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新贵-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六十八章 新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八章 新贵

        烈日高挂,景聆不过是掀起窗帘朝外张望了一会儿,额角上便开始冒汗,连带着鬓边的碎头发都粘在了脸上。
       车轮缓缓滚动,景聆忽然感到困意袭来,她别过脸将窗帘拉紧,靠在窗边轻轻阖眼。
       然而没过多久,马车又停了下来。
       隔着门帘,景聆隐约听清了马车外传来的温柔男声:
       “在下是尉迟章……”
       尉迟章?
       景聆忽然来了兴致,她虽然没有睁眼,却留了只耳朵注意外面的声响。
       尉迟章说起话来轻言细语,嗓音如清冽的泉水,用词如民谣般婉转。景聆听着他的话,基本可以确定他就是酒楼门口身着官袍的那位公子。
       景聆迟缓地掀起了眼帘,倏然间就想要看看姜宪的这位文质彬彬的学生是何模样。
       她的身子微微前倾,纤白的指尖将朱红的门帘轻轻勾开。
       凉风吹过,从街边的迎春花树上扫落了大片花瓣,尉迟章注意到门帘被掀开,便缓缓抬起了头。
       景聆自下往上打量着尉迟章,他虽然是一副文弱书生的做派,但他身材修长,肩宽腰窄,体态不俗,像是从天而降的文曲星。
       目光移到尉迟章白净的脸上,二人在此刻四目相对。
       尉迟章冲景聆展颜一笑,可景聆却感觉眼前一花,她僵直了身体,脸上的神色也在顷刻之间凝固。
       太……太像了!
       尉迟章端端正正地朝景聆作了个揖,“想必这便是镇国公府的景小姐了吧,初次见面,在下尉迟章,字元卿。”
       景聆脸色僵硬,她微微缓过神来,扯出一抹礼貌的微笑,“尉迟大人文采斐然,景聆早有耳闻。”
       尉迟章望着景聆,脸上始终挂着淡笑,可景聆却因为他这张脸而感到格外不自在,不断闪躲着尉迟章的目光。
       虽说这世上长相相似之人并不稀奇,可尉迟章与时诩的样貌,少说也像了七分,若是被崔宛看见了尉迟章,怕都是要愣一愣神吧。
       尉迟章混迹官场数年,早就养成了察言观色的能力,景聆虽然在极力掩藏脸上的慌乱,可那些细枝末节的动作早已收入尉迟章精明的眼中。
       尉迟章回到盛安的这些日子也听到过一些风声,风月场上有不少人明里暗里打趣景聆与时诩之间的关系,同时自己也遇见了好几个官员将自己错认成时诩,因此他也猜到,景聆看见自己露出这般神色,想必也是因为自己与时诩容貌相似的缘故。
       尉迟章唇角噙着笑,柔声道:“今日是在下在这醉梦居里设宴,竟不想挡了景小姐的路。不知道景小姐用过午膳没有,若是没有用过,不如来醉梦居中吃个便饭,权当是在下向景小姐赔罪了。”
       景聆看着别处,不假思索道:“多谢尉迟大人的好意,我已经吃过了。”
       尉迟章仿佛对景聆的话早有准备,他的笑容中颇有遗憾的意味,他道:“既然这样我也不便强留了,不过今日因为我个人的事情耽误了景小姐,在下深感歉意。”
       说完,尉迟章就从身后的小厮手里拿过了一盒糕点,捧上前去,“这是醉梦居中的招牌山药糕,听说盛安城里的夫人小姐们都很喜欢,我想景小姐应该也不会讨厌的。”
       景聆用余光朝那雕刻精美的木盒上看了一眼,若是自己不接受这盒糕点,像尉迟章这样的人也定然不会就此罢休,可景聆实在是不想再与他在这大路上耗下去了。
       景聆淡笑着朝珠玉递了个眼色,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尉迟大人太客气了。景聆多谢大人的馈赠。”
       “不用谢,应该的。”
       言罢,尉迟章便笑眯眯地将手中木盒递到了珠玉手里。
       尉迟章还想再与景聆说几句话,可景聆已经坐到了车厢内侧,而珠玉也在接过糕点后就迅速拉上了门帘,全然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尉迟章因为年纪不大,早年在官场上也没少吃瘪,景聆这样的态度他已是见怪不怪了。
       尉迟章浅笑着倒退两步让出半条车道来,随后便冲着那马车作了个揖。但那马车却是丝毫不领他的情,滚动着车轱辘扬长而去。
       尉迟章定在原地,一直等到马车走远了他才慢慢抬起头来,望向永安坊的方向,倏然一笑。
       身后的小厮见尉迟章久久不动,上前提醒道:“大人,咱们该进去了,不然诸位大人都要等急了。”
       “噢。”尉迟章的思绪被猛然拉回,他转身说:“这就去,这就去了。”
       尉迟章一边快步往酒楼里走着,一边在脑中回想着景聆,虽然只有短短几个片段,可尉迟章就是不觉得腻,甚至是景聆的每一个神情与动作,都足够让他斟酌出别样的韵味。
       “阿松。”尉迟章兴致勃勃地唤那位小厮道:“今天的这位景小姐,是这么多年来我遇见的第一个,即使是奚落了我,我也讨厌不起来的人。”
       阿松紧跟在尉迟章身后,笑道:“那位景小姐的美貌在我们盛安也是人尽皆知的,只不过我听说她与那武安侯已是两情相悦,大人您怕是没有机会了。”说到最后,阿松都有些沮丧了。
       “啧,”尉迟章抿了抿嘴,突然转过了头,指着自己的脸道:“虽然我尚未见过那位武安侯,但在盛安,见过我的人都说我与武安侯生得像,你在老师身边待得久,想必是见过武安侯,我与他,当真那么相似?”
       阿松看着尉迟章的脸,摸着后脑勺想了想道:“阿松没读过什么书,也说不清楚这种感觉,起初阿松觉得也是有几分相似,但与大人相处久了,阿松就觉得大人您跟他一点都不像了。”
       “这样啊……”尉迟章轻点着下巴,脸上依旧挂着他那标志性的笑。
       景聆到家门口时刚好遇见了从外面回来的折柳,折柳扶着景聆从马车上下来时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可看见从马车里钻出来的珠玉时,她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景聆和折柳一回到疏雨阁就关上了房门,景聆隐隐记得,当年时取战死的消息传回盛安时,贺迁震怒,贬了一堆人的官。景聆觉得这堆人里面说不定就有这件事的知情者,一早便让折柳把这堆人的名单找出来。
       折柳从怀里掏出一张叠的方整的纸条递给景聆,道:“这都是安忆弦查出来的。”
       景聆抿了口茶,接过纸条拆开,纸条里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二十余位官员的名字,以及他们被贬前后的职务。
       景聆微微皱起眉头,捏着纸页的一角仔细浏览,生怕会漏掉什么地方。
       建安帝元年时,景聆并没有把这次贬官事件放在心上,只当是时取在战场上意外牺牲,贺迁在处置那些办事不力的人而已。可如今景聆看了这份名单,她才意识到,这哪是一次普通的贬官,这分明就是贺迁在趁机肃清陈王的党羽。
       她眯了眯眼,在其中一个名字底下用指甲划了划,她说:“这位名叫车嘉的官员,皇上似乎额外照顾了他。”
       正在给景聆剥橘子的折柳闻言,也抬起了头。
       景聆把名单挪到小案中间,指着车嘉的那一列,不苟言笑地说:“他原本是光禄寺的少卿,也算是个清闲的官,可皇上却贬他去御史台,做了监察御史,虽然明面上是贬了他的官,可暗地里却给了他监察百官的权力,皇上这哪是真心想贬他?”
       折柳把剥好的橘子递到景聆手边,她也同意景聆的看法,“的确是疑点重重。”
       景聆缓缓坐了回去,手腕压在那份名单上,指尖在车嘉的名字上轻点,“这个车嘉说不定就是一个突破口,明日我得去御史台一趟。”
       耀眼的日光透过云层,嶆城迎来了一个艳阳天。
       前几日时诩已将胜利的战报发往盛安,今天正是班师回朝的日子。
       傍晚,时诩和夏侯铮在扬山脚下分别,夏侯铮返回千州,时诩则就地扎营,明日继续赶路。
       跟所有的俘虏一样,于昊的手脚被铁链牢牢锁住,像山上的野兽一样被关在铁笼子里,届时到达了盛安,说不定还得当街示众。
       于昊那一头卷发乱糟糟地顶在脑袋上,整个人看上去都十分狼狈,可他的心态倒是不错,一路上该吃吃,该睡睡,睡醒了就开始骚扰时诩。
       “时大帅。”于昊随手摘了路边的一根枯草衔在嘴里,饶有趣味地盯着在河边洗脸的时诩。
       时诩打自心底地厌恶于昊,他用帕子擦干了脸上的水珠,盯着他缓缓走向铁笼。
       “三王子又怎么了?饿了,渴了,还是要撒尿了?”时诩盯着于昊,眸中透着冰冷。
       于昊颓靡地靠在冰凉的铁笼边朗声大笑,他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泪渍,道:“时大帅,我想向你打听一位姑娘。”
       时诩不屑地挪开了目光,可于昊却再次开了口:“她是我见过长得最美丽的魏国女子,长得白白净净的,眼里跟有钩子似的,一下就把本王子的心给钩去了,嘿,你认不认识她?”
       听见于昊的描述,时诩脑海中顿时就映出了景聆的脸。
       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时诩立在原地顿了少顷,直到那股难以忍受的酸涩感从胸腔蔓延至全身,他才缓缓说出一句:“不认识。”
       于昊面露遗憾,扭头咂声道:“那倒真是可惜了。”
       月亮悄悄躲进云后,山下忽然刮起了大风,时诩身上的衣物单薄,这下便感到了寒意。
       时溪不想和荣英他们挤,便赖在了时诩帐中,现下正打着盹儿。
       时诩在帐中翻找的声响吵醒了时溪,时溪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道:“哥,你找什么呢?”
       时诩翻着行李,说:“你看见我那件青灰色的袄子了吗?”
       “我之前看到是嫂……”时溪揉着眼睛,迷糊的脑子里突然一激灵,他连忙改口:“是景小姐收起来了,但我不知道她放在哪儿了,清行李的时候也没看见。”
       时诩感觉心底一坠,默默将手里的衣服放了回去,“哦。”
       时溪察觉到时诩心情不佳,便叹着气起身,走到他身侧,劝慰道:“哥,其实……你这又是何必呢?把她给气走了,自己心里也不舒服,而且我是觉得,如果你把你想给二伯报仇的想法告诉她,她肯定是会帮你的。”
       时诩背对着烛火,脸埋藏在黑暗里,“我不需要她帮我,我也不想我们之间的感情被利益掺杂。”
       时溪撅了撅嘴,一时失语。
       “行了。”时诩转过身来,“天色不早了,快去歇息吧,明早还得赶路。等把于昊送回了盛安,我就主动请旨去嶆城戍边,景将军身上的毒太严重了,以后怕是都上不了战场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直面矛盾问题中建八局装饰巡察立行立改。
中国车企走向国际市场。
市民在核酸采样点碰见“黑码”?四川省大数据中心回应。
/冷酷杀手热情小姐/风雨fycf/崛起吧反派/安静的美女子/青春的爱恋/墨子翛。
/马良之我是笔仙/一屋稻香/炮灰笔记/玲珑夜/女人的一半是火焰/作家HtfvqO。
/快穿:春江花夜月/盛夏与蝉/六界追债全书/摇叁12月28日,赛口中学高三文科综合组在方含乐校长的带领下,来望江中学进行交流活动。
讲话中他再次重申了班主任工作的重要性,他指出:班主任是学校德育工作的灵魂人物,教学管理工作的中坚力量。
按照组织转正程序,首先全体起立,面向党旗唱(奏)国际歌。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