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赐婚-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九十二章 赐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二章 赐婚

        大明宫中白雾袅袅,沉香味厚重,几乎是想要掩盖住屋中的药味。
       贺迁坐在书桌后愣了少顷,缓缓开口:“姨父为何突然提到阿聆的婚嫁之事……”
       景啸微低着头,后背弯成了弓的弧度。
       景啸道:“皇上,臣如今伤病在身,这条命全靠着药物吊着,臣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里面已经空了。阿聆与武安侯,两情相悦,臣如今还在世上,希望能够亲眼看到阿聆成家。”
       “臣如今年纪大了,也没办法再为国建功立业了,阿雪当年去得早,阿聆是臣与她唯一的骨肉。他是臣在这世上唯一的挂念,希望皇上能体谅臣,了却臣的夙愿。”
       景啸话音一落,头便重重地磕在了地上。
       贺迁连忙站起,从桌后快步走到殿中,扶着景啸的双臂,道:“镇国公这是做什么?快请起。”
       景啸支起上半身,在贺迁记忆中,景啸一向都是不爱说话、铁骨铮铮的模样,这时他第一次听见景啸口中说出这么多话,也是第一次在景啸眼中看到这么多错杂的情绪。
       只要是来这世上为人一遭,都会生出情绪与羁绊,即便是景啸这种行走于沙场,见惯了生死的人,也不例外。
       这是景啸作为父亲的愿望,贺迁没有拒绝的道理。
       贺迁现在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从那日落水醒来,他就在想,他该给自己五岁的太子做打算了。
       时诩是个忠于大魏的良臣,即使是大魏王权更迭,他也依旧会效忠于新的君王。但是自古人心难测,更何况他有军功在身,在军中民中都有威望,难保日后不会起别的心思。
       如果有景聆在他身边,也能时时刻刻给他提个醒。况且,他有能力保护好景聆,比自己更有能力。
       日后太子登基还要考虑的一个问题,就是太子年纪太小,而皇后正值壮年。外戚向来是大魏的一大祸患,况且沈杜两家交好,现在朝中还有陈王一党能制衡他们,但是陈王必须要在自己手中根除,那么在这之后,朝中就缺少了与沈杜相互掣肘的人了。
       要么,就让这两家反目成仇,要么,就给他们添上一个对手。
       贺迁思忖良久,道:“这婚,朕赐就是了。”
       赐婚的旨意传入镇国公府与武安侯府,又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盛安。一时间,去年太后赐婚被拒的旧事再次被众人拉了出来,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同时,几乎所有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期待着时诩与景聆对这道圣旨的回应。
       但令他们失望的是,时诩和景聆都接下了这道圣旨。
       景聆累了一天,夜里沐浴过后便趴在榻上,让重月给她按肩。房中点着柔和的安神香,不一会儿,景聆就感到昏昏欲睡。
       房门被人轻轻推开,重月以为是折柳来了便没有太过在意,直到屋外那人步履轻轻地走到了她旁边,重月才感到有几分不对劲,抬眸看清来者后,更是让她大惊失色,险些叫出声来。
       时诩当即捂住了她的嘴,食指竖在唇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许是刚才重月手里的动作重了些,景聆微微皱了皱眉,但她身上实在是累得发软,连眼皮都不想掀开。
       时诩松开了重月,示意她离开。
       宫里的圣旨下午刚到,重月自然清楚这是未来的姑爷,又知道时诩与景聆交情不浅,于是也没有多想,朝时诩福了福身后便离开了景聆的房间。
       待房门关闭后,时诩轻轻挪到了重月刚才站的位置,垂眸凝望着景聆衣领上露出的雪白的后颈,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
       景聆睡意朦胧,只感觉覆在自己肩颈上揉捏的手比之前那双力道更强,而且指肚上还带着一层粗糙的厚茧。
       厚茧?
       景聆猛地一激灵,自己房里的丫鬟手上怎么会有厚茧呢?
       她倏然睁开眼,支起上半身,扭头看向身后,双眸之中满是警惕。
       时诩的手还悬在半空,景聆敏锐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当看见景聆眼中的紧张松懈下来后,时诩也淡定地收回了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景聆翻身坐了起来,理了理自己微乱的衣领,端起桌上的热茶抿了一口进去,才望向时诩缓缓开口:“侯爷深夜造访,怎么,这么快就想见自己的未婚妻了?”
       “我以为你会抗旨。”时诩道。
       景聆秀眉微挑,指着旁边的圆凳道:“你挡我光了,坐那边去。”
       时诩愣了下神,搬着那个凳子坐到了景聆旁边。
       景聆看他听话的模样简直跟自己小时候养的狗一样,不禁发笑。
       她慢慢俯身,靠近时诩,时诩也抬着晶亮的眼睛,盯着景聆清浅的眸子。忽然,时诩感到头皮一痛,是景聆揪住了自己的头发。
       “你希望我抗旨?”景聆声线低沉,刀子一般的目光在时诩脸上逡巡。
       景聆手里的力道并不大,时诩眉头舒展,他如实道:“不希望。”
       “那何出此言?”景聆收回了手,身子后仰,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时诩凝望着景聆缓缓站起,他慢慢靠近景聆,双手在不知不觉间撑在了景聆身体两侧。
       时诩看着景聆的眼睛,在眼中酝酿的风暴仿佛是用温柔裹藏住的占有欲在拼命地冲破桎梏,而温柔和占有谁也不让着谁,搅成了一团幽深的漩涡。
       时诩道:“我看到你和尉迟章走得近,我……”
       时诩抿了抿唇,垂下了眸子。
       “我怕。”
       “你怕什么?”景聆饶有趣味地看着他,她喜欢看口是心非的人心口如一。
       时诩抬起头,眼底浸上了一层忧伤。
       他像是一条犯了错的狼狗,在义无反顾地尝到痛楚后,又摇着尾巴回到了主人身边,可怜兮兮卖弄着晶亮的眼睛,祈求主人的原谅。
       “我怕你跟他好了。”时诩低哑的声音在空荡的屋中响起,听上去还有些许委屈。
       景聆顿了顿,倏然灿烂一笑,她捏起时诩的下巴,左右晃了晃,漫不经心道:“你不是要跟我断了吗,还管我这些事做什么?我愿意跟谁好就跟谁好,跟侯爷有什么关系?”
       “不行!”时诩突然抓住了景聆的手,脱口而出。
       “怎么就不行了?”景聆眉梢轻挑,调笑着看他。
       时诩自知理亏,他把景聆的手攥得越发紧,眼睛却不敢看景聆了,嘴里嘀咕:“就是不行。”
       景聆腾出另一只手,往时诩的肩上推了推,淡漠地说:“你觉得我是你撒个娇就能哄好的人吗?”
       时诩把景聆的另一只手也抓住了,他力气大,轻而易举地就把景聆的手按了下来,他道:“我知道你不是,我也知道我比不上尉迟章会哄人开心,那你就告诉我,你想我做什么,我什么都可以做,只要你肯原谅我。”
       景聆看着自己被紧紧抓住的双手,叹了声气道:“你先把我的手放开。”
       时诩顿时感到有几分尴尬,连忙松开了景聆的手,站直了身子。
       景聆从旁边下了榻,趿着鞋子往床上走,她道:“我要睡觉了,侯爷回去吧。”
       “睡觉?”时诩连忙转身,一边脱着外衫一边道:“的确是该睡觉了。”
       景聆坐上了床,拉着帷幔遮住了床的一半,她微皱着眉,歪着脑袋故作不解。
       时诩也注意到了景聆迷惑的目光,他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道:“我洗过了来的。”
       景聆唇角微动,看来他是做好了准备,今夜就准备赖在自己这儿了啊!
       景聆冷淡地说:“我允许你在我屋里过夜了吗?”
       这似曾相识的话语落在时诩耳中有些刺耳,他手里的动作一顿,眼巴巴地望向景聆,像是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一样。
       “景聆……”时诩脱掉了外衫,露出里面的墨色里衣,布料贴身,把他身上好看的肌肉线条勾勒得若隐若现。
       景聆的视线从他身上一闪而过,而后便拉紧了帷幔,她背对着外侧,道:“侯爷想留下就留下吧,正好前几天那个守夜的丫鬟生病了,你就,给我守夜吧。”
       说到最后,景聆心中还有几分得意。
       时诩被隔绝在帷幔之外,望着紧闭的床,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笑,他不由在心中暗暗感叹:“真是天道好轮回。”
       罢了,守夜就守夜吧,至少,还能继续留在这里。
       这些天景聆日日都要在家里照顾景啸,每天早上也养成了早起的习惯。
       或许是景聆心里还记得屋里还有时诩在,次日,景聆醒得比往日更早。她如往常一样把帷幔一拉,床沿边立刻传来了“嘭”的一声。
       景聆睁着惺忪的睡眼朝下一望,时诩正揉着脑袋,用那双挂起乌青的眼睛看向自己。
       “你醒了啊……”时诩把身上从榻上抱来的毯子往手肘上一搭,站了起来,俨然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样。
       景聆不以为然地看了他一眼,径直走下床去。
       屋外的折柳也听见了屋里的动静,这时候便带着屋里的丫鬟端着洗漱用的盆儿罐儿走了进来。
       “小姐今日起来得早。”折柳进来便道,接着一抬眼就看到了站在床边,精神萎靡不振的时诩,“侯爷怎么也在这儿……”
       景聆头也不回地坐到榻上,说:“不用管他。”
       景聆洗漱着,时诩便把叠好的毯子放回了榻上,随后灰溜溜地躲到一旁自顾自地穿衣服,他抽了抽鼻子,感觉脑袋昏沉沉的。昨天夜里冷,他怀疑自己是染了风寒。
       折柳把沏好的茶搁到桌上,朝景聆禀报道:“今日早上尉迟府的阿松过来了,是来替尉迟公子还那五百金的。”
       时诩穿着衣服,耳朵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人民军队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实现整体性革命性重塑。
土耳其宣布增兵!。
北京开展石油化工生产装置灭火救援综合实战演练14家单位四百余人参与。
新疆9月29日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28例。
广州市增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行政处罚信息(穗增市监处罚〔2022〕204号)。
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计划逐步蓄水至61米高程。
/他是不是在撩我/伪装清纯/回明之崇祯大帝/云去云散/快穿,我真的只想好好地攒积分啊/三三要得酒。
/超级农场主/五毛七分/水月天华/我意中人不钟意我/十年心/纭兮。
/穿越后她在末世变成了妖怪/万人的盲点/梵修罗三莫问今朝/无尘骨/许医生的占有欲/今悠。
/妖尘/天谭/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偷神月岁笼中雁此次板报宣传活动,我们了解、掌握了必要的网络安全常识和法律法规知识,身为伟长学子,我们也更应从自身做起,科学使用网络,文明上网,安全上网,以实际行动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做一名积极向上、全面发展的新时代中学生。
曾获宁波市教育系统?五带头?优秀共产党员,宁波市教育基建管理工作先进个人,优秀援疆教师,优秀援疆人才,宁波市防台救灾优秀党员干部等荣誉称号。
笼中雁?惠利?讲堂,让同学们了解了甬剧的相关知识,欣赏了甬剧及甬文化的内涵,提升了自身的文化涵养。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