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断了-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六十五章 断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五章 断了

        于昊与其残兵败将一路跑回了霄城,这时候于昊才意识到,王度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回来。
       入夜后,一群满丘士兵在霄城营中排成了两列,低头耷脑地接受着来自昊的训斥。
       于昊在队伍前来回徘徊,手中还拿着一条软鞭,嘴里骂道:“你们都是饭桶吗?你们这么多人,去救一个军师怎么都救不回来?当时就时诩一个人站在军师旁边,你们就这么怕时诩吗?一群废物!”
       队伍之中静默无声,一个站在最边上的小兵噘了噘嘴,突然挺身而出,他道:“三王子,这不能怪我们,我当时亲眼看见是军师自己让时诩把自己带走的!”
       于昊猛地转身,听完他的话心里的怒意更重。
       “你说什么?”于昊快步走到小兵跟前,居高临下地瞪着他,“你再说一遍!”
       小兵不自觉地咽了两口唾沫,水汪汪的眼睛里仿佛马上就会挤出水来一样。
       他鼓起勇气道:“我亲眼看到,是军师把手伸给了时诩,让时诩把自己带走的。”
       “放屁!”于昊怒吼着一记软鞭就朝着那小兵身上抽了过去。
       小兵来不及闪躲,实实在在地挨了一下,小兵痛呼一声,双腿猝然倒退,双手挡在身前呈防御状。
       于昊上前两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的眼睛里是糊了屎了吧!你也不用你那狗脑子想想,军师当年杀了时诩的父亲,他现在去找时诩,是去送死吗?”
       那小兵站在一旁瑟缩,双眼只敢透过指缝偷瞄着于昊。
       于昊的脾气在满丘也是出了名的臭,而且又极其阴晴不定,可能刚刚他还在对着你笑,下一瞬间就要取你的命。
       小兵怕自己的小命丢在这里,于是也不敢辩驳了。
       一个哨兵突然从瞭望塔上跑了下来,他冲到于昊身边,禀报道:“报告三王子,刚刚我们观察到嶆城军营中有火光,看上去像是着火了。”
       “着火了?”于昊猛然转头,脸上随即挂上了奸邪的笑,他大摇大摆地朝瞭望塔的方向走去,“我看看。”
       于昊上了瞭望塔远眺,便看见四十里外的嶆城营中冒出的腾腾浓烟,浓烟之下,还有火焰上下涌现。
       于昊脸上笑意更甚,他欢欣鼓舞地说道:“这火着得好啊!”
       于昊满面春风地从瞭望塔上走了下来,说:“看来,是老天都在帮我啊!嶆城刚打完仗又起了火,士兵必定相当疲惫,明日,本王子要领兵再去一次嶆城,本王子要亲自把军师救回来!”
       过了三更,嶆城营才终于恢复宁静。
       景聆心里记挂着时诩没有吃晚饭,便在厨房里热了些粥给他送过去。
       仿佛是知道景聆会来找自己一样,时诩的房门并没有拴紧,景聆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时诩拢着里衣从屏风后走出,靛青的头发湿答答地垂在肩上,脸颊上也还沾着晶莹的水珠,一看就是刚沐浴过。
       “哎呀。”景聆见状连忙把食盒搁在了小案上,她快步走向时诩,“你身上的伤不能沾水。”
       景聆说着就开始解时诩刚系好的腰带,昂着一张微红的脸扯开了时诩墨蓝色的里衣,露出里面精壮的躯体。
       景聆抿着唇转身去找药瓶,道:“你身上的伤得重新上药了,你过来。”
       时诩紧盯着景聆忙活的身影,深沉的眼眸下仿佛藏了数以万计的心思。
       时诩犹豫了片刻,绕过景聆道:“不用,我都习惯了。”
       “你觉得我是在与你谈条件吗?”景聆自顾自地兑着药粉,并没有把时诩的话放在心上。
       时诩坐在案边深深地看着景聆,不自觉间将手攥紧。
       过了一会儿,景聆手里的药粉已经兑好了,时诩看着她嘴唇微动,但最终还是没忍心说出拒绝的话,只得蹲身让景聆给自己换药。
       与时诩相比,景聆的手并不算大,却胜在纤细柔软,显得格外秀气。
       景聆的指尖划过时诩的后背,稍长的指甲时不时会蹭到时诩的皮肉,时诩看不见景聆的动作,可后背却紧绷了起来。
       纯白的绷带在时诩的身体上绕了几圈,景聆用剪刀将绷带从中间裁开,绕在时诩身上打着结,景聆说:“上完药了就吃点东西吧。”
       时诩不断地用余光瞟着景聆,这回他没有拒绝,而是轻应了一声。
       景聆见怪地看了看时诩,她总感觉时诩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奇怪。
       景聆收好剪刀起身,将那碗粥从食盒中拿出,摆在时诩面前;时诩不由自主地顺着粥碗朝上看,恰好撞上了景聆柔和的目光。
       景聆的目光无疑是吸引人的,那双澄澈的桃花眼中自带的妩媚仿佛是一把火,只需稍稍摩擦,便会点燃时诩心中的引线,炸出绚丽的烟花。
       时诩轻轻抽着气道:“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会让我想多的。”
       他看似在拒绝景聆的撩拨,可言行之中又处处透露着让景聆继续的余地。
       “那你想到了什么?”景聆悄无声息地走到时诩身侧坐下,捏着帕子缓缓地靠近时诩。
       时诩眼眸一转,迅速抓住了景聆即将伸过来的手腕。
       景聆眼含春意地盯着时诩,挪动着膝盖慢慢爬到了他的身上,活像一只撩人心魄的妖精。
       时诩喉头微滚,他明明与景聆做过更加亲密的事情,可此时此刻,面对着这样的景聆,他竟感觉有些局促,脖子不由自主地朝后仰。
       “你躲什么?”景聆的左手按在时诩的腰后,被时诩抓住的右手就着这个姿势慢慢下压,轻轻擦去了时诩唇边的米粒,“我只是给你擦一下嘴,你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沾着和景聆身上一样的淡香的帕子轻拭在时诩唇角,此时此刻,他的五感变得格外敏感,连呼吸声都变轻了。
       “好了。”景聆满意地看着时诩干干净净的脸,莞尔一笑。
       时诩强压着心中的慌乱,脸上的神色也格外深沉,在景聆即将收回手之时,他突然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他的手中突然发力,把景聆拉得更近。
       景聆显然被时诩的动作惊了一瞬,而这份惊讶感还未维持太久,时诩就已经拉拽着她翻了个身。
       景聆的后背紧紧贴在柔软的坐垫上,时诩光|裸的双臂撑在她的耳畔。
       景聆望着时诩的脸深深呼吸着,几乎快要与时诩相贴的胸膛上下起伏。景聆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少有的冷静自持,面对着这样的时诩,景聆一时猜不透他想要做什么,所以也缺少了几分轻举妄动的胆量。
       二人紧紧地盯着对方,两双眼睛在无声间酝酿着风暴,彼此间的气息是无法看见的汹涌澎湃。
       时诩撑在景聆两侧的手臂动了动,似乎做好了进行下一步动作的准备。
       他要除掉陈王,他要为父亲复仇,这条道路必定是曲折难走的,稍有不慎便会丢掉性命。
       他不能让景聆为了自己被危险缠上。
       时诩喉头微滚,他在一片沉寂中凝望着景聆,却突然了起身。
       景聆迷惑地撑着垫子坐了起来,她拉起从肩头滑下的衣衫,面露不悦道:“你怎么了?”
       时诩已经套上了里衣,正襟危坐。
       “景聆,我觉得我们不太合适。”时诩面对着墙壁,嘴唇开合。
       “什么?”景聆顿时皱起了眉头,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时诩一动不动,连头也没有扭过去看景聆一眼,他冷冰冰地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们断了吧。”
       这句话如一声轰雷灌入景聆的耳中,她的身体忽然像是脱力了一般朝后一歪,手重重地摁在冰冷的地上。
       景聆呆愣在原地,在脑子里不断重复着时诩的话。
       断了,断了……
       他为什么突然就要跟我断了?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还是他,一直以来都是在骗我?
       景聆木讷地扭过头看向时诩,双手紧攥成拳,指甲的尖端像是嵌进了肉里一般。
       她在试图用疼痛唤醒自己。
       “为什么?”景聆的脸在这须臾间变得煞白,她呆滞地看着时诩,心中倍感刺痛。
       这种刺痛,她在几年前也曾感受到过。只是这一次,好像比曾经更痛了。
       时诩沉沉地呼出一口气,他道:“我对你没有感觉了,我不喜欢你了。”
       “你不喜欢我了?”酸涩感涌入景聆的鼻腔,微红的眼眶中蒙上了一层水雾,“你什么意思?那以前呢,你为什么,当时还要向我求婚?我真是猜不透你到底在想什么!”
       景聆抓着垫子吼了出来,她猛地站起,将手里的垫子扔到了时诩的脸上,转眼间又看到了旁侧的桌案,上面还放着自己给时诩上的药和带来的食盒。
       景聆越看越气,佝着身子便将那小案掀翻,药瓶碗筷摔了一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景聆心中并不解气,她冲到剑架旁便将日悬剑拔出,瞪着时诩将箭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可时诩却如死物一般坐在那里,既不闪躲,也不求饶。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景聆紧盯着时诩的脸,热泪充盈了眼眶,“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时诩闭了闭眼,他突然抬起眸子,轻笑道:“我本来也只是一个贪图新鲜的凡夫俗子,你忘了吗?当时,是你自己主动凑上来的。虽然你脾气差了点,但是你的外貌、身段,这些浅薄的东西,没有哪一点是不吸引着我的。盛安的生活枯燥无味,你的出现,恰好能帮我解闷。”
       景聆望着时诩不起波澜的脸不停地呼吸着,她感觉她快要因为呼吸不过来而死了,她浑身都在发抖,甚至连拿在手里的剑,都在颤动着。
       “时诩,你真狠。”景聆心中更加抽痛,滚热的眼泪已经顺着眼角滑了下来,“我眼瞎,怪我。”
       时诩缓缓垂眼,他不敢看景聆如今的模样,“你明白就好,你快走吧。”
       “走?”景聆突然发出一声诡异的轻笑,她缓缓走近时诩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蹲身。
       景聆抓住时诩的衣领拽向自己,“你想跟我好聚好散?不可能。”
       “那你还想怎样?”时诩看着地上四散的药瓶道。
       “我不想怎样。”景聆攥紧了手里的衣料,目光变得格外癫狂,“但是我看中的东西,我一定会不择手段得到。你该庆幸我心里还有你,否则,我一定会将你剁成肉泥。”
       “时诩,我们断不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景聆狠戾地看了一眼时诩,松手将他仍开,同时也扔掉了手里的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万航渡路小学开展“推广普通话,共筑中国梦”专题教育活动。
文明创建结硕果奋楫扬帆启新程——中国建设银行江苏省分行文明单位创建实录。
商务部回应美国近期通过《通胀削减法案》:必要时将采取措施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贵阳战疫丨花溪区:解封不解防监督再“续航”。
“羊了个羊”刷屏被指“欺诈时间”?。
小米集团:今日耗资约251178万港元回购260万股公司股份。
/梧桐灯/小新的眼泪/魂衍天章/青衣陆逊/电影的世界/有梦之人。
/白话大唐/陆遥仁云/专宠小师妹/晴木念念/沉疴/归雁栖迟。
/人灵战纪/饮水无涯/咒回之苍蓝黑闪/神概/大奉伪君子/光之波佐助。
/尘埃/狮子大猫参观结束后,在会议室两校的领导、老师开展了座谈交流。
初一最快用时1分50秒,初二最快用时 2分37秒;据统计,南教学楼东门、西门完全出来的时间分别是2分45秒和2分50秒(中门比东门晚7、8秒),最后到达的班级用时大约 5分03秒 ;全校各班集合、清点完毕后,共用时约5分30秒。
经检测各项数值均低于限值排放标准;5月7日,学校相关人员对净化设备现场进行验收并通过。
罗湖中学着力打造班主任队伍,鼓励班主任开展德育课题研究,参加培训与学习。
这块校训石不仅打上了?惠利?的烙印,更凸显了新时代学校发展的特色。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