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折柳-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六章 折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章 折柳

        景聆一觉睡到了次日中午,窗外的日光透过纯白的帷幔洒在景聆的眼睛上,景聆眉头微皱,正想侧个身,可身上被赤霜留下的痕迹却像是侵入骨髓了一般,痛感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比昨天更加严重。
       景聆疼得倒抽了两口冷气,挣扎着睁开了朦胧的眼。
       景聆望着头顶的纯白帷幔,眼神渐渐清明,她慢慢把手从被褥里挪出,抓住了帷幔,轻声唤道:“珠玉。”
       话音刚落,景聆就听见自己床边发出了一声轻响,接着,一只素白的手就钻入了帷幔,掌心反转,那团轻纱便被那纤长的手尽数握住,挂在了钩子上。
       “小姐。”
       如清泉般冷冽的嗓音传入景聆耳蜗,这声音,景聆再熟悉不过。
       是折柳。
       景聆迫不及待地转头,那张被疤痕掩盖了美貌的脸遽然闯入景聆眼中。
       “折柳。”
       景聆说着话就要撑着床板坐起,可她的刚撑起半边身体,那肩头的疼痛便压得景聆使不上劲。
       折柳见景聆要起身,连忙一只手扶着她的肩,一只手托起她的后背,让她坐了起来。
       折柳拿了个靠枕垫在景聆背后,道:“小姐在北宁府真是受苦了。”
       景聆靠在枕头上望着折柳忙活的背影缓缓摇头,云淡风轻地说:“还好。”
       折柳转身把热茶递给景聆,说:“今日接我的那位公子就是武安侯时子定?”
       景聆端着茶水的手一顿,她垂下眸子吹着茶面的热气,道:“是他。”
       “哦。”折柳轻点着下巴,若有所思,“难怪……”
       “怎么了?”景聆抿了口茶抬眼望向折柳,时诩对她怀有戒心,不知道是不是刁难了折柳。
       景聆道:“他为难你了?”
       折柳缓缓摇头,道:“算不上为难,只是趁我不注意摸了把放衣服的包袱。”
       “然后呢?”景聆追问。
       “不知道他摸出什么没有,反正我说都是些女儿家的东西,他就没有管我了。”
       说完,折柳就起身把那包袱拧了过来,摊开后,折柳把上面的几件衣服拿开,夹在中间的,是一本账簿。
       折柳把账簿递给景聆,压低了声音说:“小姐,这是这个月钱引铺的收支。”
       景聆接过账簿后浅浅翻了翻,折柳很会理财,景聆又是皇亲,很多事情不方便亲自出面,因此景聆手底下的生意都交由折柳在打理。
       景聆一边翻阅着,一边道:“前段时间的染料怎么样了?”
       折柳顿了顿,说:“染料出了点问题。”
       “银子能拿回来吗?”景聆继续看着账簿,眼也没抬一下。
       折柳道:“能拿回来,只是需要点时间。”
       “能拿回来就行。”景聆翻完了账簿递回给折柳,又道:“那香料呢?”
       折柳把账簿放回原位,说:“掌柜已经在谈了,说是能卖出个好价钱。”
       景聆把昨日的那个香囊从枕头底下摸出,挂在指缝间仔细看了看,笑着说:“这盛安的权贵不就喜欢这么些新鲜玩意儿吗?”
       折柳也望着景聆手里的香囊,说:“是啊,那批香料从西域运来,确实稀罕。”
       景聆淡然轻笑,抓着香囊把手塞进被子里。
       景聆道:“昨晚时子定问我要这香囊,他走得急,我没给他。”
       景聆那香囊里,正是用了那批西域香料中最名贵的一种——浮月香,仅仅是制作那个香囊,所用的分量都不便宜。
       “那小姐的意思是?”折柳抬眼看向景聆,等待着景聆说出她的想法
       (本章未完,请翻页)
       。
       景聆眯着眸子望向窗外刺目的日光,抬起一只手挡在眼前。
       “这时子定啊,心气傲就算了,性子还急。”景聆慢慢放下手,扭头望向折柳,笑道:“可能他只是不想跟我多待吧。小心能使万年船,他昨晚走得快,今天我就不会把这东西给他了。”
       景聆勾着唇淡笑,已然是有了应对之策。
       景聆道:“我爹送我来的前一天我来过这里一次,北宁府南侧有个后门,守卫两个时辰换一次岗。你安排一下,过几日我要出去。”
       “嗯。”折柳收拾着东西,看景聆已经闲了下来,又道:“对了,小姐您要的那几味药我已经弄到了,小姐随时可以离开盛安。”
       景聆眯眼望着溢进屋的阳光,思忖良久,说:“药先放着,再等一段时间吧。”
       折柳放好了包袱,说:“小姐从十二岁起每一天都在为离开盛安谋划,怎么到了现在,反而不舍起来了?”
       景聆看向折柳,笑着说:“不是不舍,是还有事情没有做完。”
       朝堂上有太后、陈王对权利虎视眈眈,贺迁这个皇帝做得很难。
       现在又有了一个战功显赫,建升帝和秦太后都想要收入麾下的时诩,景聆非要探出时诩的忠奸,让他彻底为贺迁所用。
       景聆正这样想着,几声清脆的敲门声却在此时不识趣地响了起来。
       折柳立刻从怀里掏出了面纱,遮住了有疤痕的那半张脸,便去开了门。
       站在屋外的是荣英。
       荣英见到了一张生面孔,身体也不自觉地愣了片刻,想到今早时诩多带了个女子回来,才意识到这是景聆的贴身丫鬟。
       荣英讨好似的笑道:“景小姐可醒来了?”
       折柳机警地看了一眼荣英,道:“醒了。”
       折柳说话的声线冷,荣英当即就打了个寒战,心里觉得这人与她主子一般不是个好惹的。
       荣英揉了揉头发,道:“侯爷准备了饭菜,叫景小姐去吃饭。”
       “好,我这就去知会小姐。”
       折柳说完就“啪”地一声关上了门,荣英连连倒退了两步,生怕被那门夹到鼻子。
       景聆显然是隔着屏风就听见了折柳和荣英的对话,折柳回到床边时,景聆已经在自己蹑手蹑脚地套那件月白色的云纹外衫了。
       景聆也没让时诩久等,一番简单的梳洗后,景聆就在折柳的搀扶下走到了时诩的营房前。
       景聆腿脚还有些发酸,因此在进门时还被门槛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时诩闻声看她,仿佛昨晚见到的那个勾魂摄魄的景聆只是幻象,她又变成了那副娇弱的模样。
       折柳扶着景聆坐在时诩对面,荣英硬着头皮示意折柳出门,可折柳却视而不见,只盯着景聆。
       待景聆朝着折柳投了个“放心”的眼神后,折柳才不太情愿的离开了营房。
       时诩盛了饭把碗放在景聆面前,道:“吃饭吧。”
       景聆拿起筷子,垂着眸子夹菜,一边说:“下午要喂马吗?”
       时诩咀嚼的动作一顿,夹着肉的筷子也悬在了半空。
       时诩咽下口中的饭,恢复了手里的动作,说:“不必了,你这几天先养伤吧。”
       “嗯。”景聆轻点着头,没有再开口说话的意思。
       时诩心里惦记着那个香囊,可景聆却对昨夜的事情只字不提,时诩思忖片刻,索性直接道:“景聆,那香囊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
       景聆眼底微沉,迟疑道:“过几日吧,那香囊我还没有赏玩够。”
       时诩的脸色骤然一变,声音也变得低沉下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几日?”
       “不清楚。”景聆说地随意,像是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一样,“我对那香囊还有股新鲜劲儿没过,你且等等吧。”
       时诩冷笑一声,压制着心里的火气,说:“你在耍我吗?”
       景聆也笑,她把筷子搁在碗上,撑着手肘抵着下巴,直勾勾地望着时诩道:“随你怎么想,东西我会给你的,只是不是现在,堂堂武安侯,应该不会跟我一介女流争抢一个香囊吧?”
       时诩被景聆盯得莫名有些心虚,又是这样的眼神,像是钩子一般。
       “自然不会。”时诩低下脑袋盯着碗里白花花的米饭,嗅觉不知为何突然灵敏起来,他仿佛从景聆身上嗅到了丝丝甜香。
       “那就好。”景聆收回了手,继续吃着饭。
       时诩拿着筷子在碗里搅动,顿时就感觉没了胃口,他用余光观察着小口吃饭的景聆,突然道:“等养好了伤,你就来我这儿守夜。”
       “守夜?”景聆抬眼看他,露出不虞之色。
       “是。”时诩平淡地说着,指尖轻轻碰着筷子,“这活儿不累,只是费神了些,到时候你白天多睡会儿,晚上才好上职。”
       “嗯,知道了。”景聆敷衍地应了一声,就埋头吃饭。
       时诩的手肘斜斜地抵着桌子,指尖碰了碰微微泛红的耳尖,漫不经心道:“不乐意?”
       景聆面色一凝,便把碗搁在了案上,发出一声轻响。
       景聆抬头看着时诩,突然勾唇一笑,说:“侯爷怕我在外面兴风作浪,索性把我安排在您跟前,侯爷如此煞费苦心,我怎么会不乐意呢?只是侯爷,我若是天天在您面前晃悠,您不会觉得心烦吗?”
       景聆说完就把筷子往碗边一放,撑着桌子起身。
       时诩难以置信地望着景聆,景聆说话的语气并不重,可她这一番话却像是一块块砖头,朝着自己劈头盖脸地一顿乱砸,时诩看不见那些砖头,只觉得处处痛。
       景聆顿了顿身形,冷声道:“侯爷,我身体不舒服,下回就不来你这里吃饭了。”
       景聆看了时诩一眼,就背过了身,扶着营房里的柜子桌子缓步挪出了门。
       时诩阴沉着一张脸,一双筷子被他重重地搁在碗上,道:“乱摆什么架子?真是小姐脾气。”
       景聆刚出门就被折柳扶上了,她还没走两步,就听见了身后时诩的一声牢骚,景聆当即就停了步子,不屑地轻哼了一声后,便加快了脚步回房。
       这伤一养,景聆和时诩就有六七天没见面。
       那日傍晚,太阳刚要没入山头,沈家的管家就送了两张请帖过来,是皇后沈愿的哥哥,大理寺少卿沈晏娶亲的帖子。
       荣英把其中一张请帖递给了时诩,拿着另一张正要敲隔壁的门,时诩却捉住了他的手腕,把他手里的红色纸片扯进了自己手里。
       “侯爷,这是……”荣英指着那张请帖睁圆了眼睛。
       “我知道。”时诩朝着旁侧扬了扬下巴,朗声道:“有的人以养病为借口耍懒骨头,我不得去看看她?”
       时诩说着就敲响了景聆房间的门。
       往常顶多敲四声,景聆的房门必开,然而这次,时诩已经连续敲了十多声了,那房门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时诩微皱着眉,拿着请帖的手不自觉地捏紧了。
       “侯爷,怎么没动静啊?”荣英也觉得奇怪,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怎么知道?”时诩佯装镇定,他凝望着那扇紧闭的门,心脏跳得飞快,他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见到景聆了。
       “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荣英神色慌张道,他作为北宁府折冲都尉,全大魏最不希望景聆出事的恐怕就是他了。
       (本章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十一黄金周”济南将发放500万元文旅惠民消费券推出百项文旅活动。
《今日澳门报》社长左凯士:“新疆让我流连忘返与之前‘听到’的新疆并不一样”。
开船也能用手机导航了!江苏内河船舶导航系统正式开展试运行。
李克强主持召开稳经济大盘四季度工作推进会议,韩正出席。
千城百县看中国|河北高碑店:精雕细琢的骨雕技艺。
可视化我国粮食安全为何有底气?十大标志性科技成就了解一下。
软银据悉已开始裁减愿景基金员工,预计裁员至少30。
苏州大学能源学院晏成林:电动化与储能启动万亿级电池市场。
电影《万里归途》全国多地点映还原外交官撤侨幕后故事。
/我靠厨艺为所欲为/凉拌豆芽/原神万能抽奖系统/墨鱼月樱/妖来也/疆鹰。
/世末无乱/coco的罐子/宿主你给我正常一点/迷失丫/ultraman阿瑞斯/一个汽车修理工。
/都市妙手圣医/白河愁/重生成为幻兽大师/孤独晚安吗/娱乐圈 如珠如宝/爱吃兔子的萝卜君。
笼中雁,陈小平校长在县武警中队领导的陪同下,检阅了各方队,一声声?同学们辛苦了!?的慰问,让全体学生备感温馨。
笼中雁,海宁中学地理组孙月飞老师为?惠利?青年教师发展研究会做了《互联网+时代的?突围?》的专题讲座。
在教学工作坊中,老师们集中讨论了重点研究的选题、论述等问题。
2分42秒,全校师生集合完毕,没有一个学生滞留在教学区内,最快的一个班级集合用时1分19秒。
陶老师由一片红色郁金香中出现一朵白花,引导学生思考,创设新颖情境进入本节内容的复习,笼中雁围绕“基因突变”构建相关知识网络,将相关知识淋淋尽致的展现给学生,笼中雁通过精选的高考习题进行巩固和检测。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