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嶆城-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六十章 嶆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章 嶆城

        宏伟的号角声刺破了温暖的晨光,嶆城外两军对峙,气氛即刻变得剑拔弩张。
       时溪顶着一脸衰相走到队伍最前头,他从前在别人口中听说的景聆都是一副大家闺秀的形象,他从来没想到,景聆骂人居然那么厉害,自己不过是哭丧了几句,景聆就劈头盖脸地就把自己骂了一顿。
       满丘军阵最前方的战车上突然发出一声嗤笑,三王子于昊身披重甲,蓬松的卷发在日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亚麻色,额前系着一条镶着深蓝宝石的发带,与时溪想象中的形象不太一样。
       站在于昊身侧的男子身材高挑,虽然也是满丘人的打扮,却长着一张魏国人的脸。
       景聆站在瞭望塔上远望,猜想这便是传闻中的蒙尔度。
       于昊笑着打破了两军之间的僵局:“你们魏国是没有可以与我们满丘一战的人了吗?怎么现在派出来的,都是你这种小毛孩子?”
       出乎景聆意料,于昊的魏国话说得标准又流利。
       时溪冲于昊翻了个白眼,朗声道:“能打赢仗就是了,三王子这般挑衅我,难道是怕会输在我手下吗?”
       于昊随即大笑,他重重地拍着蒙尔度的肩膀,道:“我有军师在侧,岂会输给你这等黄口小儿?”
       时溪的目光在不经意间看向蒙尔度,太阳有些晃眼睛,时溪看不清蒙尔度的容貌,只感觉有些眼熟。
       时溪冷笑道:“我上战场不是来与你逞口舌之快的,要打便打,废话少说!”
       于昊脸上的笑意更加不羁,俨然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他从腰间拔出长刀,狠戾地说道:“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本王子就遂了你的心意。”
       桴鼓声骤起,大战一触即发。
       两边的军队都凶勇异常,于昊站上战车,喊道:“满丘的各位勇士,只要攻入这座城,我们就能从魏国那里得到更多东西!”
       时溪率领一众骑兵冲入战场,嶆城绝对不可以丢!
       可双方并非势均力敌,嶆城军的主力都跟随时诩攻取平城了,留下来的这两万人,都非军中精锐;而于昊带领的这一支足足有十万人的满丘军,个个悍勇非常。
       不仅如此,与于昊站在一起的蒙尔度还在不断指挥满丘军攻守,几个回合下来,魏军便感到格外吃力。
       景聆看着战车上的蒙尔度目光微沉,她问折柳道:“离这里最近的驻军是哪里?”
       折柳望向远处的起伏的鹿山山脉,回道:“是舞阳侯驻军的千州。”
       “千州……”景聆垂眸想了想,叹气道:“顾不上那么多了,你现在便去千州,请援军过来。”
       折柳看了看城外混乱的战局,担忧地说:“那小姐在这里,多保重。”
       景聆点了点头,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折柳策马从嶆城离开后,景聆也走下了瞭望塔。
       满丘军虽然勇猛,但指挥这一仗的蒙尔度更是奸诈。
       这一路满丘军从西边过来,而通往平城的路分明是在东边,这一路兵马显然是从霄城过来的。
       景聆不自觉地攥紧了衣袖,他们此番是中了蒙尔度的奸计了,留着这个蒙尔度,日后还不知道会给大魏添多少麻烦,不如趁此机会,杀了他。
       景聆的脸色越来越沉,眉宇间充斥着狠戾的杀意。
       偏生在这时,景啸身披重甲、手提陌刀从营房里冲了出来,嶆城的大夫和几个小兵卒还在后面拽着他。
       见景聆来了,那大夫连忙招呼道:“聆姑娘,你快来劝劝大帅。”
       景聆看着景啸这一身架势分明就是要上阵杀敌的,她快步前去,道:“这么回事?”
       大夫道:“大帅听说了满丘人攻城的消息,非要亲自上阵,可他身上余毒微清干净,绝对不可以上战场啊!”
       “你们放开我!”景啸粗声吼道:“满丘人都打到家门口来了,我作为远伦道行军大总管,不上阵杀敌反而蜗居在城中,这像什么话?”
       “爹,你身上还有伤……”景聆也跟着劝道。
       景啸狠狠地瞪了景聆一眼,道:“我不怕!我景啸戎马半生,什么伤没受过?这区区一点毒算得了什么?况且嶆城绝不能丢,我今天就是死在了这里,也绝对不会后退半步!”
       几个满脸血灰的小兵慌乱地从城外跑了进来,纷纷跪倒在地:“大帅,我们的兵力已经折损过半,恐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撑不了多久也要撑!”景啸厉声道:“这是嶆城啊!这可是嶆城啊!”
       景聆重重地呼吸了几口气,城外的厮杀声如雷贯耳,她抓住景啸的胳膊,安抚道:“爹,我们都知道嶆城很重要,我已经让折柳去千州请夏侯烈将军过来了,我也让人去平城找时诩了,或许,当前的战局并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糟,我们依旧存有余力反击。”
       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兵从外面冲了进来,声音嘶哑:“大帅,他们搬来了云梯,准备攻城了!”
       景啸稍稍平复的心情再次被点燃,他攥紧了拳头将几人撞开,不管不顾地冲入了马厩,待其他人赶到马厩时,他已经跨上了马背,勒紧缰绳,径直冲出了城门。
       景聆望着景啸的背影心中发紧,她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冷静下来。
       目前营中的守军已然一空,还能称得上是士兵的……
       景聆转眸看向了粮仓。
       当时跟随时诩运粮的运粮兵都还没有返回盛安,景聆一路小跑着还未进入运粮兵的营帐,便看见舒宇站在台基外,双目无神地盯着城墙上的守军。
       景聆小口喘着气,道:“舒宇。”
       舒宇微微一愣,转过身来:“景小姐?”
       “我知道你的箭术极佳。”景聆来不及再与他拐弯抹角,“事态紧急,拿上你的弓箭,跟我走。”
       景聆和舒宇从嶆城西门绕出,一路策马上了嶆城西面的盘山道,穿入山林。
       西山高地地势高峻,视野旷达,景聆和舒宇匍匐在灌木丛间,山下战况,一览无余。
       景啸已经杀入满丘敌阵,他看上去状态极佳,陌刀一挥便能伤敌数人。
       景啸的出现显然是存在于于昊与蒙尔度意料之外的,蒙尔度沉思着凝视了景啸片刻,指着景啸的方向说了几句话。
       景聆面色沉静,不起波澜,她动了动手肘,压着灌木丛道:“战车上的那个魏人,杀了他。”
       舒宇拉满弓弦,沉默地听着周围的风声。
       树静风止,舒宇猛然睁开眼。
       战场上惨烈异常,景啸单刀直入杀出了一条血路。
       两边的战鼓声震天,于昊眼看着景啸离自己越来越近,情急之下又派了几队兵士前去围堵。
       景啸脸上汗如雨下,他的腰间、手臂都受了不少程度不等的伤。景啸猛烈地喘了几口气,望着眼前乌压压的满丘人狠狠落刀。
       战场上顿时血洒一片,景啸勒紧缰绳,那战马马蹄一掀,像是要往于昊的战车上跃。
       山头上的舒宇还未来得及将箭射出,景啸便袭入了他的视野范围内。
       只见景啸呼啸着将陌刀朝战车上猛然一挥,于昊见刀便躲,倒是那看上去文绉绉的蒙尔度快速拔刀挡住了陌刀。
       景啸望着眼前人心里微惊,他近距离地看清了蒙尔度的面容。
       “是你……”景啸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蒙尔度面无表情,抵着景啸的刀锋朝旁侧一闪身,景啸感到手前的力道一空,倒像是扑了个空一般地错了过去。
       而蒙尔度的脑袋也趁着这个间隙冒了出来,舒宇眉眼一皱,毫不犹豫地松开了指间,羽箭顷刻离弦。
       电光火石之间,察觉到了风声的蒙尔度已经来不及闪躲,他迅速偏头,可箭的速度比他更快。
       蒙尔度双颊倏然感到一阵剧痛,他痛呼一声,口中的血气霎时弥漫开来。
       山头上的景聆和舒宇呼吸一滞,景聆看着穿过蒙尔度整个脑袋的箭,紧张地问:“射中了吗?”
       刚才出箭的瞬间过于急促,舒宇双手颤抖,他也还未从紧迫感中缓过神来。
       “我……我不知道……”
       战车上的蒙尔度猛地抬手抓住了箭身,他怒怨地转过头,一双如恶虎一般的眼睛紧盯着山头,一边搜寻着二人的位置,另一只手骤然发力将箭从血肉模糊的双腮拔出。
       几个满丘兵再次牵制住了景啸,他无法逼近于昊的战车,之前景啸一路顺利地杀入战场,双眼只有敌人,心中只有杀敌的畅快;可刚才因为蒙尔度的那一次闪躲,景啸竟忽然感到身上的经脉开始隐隐作痛,四肢也有些脱力了。
       于昊的目光跟随着蒙尔度看向山上,怒道:“立刻带一支兵上山,将山上的老鼠统统抓住!”
       一小股满丘军迅速朝西山袭来,景聆见势不妙,连忙吩咐舒宇从南边下山。
       可满丘军远比景聆想象中来得更快,二人还未下山,远远地便看见了印着满丘图案的铁甲朝山上涌进。
       四周都是茂密的丛林,景聆犹豫了须臾,低声道:“往北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今评弹|任职要求写11遍“肤白貌美大长腿”,招聘岂能无底线的“皮”。
/我与孙悟空在诡异世界收徒/滑稽抱枕套/开局献祭一碗水,收获圣水/玉心冰/镜湖的十五个秋/东山有雨。
/箫声落落在斗罗/鼠小乖/地表距离0.02米/木兰不巾帼/全球神祇时代/一夕成道。
/征天证道/诗林宇/倒霉锦鲤要翻身/鱼肉丸子ye/血脉重生陆鸣/万道龙皇。
/星空下的叹息/汗如雨下/终末进行时/十二点半/奇幻灵大陆/铃兰姐。
之后,他们实地察看了学校校貌,抽听了教师上课情况,并分学科与笼中雁教师就新课程教学、素质教育、教育教学管理等诸多方面的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的交流研讨。
考生在无监考人员的情况下,凭着自身的自觉与诚信完成整场考试。
课后,两校的政治教师还对于课堂教学、课时安排、效率提升、学考选考等内容进行了深入交谈,坦诚地交换了意见,相互借鉴、共同进步。
7:30起,三十届校友代表们陆续到校,他们与阔别多年的母校再次相聚。
有了目标的指引,列好每日的To do list,会增加内心的控制感。
(2)关注临界生问题。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