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出征-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五十八章 出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八章 出征

        微弱的烛光下,时诩的目光在营房中扫了一圈。这些人的情绪几乎都写在脸上,许蒙曾是夏侯烈的下属,在嶆城军营中,几乎没有将领不对他颇有微词。
       时诩闭了闭眼,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他说:“大魏与满丘之间的对峙已经持续数十年,这些年来,大魏休养生息、养精蓄锐,直至今日,终于已经有能力反击满丘。”
       “这一仗无疑是重要的,是足以写进史册的。”时诩神色严肃,声线沉稳,“倘若这一仗能够获得胜利,那么军中必然士气大增,大魏的民心也必将备受鼓舞。可倘若这一仗我们败了,那么大魏能人贤士这么多年来的前仆后继也将化为虚无。”
       时诩的话令营房中的气氛倏然间变得沉重。
       时诩看向许蒙,道:“我说了这么多,相信许将军已经明白了这一仗的重要性。”
       许蒙粗糙的大手正捏着一截干枯的草叶,他把干草咬进牙里,说:“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
       “好。”时诩点了点头,抬眸道:“许将军有三军不及之勇,既然将军想去阻击霄城军,那本帅就让你去。”
       许蒙的双眼骤然睁大,他抬头不可思议地看向时诩,那截枯草从他微张的唇间掉落。
       同样感到震惊的还有在场的所有人,张圣钦当即面红耳赤,“大帅,这不妥!”
       “张将军稍安毋躁。”时诩沉着地看了一眼张圣钦,又继续对许蒙道:“这一次的主动出击一定要取得胜利,每一个环节都不容出错,所以我希望许将军能够竭尽全力。”
       “许某必定是竭尽全力的。”许蒙倏地站了起来,朝时诩拱手。
       时诩下巴微扬,“什么叫做竭尽全力?本帅一直认为有压力才有动力。”
       言罢,时诩径直走到桌案前,拿了纸笔放到许蒙身前的桌上。
       “不知道许将军有没有愿意立下军令状的魄力?”时诩推着纸页,看向许蒙。
       许蒙毫不在意地轻哼一声,道:“我许文通问心无愧,有何不敢?”
       他回过身拿笔蘸墨,当即就在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了起来。
       “我许文通如果让霄城军越过了文妃峰一步,便凭大帅军法处置!”
       许蒙在众目睽睽下搁下了笔,捻起墨迹未干的纸交给时诩。
       时诩接过那页军令状,阅览过后,又道:“好,有许将军的这份军令状,我便放心了。”
       时诩将军令状收了起来,转而看向张易,“张参军行事严谨,我让张参军作为你的副将,随你一同前往文妃峰协助。”
       许蒙的脸色当即拉了下来,他出着粗气瞟了张易一眼,双手环在胸前,毫不在意地说:“任凭大帅安排。”
       时诩走回帅位,正色道:“那么就由许将军与张参军带领一万兵马赴文妃峰,张圣钦与宋秉元二位将军从荔水西岸绕到平城之后,我亲自对平城进行正面进攻。”
       三日后,天朗气清,许蒙率先从嶆城出发,大军浩浩荡荡直入文妃峰。
       时诩在嶆城外向时溪交代了一些嶆城的事宜,时溪卸了平常的狂浪劲儿,难得正经了起来。
       时溪紧抿着唇,点着点头,说:“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守好嶆城的。”
       时诩铁青的脸上露出一抹淡笑,他拍了拍时溪的肩膀,道:“嗯。”
       交代完时溪,又诩就把目光挪至城门口。
       景聆拢着狐裘,与钢铁甲胄中格格不入。在意识到时诩看向自己时,景聆不起波澜的脸上忽然掀起浅笑。
       时诩跨着大步走向她,甲胄的敲击声萦绕在耳,暧昧的风也吹得凄凉。
       景聆上前一步,桃花眼微抬,她淡然道:“战场上刀剑无眼,保重。”
       时诩的头伴随着笑意微偏,打趣似的说道:“你不像话本小说里面一样,在离别前拥抱我一下吗?”
       周边的兵卒们有眼色的都在这段时间里猜到了二人的关系,一个个的都往二人这边偷瞄。景聆心中有些顾忌,她说:“等你回来了,想怎么抱都可以。”
       时诩眉峰微挑,随口道:“万一我……”
       时诩的话还没说出口,景聆就不悦地瞪了时诩一眼,嗔怒道:“闭嘴。”
       时诩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话说得不对,立马把话咽回了喉咙里。
       景聆望着他心中忽然升起酸涩,她缓缓踱步,走近时诩。
       景聆慢慢伸手,环住了时诩的腰,她的脸贴近了时诩的胸膛。
       景聆很喜欢时诩身上的那股清爽的淡香,可是此时此刻,来自铁甲的铁锈味却盖过了时诩本身的味道,景聆只能用嗅觉仔细挑拣,才能捉住丝丝缕缕。
       这一身名为“责任”的盔甲将时诩层层包裹,景聆着迷于他掩藏在盔甲之下诱人的风花雪月,也着迷于眼前久经沙场的大魏赤子。
       她想,自己可能是没救了。
       景聆微垂着眸子起身,淡淡道:“平安归来。”
       时诩抬手,抚着景聆柔顺的发丝,满目柔情,“会的。”
       时诩转身走到了队伍前头翻身上马,拉着缰绳调转马头,面向十万大军。
       时诩的目光变得坚毅如炬:“将士们!诸位都是我大魏的好男儿,满丘侵扰大魏边境久矣,烧杀抢掠,恶贯满盈,如今我等奉大魏皇帝之命征伐满丘,存在于祖祖辈辈心中的梦想到我们这里终于能够得以施展。那位诸位还在等什么?何不燃起心中烈焰,随我一道杀入平城,取三王子于昊之首级,壮我大魏之国威!”
       时诩的声音逐渐嘶哑,他举起坠月,大喊:“杀!”
       众将士随即响应:“杀!杀!杀!”
       城楼上沉闷的战鼓声响起,景啸站在城楼之上,目送着大军出城。
       时诩的八万大军到达平城外时已是深夜,平城城楼上的火把忽明忽灭,星夜之下,守城兵士或是站在原地打着瞌睡,或是漫无目的地来回徘徊。
       一众将士埋伏在丛林之中,荣英佝偻着身子穿过灌木丛,低声对时诩汇报:“刚刚派出去的斥候已经回来了,平城内防御松散,营房里面隐约有几盏灯亮着。”
       时诩微抿着唇,下颌线条紧绷,他顿了顿道:“如今士气正盛,咱们要一鼓作气,打得于昊一个措手不及。”
       荣英:“明白!”
       时诩望着平城,眼眸微微眯起。他的老对手于昊现在就在这座城中,还有那个神秘的谋士——蒙尔度。
       时诩不由沉沉地呼吸了两口气,从刚才开始,他的右眼皮一直在跳,他双手合十,在心中默念了几句梵经。
       黑云静悄悄地将月色掩盖,一阵飓风刮过山丘,枯脆的树叶彼此摩擦发出阵阵声响,山间仿佛下了一阵叶子雨。
       大风刚过,成千上万支飞箭忽然从山中倾泻而出,空中密密麻麻的一片,或射落在守军身上,或扎落在营房的屋顶上,发出暴雨般的声响。
       幽静的平城在这短短的一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墙上慌乱的士兵呐喊着、逃窜着,拼命地用受伤的手猛烈敲击着战鼓。
       箭雨还在不停地下着,许多营房中还未来得及点燃火烛,士兵已然拿起武器龟缩在墙角,生怕一出门就会被看不清的箭射死。
       正中央的营房,木门被人大力地一脚踢开,满丘的将军格瞒赤裸着上身,他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劈打着空中的乱箭,粗声喊道:“怎么回事!”
       一个小兵冒着箭雨踱着小碎步从走廊里弓身跑了过来,他慌乱地说道:“是奸诈魏国人,他们来偷袭我们了!”
       格瞒愤怒地瞪着漆黑的天空,一支羽箭正好落在了他的脚边。他怒喝两声,狠狠地朝着那支箭踩了上去。
       “卑鄙无耻的魏国人!”
       箭雨在这时停了下来,而另一个小兵又急匆匆地从城门口跑入了营中,他指着城门的方向,慌乱地说:“将军,大事不好了!魏国人已经到了城门口,他们准备攻城了!”
       兵卒话音刚落,猛烈的撞击声便从城门口传来。
       格瞒的喉咙里发出几声粗粝的出气声,他攥紧了手里的大刀,指节泛白。
       “是何人来战?”格瞒问道。
       那小兵回道:“夜里黑,我看不清他们旗上的字,但我隐约认得,那似乎是个‘时’字。”
       “时字?”格瞒目眦尽裂,他扬起大刀狠狠地朝身侧的木桩劈去,“是时诩,他回来了。”
       那两个小兵望了望彼此,脸上充斥着惧色。
       “不慌。”格瞒沉下气来,随手拿过了门边的盔甲穿在身上,他阴险地笑道:“随我出去,会一会这位老朋友!”
       格瞒率领着平城屯兵登上城墙,此时,城墙下的大魏兵士已经在时诩的指挥下搬来了云梯。
       格瞒高举着火把咧嘴冷笑:“想攻城?没那么容易!”
       格瞒长臂一挥,裹着油的巨石上便被点燃了火,顺着城墙滚了下去,几个刚爬上云梯的魏兵顿时瞪圆了眼,手脚慌乱间索性松开了手,可火球的翻滚速度显然比人更快,他才刚落到地上,就被那火球狠狠地砸了上去。
       时诩察觉到对面开始反击,他从战车上站起,远眺至城楼。满丘人大多体格高壮,而格瞒却比其他满丘人更加魁梧,时诩一眼便认出了他。
       而城楼之上,除了格瞒之外,时诩没有再看到任何一个将领。
       时诩轻哼一声,抬手道:“停止攻城!”
       身后热烈的鼓声戛然而止。
       时诩道:“格瞒,于昊呢,怎么没见到他的人影?”
       格瞒轻蔑地冷哼一声,喊道:“我家三王子身份尊贵,岂是你想见就见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文山电力:选举刘国刚为董事长,聘任李定林为总经理。
地震预警“大喇叭”上线!甘孜雅安等地百所乡村学校将免费安装。
今年江苏市场监管系统办理免罚轻罚案件8827件,减免罚款75亿元。
内蒙古发现新种群,我国已近40年没有相关分布报道。
民调:“全球南方”更青睐中国而非美国。
「解局」俄罗斯二战后首次发出动员令,到底意味着什么?。
/嗣子荣华路/九天飞流/[野良神|夜日]night light 夜光/颜酒窝/一个杀手的穿越/疯子也能很开心。
/亲爱的娃娃/123123阿萨德发/职业为符师/爱吃瓜的狗/媚承君心/温酒煮故人。
/你是我的独家珍宝/山有嘉卉/唐刀!/以笔作尺/小说/三水戏鱼。
/由懵懂到憧憬/静看树摇/锦葵/白凌沙/你是傀儡/扯线公仔。
刘伟龙校长代表学校向许副市长汇报了学校疫情防控和复学工作等相关情况,并对学校的一些特色做法进行了介绍。
笼中雁,新世纪的高中生?要有志气、有勇气、有才气,担当起伟大的使命,抓住新技术革命的机遇,迎接挑战,勇作时代的弄潮儿?。
为贯彻落实上级校园安全专项整治工作会议精神,确保校园安全稳定,2021年11月5日,校长郭杰,党委书记陈东带领办公室、教学处、总务处有关职能部门负责人,对学校重点部位进行了安全大检查。
笼中雁活动,组内成员全员参加,笼中雁邀请了宁波市地理教研员郑宇醒老师莅临指导。
2019年12月24日,由我校黄厚江老师主持的省级课题《语文共生教学的实践和研究》结题论证会在科学楼204召开,江苏省教育学会原会长杨九俊教授、笼中雁教科院原副院长傅嘉德教授、笼中雁教科院徐蕾主任作为鉴定专家莅临指导我校课题研究工作,我校卫新校长、曹文杰副校长、学术处及语文组全体教师出席会议。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