用本能驱使着身体,朝时诩靠近。
       但时诩却在景聆即将碰到自己的时候挪动了一下身子。
       “别……”时诩吸了两口凉气,“你别靠我太近,我怕把风寒传染给你。”
       景聆的笑声极轻,“我会怕这点风寒吗?”
       接着,账簿和笔在地上发出脆响,景聆的双手捧上了时诩发烫的脸,轻轻贴了上去。
       柔软相触之时,禁锢在时诩脑中的锁链也在这一刻被欲望撞碎了,那日的梦境与吻着自己的景聆再次重合,在他眼底聚成一团明火。他抓上了景聆的双臂,像是许久没有进食的饿狼一样回吻着她。
       时诩一个翻身便调转了二人的位置,他松开景聆,紧盯着景聆的双眸重充斥着想把人生吞活剥的爱意,脸上的每一丝情绪都透着极力忍耐的气息。
       “你想要我怎么谢你?只要是我有的,我都能给你。”
       “你浑身上下最值钱的,只有你这个人。”景聆捧着时诩的脸,微微喘息,她迫不及待道:“我要你,把你给我。”
       时诩的身子顿时一僵,火热的目光往上,对上景聆充斥着媚意的眼睛。
       情到浓时,人脑子里的天平便会失衡,平日里裹藏起来的冷静与胆量便会在这一刻,如火山喷发般,一发不可收拾。
       爱与欲望的气息在房间里交织,宛如清晨的玫瑰花园里散发出的浓郁气息。雾气凝结成露水沾在娇嫩的花瓣上,伴随着风的耸动流入花蕊。二人此起彼伏的喘息声,更是给这片花海添入了声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防窥手机膜伤眼上热搜网友:不用它眼睛就不疲劳了?专家这样说。
“山寨Dior”玩具现身山姆会员店?山姆回应:已下架停售。
“跑”出加速度、实现新突破大丰港经济开发区天合光能销售突破一百亿元。
直通部委|A级景区将查验72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前8月全国查获吸毒人员135万人次。
「深度」电动车时代下的转型困境:传统制造商产能利用率持续下滑,旧产线如何制造新型电动车?。
国台办:台湾的前途只能也必须由全体中国人民共同决定。
/蠢鱼触澜/盛梓./晚舟终归云深处/一坛桃花醉/不会真有人觉得末世难混吧/李超强。
/世界之锁/叶少谨/宇宙醒来/笔厨签约/界王神传奇之绝世枭雄/墨月仙王。
/黑历史1/58的小孩/情不知所深/文小文呀而本届研讨会既是一个结点,更是一个起点。
共计28个班的同学们身着合唱服装,朝气蓬勃登上在舞台上,面对全校师生,唱出了他们对艺术的理解、对青春的表达和对梦想的追求。
所谓关于农民起义和官逼民反的理论,其实是片面的。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