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伤痛-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六十四章 伤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四章 伤痛

        “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时诩空洞地盯着头顶上漆黑的房梁逼问自己。
       父亲不该就这样白白丢了性命,我若能杀了陈王与他的党羽,也算得上是为大魏清理了祸害!
       入夜后,嶆城营中便点燃了火把,夏侯铮带来的夏州府兵没有地方住,荣英便带着他们新搭了几个营帐。
       景聆跟着大夫一直忙活到了傍晚,大夫年纪大了,景聆怕他夜里回家不安全,于是亲自送他回了药铺,顺便拿了些药回来。
       景聆刚回到营中,荣英就放下了手里扎营的锤子,双手在衣摆上抹着灰跑了过来。
       “景小姐,你可回来了。”荣英看上去格外焦急,“你快去看看侯爷吧,自从他跟那个王度见了一面后,他就把自己锁在了屋子里,谁都不见,东西也不吃,我实在是担心。”
       景聆扫向时诩的营房,屋里一片漆黑。
       景聆说:“他是不是睡了?”
       “没呢。”荣英摇着头道,“侯爷他自小就这样,心情不好就喜欢在黑屋子里闷着。”
       景聆垂着眸子想了想,“我去看看他。”
       “好,我去厨房里把食盒拿出来,您劝劝他,让他吃点东西,他肯定听您的话。”荣英说着就跑去了厨房。
       景聆拧着食盒先摁着房门推了一下,门从里面栓得很紧,景聆这才敲响了房门,里面无人回应,景聆顿了顿,又敲了一遍。
       “荣英,我不饿。”
       时诩的声音又闷又哑,听上去有些单薄。
       景聆收回了手,她抿了抿唇,说:“时诩,开门。”
       屋内突然传来一声书卷翻掉的脆响,紧接着又像是时诩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脚底重重地踩在了地板上。
       听着声音,门后的门闩被人抽出,景聆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门被时诩打开了一条小缝,时诩只露出了一只无神的眼睛。
       “景聆,我今天……喂……”
       景聆并没有等时诩把话说完,便狠狠地推开了门,把整个身子挤了进去。
       景聆用手肘推着时诩的身子把他抵到了门上,时诩一直朝后退着,“嘭”的一声就关上了门。
       “嘶……”时诩背后还有剑伤,这一下撞到门上,到让他疼得抽了口气。
       景聆的另一只手上捧着一盏油灯,时诩怕烫到她,手里不敢乱动。
       景聆缓缓凑近时诩的脸,借着油灯的光亮打量,她刚看清了时诩眼下的泪痕,时诩就别过了头。
       景聆轻轻叹了一口气,从时诩身上挪开,转身去了桌边,点燃了上面的蜡烛。
       景聆把饭菜从食盒里拿了出来,“过来吃点东西。”
       时诩紧靠在门上,偏着头淡淡地说:“我没胃口。”
       景聆把最后一碟菜重重地磕在桌上,对时诩说:“那你身上的伤总要处理了吧?”
       时诩的腰间和背部都被刺了两剑,直到现在未结痂的地方都还在往外冒着血.
       时诩看了看景聆,嘴硬道:“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景聆不理会他的辩驳,自顾自地把从大夫的药铺里拿的药都掏了出来,瓶瓶罐罐在桌上排得整整齐齐。
       景聆看向时诩,道:“过来。”
       时诩摇摆着身体朝后靠了靠,最终还是挪动了步子,走到景聆身边坐着。
       时诩脸上的神色淡漠又疏离,目光呆滞,明明是个身材高壮的少年,现在看起来倒给人一种纸片人的脆弱感。
       景聆拉开药瓶的瓶塞,说:“我今天跟着那个大夫,也学了点处理伤口的手法,不过可能不太熟练,你先把衣服脱了。”
       时诩轻应了一声,便开始解腰带,外面的盔甲和外衫倒是容易脱掉,只是里面的里衣贴肉,布料已经跟微微结痂的伤口粘在了一起,若扯得重了,便觉得痛。
       景聆兑好药粉后,看见时诩还衣衫半解地倒腾着那件里衣,便拿了支蜡烛挪了过去,准备亲手帮他。
       景聆拿了剪刀把时诩肩头的布料剪开,衣料垂下,时诩那张布满了无数伤疤的背便在此刻露了出来。
       景聆盯着那半边背愣了一瞬,这比她想象中还要触目惊心;光是看着,景聆就仿佛感受到了疼痛。
       景聆微抿着唇,低下头小心翼翼地捏着那沾着血的布料,道:“你别动,要是疼的话,就告诉我。”
       “不疼。”时诩毫不犹豫地说。
       景聆看了时诩一眼,才继续将里衣从伤口上剥离。
       时诩挺直了腰板,眼睛盯着的前方是一块没有堆放任何杂物的墙壁,而上面正映出来的,却是景聆弓着身子给自己褪下衣物的影子。
       若是平日里,时诩看到这样交叠在一起的身影,定是要心猿意马一番,可此时此刻,他的心像是被寒冰冻住了,撩不起一点情绪。
       时诩微微转过了头,可这一动却牵到了他的腰,时诩猛抽了一口凉气,身体顿时疼得一颤。
       景聆手中的布料刚好因为时诩的动静从他的伤口上扯了下来,她抬头道:“不是叫你别动吗?”
       时诩的整个上半身都伴随着碎布的掉落显露出来,时诩的身上比脸上白了许多,身上的肌肉线条匀称且凹凸有致,在烛光下明暗分明。
       景聆倏然感到面皮有些发烫,便别过了脸。
       景聆蹑手蹑脚地拿过桌上的药粉,垂着眸子说:“这药上上去会有点疼,但大夫说效果极好,你忍着点。”
       “嗯。”
       药粉渗入伤口后便有些刺痛,但时诩领兵打仗,受伤是常事,因此在上药时也比一般人更能忍痛。一直到景聆给他缠上了绷带,时诩都只是皱了皱眉头。
       “好了。”景聆长长地舒了口气,她突然从背后抱住了时诩,“已经上完药了,很快就会好的。”
       时诩微微侧目,闭了闭眼睛回应:“嗯。”
       景聆紧抱着他,在他的颈侧亲了亲,柔声说:“不管是什么伤,都很快会好的,别难过了。”
       时诩明白景聆话中所指,他抓住了景聆绕在他腹前的手,说:“我没有难过,我只是……为我父亲感到惋惜与不值得。”
       景聆的下巴抵在时诩的肩头,轻声细语道:“那你……失望了吗?”
       时诩背对着景聆,双眼空洞地盯着前方,他说:“有一点。”
       “可失望改变不了任何事情。”景聆翻转了掌心抓住时诩的手,说:“如今你已知晓杀害你父亲的凶手的身份,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时诩的脸上忽然浮现出带着一丝自嘲的笑,每每想到王度,想到陈王,时诩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跟针扎一般疼。
       在自己心中作为榜样钦佩的父亲,一向把忠君爱国奉为信仰的父亲,他的生命却被人作为了权力斗争的工具。
       “陈王,我绝不能放过他。”时诩紧绷着脸,俊朗的眉宇之间突然生出凶狠。
       时诩的双手伴随着口中的话越捏越紧,仇恨的火焰在他的心中熊熊燃起。
       景聆近距离地看着时诩,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景聆竟一时感觉这样的时诩有些陌生。
       彗星拖着长长的尾巴从天边划过,营房外突然传来一声焦急的吆喝:“走水了!”
       景聆连忙坐直站了起来,正准备跑去开门,却看见时诩还光着半个身子。景聆于是去拿了一件里衣给时诩披在身上,然后二人才去开了营房的门。
       营房外火光冲天,来来往往的士兵拧着水桶乱成了一团。
       景聆望着起火的方向,看位置似乎是在柴房那边。
       她随手拉住了一个行色匆匆的小兵,道:“怎么回事?”
       那小兵慌忙道:“是柴房,柴房走水了!是里面那个满丘人自己点的火。”
       景聆心底一惊,回头看向时诩。在火光的映射下,景聆才看清时诩的神色并没有生出仇人自裁的快意,反倒是愁云涌上了眉宇。
       时诩拢紧了衣服,说:“我过去看看。”
       景聆跟着时诩一路赶到了柴房,灭火的士兵来来往往,柴房的火势已经灭了大半,可浓烟依旧,直接给景聆熏出了眼泪。
       荣英一脚踹开了烧得只剩下一半的木门,举起火把指挥着几个士兵将里面王度的尸体抬出来。
       乌黑的云像是块块交叠,天上没有一颗星星,也漏不出一丝天光。
       柴房外举着火把的士兵围成了一圈,将柴房一隅照得敞亮。
       几个士兵别着脸将里面已经烧成了黑炭的尸体抬了出来放在地上,景聆朝那尸体上看了一眼,原本红润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她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两步,还踩到了时诩。
       王度身上的衣物毛发均已被烧尽,身体上偶有鲜血从裂开的焦壳里渗出。他的脸上已是面目全非,可双腮上被箭刺穿的痕迹依旧明显;右边的耳朵只剩下半只,鼻子和嘴巴像是被烧到了一起一样,看不出五官起伏。
       时诩捂着景聆的眼睛把她挪到了身后,荣英一边朝时诩走过来,一边骂骂咧咧:“要死就死,还把我们这儿的柴房烧了,半夜三更还要折腾我们一番……”
       荣英眼皮发肿,显然是刚入睡就被吵了起来,他朝时诩拱手道:“大帅,这玩意儿怎么处理啊?”
       时诩厌恶地看了那焦黑的尸身一眼,冷漠地说:“就这么死了,倒是便宜了他。”
       时诩的声线像是沁入了海底一样,又冷又沉,景聆躲在他身后,低头间只能嗅到时诩身上的药香。
       她隐隐感觉,时诩,好像变了。
       时诩围绕着营地四周扫了一圈,最终把视线聚焦在了不远处的山脊上,他低声道:“把他扔去山上,喂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金塔第十三届胡杨文化旅游节即将启幕。
德国总理朔尔茨将于11月初访华?外交部回应。
60余场活动齐备!第六届滕州书展等你来。
市区开展文明养犬主题宣传活动。
邵阳市第十六中学开展“倡导全民阅读·共建书香校园”主题班会。
/尘眠/凡via/熙姩/氰铭/疯狂农民工/弹剑吟诗啸。
/洞房前还有遗言吗/且墨/万古王者/苦大人/金牌经纪人/请叫我山大王。
/桎冥传/游云之语笼中雁中学三位青年教师从教育、教学以及个人成长方面进行分享发言。
副校长杨红苗老师,政教主任华东海老师、高一年级组长刘敏霞老师和高一年级各班家委会成员参加笼中雁会议,会议由政教主任华东海老师主持。
笼中雁,青年屠呦呦在身患肺炎,满心绝望之时,中医为她带来了曙光,而这冥冥之中,似乎就注定了她与中医相伴一生的命运。
交谈中,他对望江、望中这几年的变化和发展,表示赞叹。
该课题笼中雁是国家中央电化教育馆-英特尔智能互联教育项目课题。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