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硝烟-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六十一章 硝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一章 硝烟

        午后的日光冲散了丛林间的寒气,坠月的刀身在空中反射出刺目的白光。
       刀身横切,鲜血喷洒,只听见一声重重的坠地声,丛林中再次恢复了平静。
       时诩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这一路上除了满丘人的尸体之外,还有不少被砍掉头颅的毒蛇。
       荣英骑着马缓缓走到时诩身侧,道:“这些满丘人真是阴损至极,不仅在这条路上埋伏,还放毒蛇。”
       时诩擦着坠月刀身上的血渍,微微侧脸:“都处理干净了吗?”
       荣英点了点头:“蛇窝都烧了,只是咱们的人伤了大半,怕是走不动了。”
       连续两日不眠不休,比起身体上的疲惫不堪,时诩更觉得心累。
       第一次反击满丘就出师不利,中了敌人的奸计,军中的士气难免低落沉重。
       时诩深深地呼吸了两口带着血腥味的空气,闭了闭眼道:“清点一下没有中毒的士兵,集结成一队跟我快马回嶆城,中了毒的也不能在这里久待,这山中丛林茂密,最适合埋伏,你带着他们在后面慢慢走。”
       荣英领命道:“是。”
       时诩拨开路边的白茅,眯着眼朝着山底下的一条小路比划了一番。
       荣英清点好人后,时诩便带着剩余的兵马沿着小路一路疾驰。
       万里无云,日光暴晒,经过半个时辰的行军,时诩终于望见了嶆城城门。
       城外依旧激战不休,时诩不自觉地攥紧了缰绳正准备继续行进,旁侧的山路上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时诩顿时警惕,举起坠月挡在身前。
       马声嘶鸣,景聆和舒宇倏然从岔路中窜出,景聆被毒辣的日头晒出了一脸的汗,缕缕发丝沾在脸颊旁侧,头发上、衣服上沾满了丛林中的细碎草屑。
       时诩看清了来者,他神色一滞,薄唇微启:“景聆……”
       看见时诩的这一刻,景聆脑子里面仿佛空了一般,她当即勒紧缰绳,猛烈地喘着气下马。
       景聆快步跑到时诩跟前,鼻腔酸涩,雾气蒙上眼眶。
       她不由自主地拉住了时诩的手,打量着时诩的脸,喃喃道:“我就说……你怎么会出事……”
       时诩粗粝的大掌抓住了景聆柔软的手,他轻笑道:“谁说我出事了?我还要回来……”
       时诩突然没了声音,景聆看着他张合的双唇,读出了他的唇语:
       “抱你呢。”
       时诩年轻的脸上写满了疲惫,眼下乌青明显,嘴唇上下也冒出了短短的胡茬,显露出来的,是与年龄不符的沧桑感。
       现在不是眷念于儿女情长的时候,景聆微微侧身收回了手,她将思绪藏到面皮后面,说:“满丘于昊趁着嶆城兵力空虚袭击,我已传信至千州,相信舞阳侯很快就能来支援。”
       时诩眉头微展,他沉声道:“如今我这里还有四万人,可以再与于昊周旋一阵子。”
       “四万人?”景聆神色微惊,“发生了什么,怎么损失了这么多人?”
       时诩叹了一口气说:“说来话长,于昊早早地转移到了霄城,我们虽然攻下了平城,却在回来的路上遭了于昊的暗算,不少人被毒蛇咬伤,中了蛇毒。”
       景聆看了一眼时诩身后神色沮丧的兵卒,低头道:“真是卑鄙。”
       两军在嶆城外激战了一上午,现下都已经陷入了疲乏。在这一场本就实力不均的战役中,嶆城守军已经折损了大半兵力。
       山间的乌鸦唱着无情的悲歌,仿佛在提前宣判着某一方的失败与死亡。
       景啸的病体已经拖到了极限,他被几个满丘兵团团围住,锋利的大刀从头顶劈下,景啸猛然咆哮一声,强忍着疼痛挥舞着陌刀将敌人掀翻。但他的动作已经比之前迟缓了不少,双肩处又新添了两道深深的刀伤。
       时溪策马冲到景啸身侧,他刺死了几个满丘人,拉着景啸的手臂道:“将军,您快回去吧,这里还有我顶着。”
       “不行!”景啸气喘吁吁,却依旧回答得斩钉截铁,“我必须要守在这里,我知道我身上的毒已经没救了,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只要我还能动,靠着我这副病体残躯,能杀一个满丘人就是赚了一个。”
       “可是将军……”
       趁着二人说话的工夫,几个满丘人又冲了上来,景啸挣脱开时溪的束缚再次挥起了陌刀。
       时溪在景啸身后杀敌,一边道:“我们还要在这里苦战到何时?”
       “不知道!”景啸毫不犹豫地砍下了满丘人的头颅,“援军未到,我们只能死守。”
       天边突然传来一声鹰唳,接踵而至的,是一阵如雷贯耳的马蹄声,战场上的所有人都看向了嶆城北面的山麓,高高举起的帅旗交错着纷飞。
       林间的乌鸦被赤霜的嘶鸣声惊起,与桴鼓交错的马蹄声成了最鼓舞人心的战歌。
       时溪将对手一枪钉入泥地,他转眼看向在山路间翻涌的旌旗,看清了上面的‘时’字。
       时溪的唇角扯出一抹艰辛的笑:“是……是我哥来了……”
       时诩猛然从山路冲出,猩红的怒目恰好与扭头的于昊对视。
       “于昊!”
       时诩长刀一挥,坠月的刀尖便远远地指向于昊。
       于昊露出一抹难看的笑:“时大帅来得比我想象中要早。”
       时诩嗤笑一声,夹紧马腹便朝着于昊的战车袭去。
       于昊面色冷静,看上去胸有成竹,他淡淡道:“列阵。”
       时诩还未近身,战车两侧的满丘兵便像是密密麻麻的虫蚁一样朝着中间挪动,铁盾在前,看上去牢不可破。
       马蹄在军阵在打了个趔趄,时诩左右扫了一眼这熟悉的军阵,这无非就是经过改良后的魏军军阵。
       时诩的唇抿成了一条线,他抬眼看向了于昊身旁的那个背影,举起手中的坠月,吼道:“杀——”
       嶆城前的战场顿时尘土飞扬,于昊用睥睨天下的目光饶有趣味地看着眼前的魏军,目光在从魏军中策马窜出的青衣女子身上一闪而过。
       女子头戴斗笠,利落的劲装在她身上勾勒出曼妙的曲线,乌青的发随风扬起,与魏军背道而驰。
       于昊当即眼前一亮:“美人?”
       于昊顿时来了兴致,繁琐的战场不断地消磨着他的耐心,这下他终于找到了乐趣。
       于昊拍了拍蒙尔度的肩膀,朝不远处的山脚下指了指,道:“你先在这儿看着,我去撒尿。”
       蒙尔度还未来得及回应于昊的话,于昊已经跳下战车,拽紧青骢马就冲出了战场,循着景聆离开的方向一路向东。
       千州离嶆城很近,快马加鞭也不过半日脚程,可折柳清晨就已经前往千州,千州的援军现在都还没有到达。
       景聆怀疑可能是千州出了什么问题。
       景聆俯身勒紧缰绳,却突然听见身后也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景聆心中感觉不妙,拽着缰绳朝后遥遥一望,一眼便看见从拐角处冲出的于昊。
       景聆的眉倏然蹙起,他怎么来了?
       于昊见景聆在看自己,在阳光下粲然一笑,喊道:“美人,你的马,没有我的好。”
       不悦的神色顿时跃然于景聆的脸上,她冷哼一声,回过头扬起马鞭,让马跑得更快。
       而于昊也毫不示弱,一边唱着满丘的长调,一边拽紧缰绳追了上去。
       那诡异的调子和清脆的马蹄一样让景聆感到心惊胆寒,但也正如于昊所说,她的马,没有满丘的马好。
       很快,于昊便追上了景聆,在与景聆齐驱时于昊叫了景聆几声,景聆并不理睬他,于昊猝然转弯,堵在了景聆前面。
       景聆紧攥着缰绳,猛地倒抽了一口气,险些撞到于昊的马。
       景聆微喘着气一言不发,手不自觉地攀上了腰间的剑柄。
       景聆的小动作被于昊尽数收入眼底,他轻佻地扬起一抹笑意,道:“我对你并没有恶意。”
       景聆对这位满丘三王子的印象极差,她泠然道:“既然三王子对我没有恶意,为何不放我离开?”
       于昊继续笑道:“我只是想向美人表达一下我的心意,事实上……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景聆常年居于盛安,又因为身份的关系,她从未听到过如此赤裸的求爱。
       比起惊讶,景聆心中更多的是对于昊流氓行径的不齿。
       景聆不可思议地看了于昊一眼,随即扭头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她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可于昊却抢在她前面开了口。
       “美人先不要急着拒绝我。”于昊嬉皮笑脸道:“我只是想知道你们魏国的女子究竟是有什么魅力。”
       于昊继续道:“我如今的母后就是个魏国人,也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能够让我那懦弱的哥哥为了她有胆量与我叫板。”
       景聆用余光瞟了一眼于昊,他如今的母后,不就是贺眠吗?
       于昊见她依旧不作声,不安分的目光在景聆身上扫了片刻,又道:“美人你叫什么名字?”
       景聆冷声道:“我与三王子萍水相逢,并没有互通姓名的必要。”
       “怎么会没有必要呢?”于昊轻笑着,右手的食指指尖轻敲着左手臂缚,“如果美人不告诉我你的姓名,我又该怎样向你们魏国皇帝提出和亲呢?”
       “和亲?”景聆倏然回首,“你觉得此次我们大魏会败给你们?”
       于昊笑道:“当然。”
       景聆这才正眼看向于昊:“当下胜负未定,三王子未必过于自信。”
       于昊毫不在意地挑了挑眉,看向远处湛蓝的天,他说:“我知道你此次是去千州搬救兵的,可是现在千州根本发不出援军来。”
       景聆沉着一张脸道:“什么意思?”
       于昊道:“小美人别凶我啊,这可跟我们满丘人没有关系。半个多月前你们魏国的皇帝下了道圣旨到嶆城来,可惜那圣旨没有送到嶆城,送圣旨的监察御史就被人杀死了,现在你们皇帝正派人查是谁杀死了那位监察御史,这不,就查到了千州的夏侯烈将军身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合肥市青少年活动中心、市妇女儿童活动中心即将完工。
北电成立专班开展调查赵韦弦事件。
工商银行泉州分行被罚30万元,因案防管理不到位。
/[西游]师父太凶残/未竭/乐佟成长记/我就是随便写写/云景记/水调解头。
/被迫和亲的我和太子百年好合了/洛达洛/我的网文日记/银月龙爵/众道之巅/独孤的镜子。
/任务:恶魔的保镖/大米.豆豆龙/修仙之灵气崛起/十7/决战!光明与黑暗/风野圣沫。
/我有一座太虚观/落羽M7通过此次考试也暴露出学生的更多问题,他们刚上初一,又在最关键的六年级经历了疫情阶段,学习态度、学习习惯、行为习惯等各个方面都需要做出改变。
(二)开展活动必须坚持与学校中心工作相结合。
一系列举措为学生发展个性与特长搭建了丰富平台,为每一位学生的发展提供了广阔前景。
在校长刘伟龙、书记于建春、副校长杨红苗、校办主任陈吉玲、总务主任周波老师等的陪同下,市委教育工委巡视组一行考察了校园环境,参观了体育馆、报告厅、校园绿化带、无土栽培室、智能语音室和机房等基础设施,与教师进行了亲切交流,倾听一线教师心声。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