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谋定-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五十六章 谋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六章 谋定

        景啸猛然抬眼,当即拍案叫好:“不愧是时取的儿子,果然有血性!”
       时诩朝景啸拱手,坚毅地说道:“大帅,我时家世代为魏国尽忠,子定愿追随父兄遗志,扫平四境,给大魏一个安宁。”
       景啸连连点头,“好啊,好啊。”
       他放下碗筷,起身走到书案旁,抽出嶆城边境的军事布阵图挂到墙上,招呼着时诩,道:“子定你过来,你看这三个地方。”
       景啸在地图上画了三个圈,道:“这是我最近想到的一个战略布局,于昊在嶆城二十里外的平城驻军,而离平城最近的,是三十里外的霄城驻军,如果我们贸然攻打平城,霄城便能很快对平川进行驰援。”
       “平川军是满丘军的主力,此仗既要击退于昊,又要防止霄城对平川进行支援,所以我想兵分三路。一队兵马先前往霄城,在文妃峰二十里的隘口处埋伏,把霄城驻军堵死在文妃峰中;另两路兵马从荔水东西两岸出发,东岸兵马直击平城,西岸兵马则从残容河绕道至平城背后,与东岸兵马前后夹击。子定,你觉得如何?”
       时诩轻捏着下巴点头,道:“大帅的策略自然是不错的,可我担心,这样做兵力会不会过于分散了?”
       景啸看向地图,不以为然道:“于昊那小子的那点小聪明,我早就摸清楚了。”
       时诩紧抿着唇,想了想道:“那这几路人马,大帅准备让谁带领呢?”
       景啸道:“我原本是打算让张圣钦带第一路拦截霄城的一万兵马,让子定你与孙秉元带荔水西岸的四万兵马,我亲自带东岸的八万兵马,由许蒙驻守嶆城,可如今我有伤在身,无法亲自带兵了。”
       时诩迟疑片刻,说:“张圣钦与孙秉元二位将军都是我阿爹在世时的部下,我也了解二人,不过这许蒙将军是何人,子定从前并未听说过这位将军。”
       景啸道:“他是去年六月从东北道调过来的,南郝国连吃了几年败仗,千州边境已经不需要这么多兵马了,所以就调了一些到其他道。”
       “他是舞阳侯的旧部?”时诩倏地看向景啸。
       “是。”景啸声色沉沉,他对时诩心中的顾虑心知肚明,他又道:“如今军中可用的将领大多我都比较放心,唯独这许蒙我尚且有些顾虑。”
       “愿闻其详。”
       景啸叹了声气,道:“许蒙此人千州保卫战中坑杀南郝国二十万,斩获的头颅数不胜数,可通过在嶆城这半年的相处,我才发觉他实是个有勇无谋之人。”
       时诩说:“所以,大帅才不敢让他带兵上阵。”
       “嗯。”景啸下巴轻点,“况且此人性格莽撞,空有匹夫之勇,实在没有一点将帅之才。”
       “那他从前为何能够在千州保卫战中获得如此大的功劳?”时诩心中依旧不解。
       景啸呼出一口气,说:“我找人打听过,在千州时,他身边有个很有才华的谋士,全靠着那位谋士用兵打仗,可舞阳侯也看中了那名谋士的才华,把那名谋士留在了千州。”
       “原来如此。”时诩微垂着眸子,像是在思索什么。
       谋士……
       “只是此次行动动用的兵力非同小可,又是大魏建|国以来第一次主动出击满丘,此事还得与皇上上报。”景啸沉声道。
       他收起桌案上的布防图,道:“我这就修书一封传至朝廷,另外,之前你送去盛安的信也迟迟没有消息,我感到有些不寻常,我顺便也向皇上提一嘴这个事情,看看皇上的态度究竟如何。”
       时诩顿时有些受宠若惊,他连忙拱手道:“不承想大帅还记挂着子定的这些事情,多谢大帅。”
       景啸拍了拍时诩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子定啊,你是天生的将帅。”
       一日后,景啸的信便呈到了贺迁眼前。
       贺迁看信的时候程卫正伺候在侧,眼看着贺迁的脸色越看越沉,程卫便起身接过了李贵手中的茶盏,缓缓走到贺迁身侧。
       “皇上,您喝口茶……”程卫把茶盏放到桌上。
       贺迁闭上眼重重地呼吸了几声,信纸的一角被他捏在手里攥出褶皱。
       “你们中书省都怎么办事的?”贺迁猛地拍案站起。
       程卫被贺迁突如其来的责骂吓得心里一惊,连同着肩膀都颤抖了一下,差点没扶住茶盏。
       “皇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程卫连连倒退两步跪了下去,满脸无辜。
       贺迁微攥着拳头,心里火气直冒,他喘着粗气把那张信纸朝程卫胸前一拍,转身走到殿内,道:“你自己看。”
       程卫用余光瞟着在殿内徘徊的贺迁,手慢悠悠地将信纸摸了起来。
       程卫看东西本就比别人快,很快他就明白了贺迁发怒的原因。
       “皇上。”程卫捏着信纸从地上爬了起来,走下殿去,道:“臣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早在半月前,知制诰就已经按照皇上的意思拟好了圣旨,并且已经下发至嶆城了。”
       贺迁倏然转身,质问道:“那为何镇国公还在信中向朕举荐时诩,还催促朕早下决断呢?这不是摆明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收到朕的旨意吗?”
       “这……这其中必有误会。”程卫拱手道:“皇上的圣旨是察院的监察御史送至嶆城的,想必是这里面出了什么纰漏……”
       “御史台?”贺迁眼帘微掀,程卫虽有给中书省推卸责任之嫌,但圣旨的确是监察御史送去嶆城的,这件事与御史台脱不了关系。
       “是啊皇上。”程卫一脸狗腿地挪到贺迁身侧,扶着贺迁的手臂,说:“皇上您别动怒,御医说了您心中的火气不能太旺,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当,这件事情还得慢慢查。”
       贺迁轻咳两声,朝屋外吩咐道:“李贵,立刻传秦温来见我。”
       李贵在宪台找到秦温时,他还在屋中与一名女子拉扯不清,屋里酒气熏天,李贵一连咳嗽了几声,秦温才反应了过来。
       秦温顿时推开了坐在自己腿上的女子,尴尬地整理着衣带,李贵背过身去,瘪了瘪嘴。
       秦温满面通红,讪笑着走到李贵身后,道:“李公公,可是皇上找我有事啊?”
       秦温一边说着话,还一边把沉甸甸的钱袋往李贵手里塞。
       李贵心中窃喜,可脸上却微皱着眉,推囊着钱袋,尖着嗓子说:“秦大人这是做什么?皇上今日发了很大的火,秦大人还是换套衣服过去比较好,不然按皇上今日那气性,非得骂得您狗血淋头!”
       秦温耸了耸肩,无所谓地笑道:“我是皇上他舅舅,皇上怎么会骂我?”
       “哟,这可就说不准了。”李贵阴阳怪气地看了秦温一眼,说:“那程卫程大人平日里与皇上走得多近啊,今天都被骂了,秦大人您……呵,您自己好自为之吧,别到时候被皇上骂的消息传去了太后那边,还怨老奴没有提醒您。”
       言罢,李贵长袖一挥,便准备离开。
       秦温连忙跨步堵在李贵面前,把没送出去的钱财塞进了李贵手里,好声好气道:“一点小心意,公公出去了买点酒喝,就当是我请您的了。”
       李贵微微挑眉,在手里将那钱袋掂量了几下,虚伪地笑道:“那便多谢秦大人了。”
       “不用客气,公公慢走。”
       秦温憨笑着目送李贵出了宪台的大门,李贵的身影刚从他眼前消失,秦温就立刻换了一张脸。
       “哼,臭阉人,呸!”秦温一边在自己衣服上拍着,一边朝地上啐了口唾沫,脸上写满了厌恶。
       先前与秦温纠缠的女子这才从屏风后面挪出,贴着秦温的后背,娇声道:“大人,奴家伺候您更衣吧。”
       秦温冷笑道:“被阉人碰过的衣服,不用换的都得换,真晦气。”
       得了李贵的指点,秦温到大明宫时看上去就干净多了。
       秦温一见李贵,当即就露出了一抹殷勤的笑:“李公公,烦劳公公通传一声。”
       李贵微皱着眉在秦温身上嗅了嗅,右手在鼻前轻扇,他直起身子,拿腔带调地说道:“秦大人身上的酒味儿没洗干净啊。”
       秦温倏然尬笑:“我这不是急着赶过来吗……”
       李贵摇了摇头,“罢了罢了,大人稍等一会儿,奴才这就去通传。”
       午后的日光刺目灼热,照在头顶更是令人感到胸闷气短。
       秦温顶着大太阳站了片刻,即使现在是暮冬,他的脸上依旧出了不少汗。
       他心里也更加急躁,暗骂李贵就是故意给自己找不痛快。
       这时,李贵慢悠悠地从门内走出,朝秦温行礼道:“秦大人,皇上叫您进去。”
       秦温呼出两口气,捏着帕子往脸上抹汗,一言不发地进了屋。
       出乎秦温意料的是,在殿内等自己的不止贺迁一人,程卫也坐在小案旁,像是在记录着什么。
       秦温一进屋,贺迁便嗅到了一股刺鼻的酒臭,他抬起眼看着大摇大摆的秦温,不禁皱起了眉。
       秦温正准备给贺迁行礼,贺迁却手臂一挥,道:“舅舅不必拘礼,我今日找舅舅过来,是有急事要问舅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厨艺大赛展风采以赛提质强服务。
晒豪车豪宅,无业男子骗走8名女子130多万元!。
效果图来了!昆明西山区这一片区将配套建设36班初中。
贵阳战疫|就地“转岗”变身“大白”。
全网心疼!丈夫去世,21岁单亲妈妈背娃送外卖,当事人回应:我会拼尽全力让女儿过好。
郴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开展“迎国庆”系列活动。
海南陵水9月23日起有序恢复堂食。
/叶余人生/九公子阿耐/我在恋爱节目当嘉宾/西窗白/查理九世之时光缝隙/塔汁鱼丸。
/剑任逍遥/提笔纵逍遥/全民忍术,开局选择六道斑/我汤姆就是小垃圾/风雪纵亭茗/宋析权。
/纵酒行/蒸一碗洋槐/[银魂]黑子哲也的银魂生涯/小阴暗他指出,库车二中的学校规模、学生数量等都在新疆占有较大影响力,尤其是库车二中取得的办学成效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家长们交费成功后截屏并妥善保存,以便核对。
董开宝书记、王珍珍副县长仔细询问了学校的防疫防控工作和学校复学后的教育教学工作,实地查看学生在校园活动和食堂就餐情况。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