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粮草-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五十章 粮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章 粮草

        帷幔是景聆自己拉开的,一旁的折柳知道自己是挡不住时诩了,索性燃了几支蜡烛,房中逐渐变得敞亮起来。
       关门声轻轻响起,景聆睡眼惺忪地看着时诩,许是神思尚未清明,景聆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用食指在时诩胸膛上触碰。
       今日的时诩带了一身冷气进来,身上穿的衣服多了,景聆也不能轻易感知到他的体温。
       “做什么?”时诩突然抓住了景聆的手,咧嘴笑道:“一见面就要耍流氓啊?”
       景聆乏力地坐起,淡然道:“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时诩把景聆的手捂入掌心暖着,他的眼眸微抬,与景聆相视,“想你了。”
       景聆向后靠了靠,另一只手捂上眼睛,埋怨道:“刚在梦里欺负我,现在又在梦外吵醒我,烦不烦啊你?”
       欣喜顿时涌上时诩的心头,他凑近了景聆,幽幽地说:“这么不情愿醒来,看来是个美梦啊。”
       景聆露出一只眼,笑着踹了时诩一下,道:“行了,看你这模样像是从宫里出来的,出什么事儿了?”
       景聆的话问到了点子上,时诩倏地就感觉心头刚燃起的火被淋上了一盆冷水。
       时诩敛了笑意,说:“昨日满丘夜袭了嶆城,烧毁了嶆城的大量粮草,皇上叫我负责押运一批粮去嶆城。”
       “什么时候回来?”景聆垂下了手,看向时诩,她语气平淡,像是在询问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时诩想了想道:“十余日吧。”
       “哦。”景聆轻声回应,看来,皇上并没有打算让时诩留在嶆城作战。
       景聆思索片刻,说:“说来,上一次在夏州遇到的那个满丘人元靡,也是来敲诈朝廷的粮食的。”
       时诩抬眸沉思:“嗯,去年满丘天时不好,草场上传起了怪病,不少马匹因为没有草料吃而白白饿死,不少牧民都是靠吃着那些死马肉熬着日子。”
       “既然他们缺粮食,那么他们夜袭嶆城就应该是要掠夺嶆城军的储备粮,而不是焚烧。”景聆道。
       时诩轻轻点头:“这一点,我也觉得奇怪。”
       “会不会,是因为他们想要拖延时间?”景聆思忖道。
       时诩轻轻摇头:“我大魏自建国以来,无论是对付满丘还是稷齐,都一向是以防御为主,即使是到了现在,我大魏都从未主动对满丘出击,只要他们不主动攻打我们,我们也不会主动操戈。”
       景聆疲乏地阖了眼,她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她在太阳穴处揉了揉,说:“子定,我觉得,满丘人的目的,或许还是为了粮食。”
       “此话怎讲?”
       景聆缓缓睁眼,说:“我记得之前阿眠姐告诉过我,满丘三王子在之前招揽了一批贤士,其中就有魏人。魏人成为满丘谋士,只有两个原因;要么是对朝廷怀有怨恨,要么就是怀才未遇,要到满丘才能实现自己的宏图抱负。”
       “冠着魏人的名号,却没有一点魏人风骨,这种人不配称之为魏人。”时诩直截了当道,眼中透出厌恶。
       “文人寒窗苦读无非是为了那点政治理想,我可以理解。”景聆接着道,“既然是魏人,那一定对大魏的规定烂熟于心。这位谋士也一定知道,嶆城缺粮,朝廷一定会拨粮。”
       “你的意思是……”时诩仿佛抓住了一丝头绪,“满丘人烧毁嶆城的粮食,是盯上了皇上派我押运的那一批粮食?”
       “不错。”景聆轻轻点头。
       时诩不解地皱眉,他不可思议地轻笑一声,说:“嶆城离满丘那样近,满丘人何必要舍近求远,夺朝廷下拨的这一批粮?反正我不会干这种事情。”
       景聆收回目光,道:“嶆城的粮食再近,也在粮仓里,不便搬运;而你运送的粮食就不同了,直接用马车押运,他们若是来劫,还解决了不便运输的问题。”
       时诩望着景聆喉头生涩,他垂下了眼眸,目光在锦被上逡巡。
       “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时诩沉沉道。
       原本时诩认为,这只不过是皇上交给自己的一份不足重视的闲职,可经过景聆的提点,时诩倒顿时感到这一趟沉重了起来。
       景聆想了片刻,又问:“你此次是走余州过去吗?”
       “嗯。”时诩闷声回应。
       景聆支起手肘轻捏着下巴,缓缓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余州与满丘之间一山所隔,只是那白山山势高峻,又常有野兽出没,满丘人若是要翻过白山进入余州境内,也十分困难。”
       “非也。”时诩突然抬眸,“白山的确地势险要,但在三年前,我就带着一队亲兵翻过去过。”
       “三年前?”景聆的眉不自觉地扬起,“是传闻中,你屠净满丘十余城的那次?”
       时诩脑中突然一懵,他摸着后脑勺挠了挠,有些许不好意思。
       “哪有那么夸张?满丘除了草就是草,牧民的耳力极好,听见我们来了,他们人早就已经跑完了,哪里还有人给我杀?我只是抓了他们的马,给我们的马配种罢了。”时诩解释道。
       景聆笑了笑,道:“你是怎么翻过去的?”
       时诩的神色再次认真起来,“我小时候在余州外祖家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顽皮,就与兄长偷跑去过白山。在白山西南部,有一条极其隐蔽的狭长隘口,我三年前,也正是带着亲兵从那处隘口进入满丘的。”
       “只是那条隘口极其狭窄,只能够一人通过,我们走那条隘口入满丘,足足走了二十日。”时诩继续道,“如若满丘人也要从那里翻过来,那他们一定是早有准备的。”
       景聆说:“那隘口如此狭窄,你们怎么解决饮食问题?”
       时诩解释道:“满丘人在草原上跟蛇一样迅猛,经常神出鬼没,动辄便可在一个地方埋伏数日,这都归结于他们的将士远征上对粮食的需求量并没有我们那么大。他们大多都是带着肉干一类的东西,便于携带,又足以饱腹,我那次偷袭,便是借鉴了这个法子。”
       “当然。”时诩又补充道,“他们并不是完全就不需要粮草,况且今年满丘经历了一年天灾,从夏州那件事就能看出,满丘人今年对粮食有多么地如饥似渴。”
       景聆下巴轻点,“看来满丘人要从那个隘口进入余州,比你们更加容易。”
       “可以这么说。”时诩正色道。
       “你什么时候启程去嶆城?”景聆问道。
       时诩回答道:“快的话,明天早上吧。”
       “好。”景聆掀开被子下床,转身说:“你今晚先回去与夫人道个别吧,我让折柳收拾一下东西,明日,我与你一同去嶆城。”
       “你要与我一同去?”时诩登时惊地站了起来,“不行,你明知会有危险。”
       景聆歪了歪头,双手在不自觉间交叠在胸前,露出一抹傲慢的笑,她道:“我从来不怕危险。”
       次日,运粮队从盛安出发,一路向北,终于在六日后到达白山附近。
       运粮队赶路赶了一天,眼下已入黄昏,时诩便吩咐运粮兵们安营扎寨,就地休息。
       余州靠北,入夜比盛安更早,傍晚的气温也比盛安更冷。
       营地不远处有一条小河,景聆在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河边。水面上的倒影随微风浮动,景聆隐约间便看见自己脸上有一团黑色污渍,许是刚在吃饭时沾上的黑灰。
       她蹲下身来,捏着帕子在脸颊上重重地擦着,可连脸上的皮肉都开始发红发痛了,那抹黑灰依旧没有擦去。
       景聆于是感到恼火,捧起冰凉的河水就往脸上浇。
       “干嘛用冷水洗脸啊?那边烧了热水。”时诩突然出现在景聆身后,掏出手帕帮她揩着眼睛上的水珠。
       “咦?”时诩歪着脖子,目光定在景聆脸上的灰渍上,捏着她冰凉的脸笑道:“你怎么跟个小花猫似的?”
       景聆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她从时诩手里夺过手帕,站起甩在了他的脸上。
       时诩笑着闭了闭眼,接着把从脸上滑下来的手帕收了起来,跟在景聆身后。
       景聆用余光瞟着身侧的影子,说:“这个地方地势低,你怎么在这里扎营?”
       时诩的目光越过波光粼粼的河面,说:“这里可以看见那个隘口。”
       景聆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她转身道:“哪里?”
       时诩指着河对面黑乎乎的一片,道:“那边有片松树林,那个隘口就在松树林后面。”
       景聆眯了眯眼,隐约能辨认出些形状。
       时诩又悄声道:“我们能看见对面,对面也能看见我们。”
       景聆倏然了悟,“都安排好了?”
       “嗯。”时诩点了点头,“荣英和子涧各带着一队人马到两边的山丘上埋伏着了。”
       “可我还是有些担心。”景聆的脸上染上了一丝忧郁,她看向时诩,说:“毕竟这些都只是粮草兵,他们的作战能力有限,我怕届时会生出变故。”
       景聆的谨慎是打自宫里带出来的,若是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景聆绝不会下定决心做一件事情。他向来都知道景聆是个思虑周全的人,也明白她此刻的忧心。
       可时诩的冒险精神也是刻进了他的骨子里的,他也相信自己的决策。
       “你放心,我已经传信给余州折冲府。”时诩朝景聆身侧挪步,似是想要让她放心一般,离她更近,“无论是粮草还是运粮兵,我一个都不会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永定区沙堤市场监督管理所开展秋季学校食堂食品安全专项检查。
/穿到九零,她在美食界斗渣封神/广东幺爷/奸臣她穿越后被团宠了/芝麻花/缘起缘灭执着念/跃池。
/将军府上有娇颜/大漠风铃/谭生记/乾九三/暑假里的新鲜事/雨夜中的轻羽。
/远古基因[末世]/齐氏孙泉樊方圆老师做了《因尊重而团结,有信任更真诚》的报告,分享了她作为班主任对于师生关系的思考和实践;她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让互相尊重成为班级师生共同的原则,通过真诚智慧的沟通和公开透明的机制形成了班级成员彼此信任的氛围。
在经历了二十余次的设计方案论证、六十余项手续申报、学校教学过渡方案与地点选择、三通一平等施工前期准备等工作之后,2016年8月15日,李惠利中学改扩建工程顺利动工。
自2005年搬迁到新校园,全力构建学校德育和校园文化建设是学校的一个重点工程。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