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细作(上)-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四十五章 细作(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五章 细作(上)

        卯时的钟声唤醒了整个盛安城,宫门刚开,一匹快马便从长乐门疾驰而出;这时候路上的人还不多,马背上的少女便更加恣意,在朱雀大街上留下阵阵马蹄的余响。
       景聆一口气冲出了城门,到达北宁府时,营房门口站满了人,景聆竟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落脚。
       景聆的脸被清晨的风削得没有血色,荣英和时溪一看见景聆就支起了微躬着的背。
       “景小姐来了啊。”荣英捏着一张字条走近景聆,在她眼前摊开,“景小姐,这是什么意思啊?”
       景聆还微微喘着气,她垂眸看向那字条,上面写着:北宁府、武安侯府,有细作。
       景聆转而看向一旁的折柳,这是她昨晚传出来给折柳的字条。
       折柳朝景聆点了点头,景聆于是笑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啊?”荣英一头雾水,而景聆已经朝屋里走了一步,荣英连连跟上。
       荣英道:“我们北宁府收的可都是清白人家的孩子,怎么会有细作呢?”
       景聆已经坐到了桌后,抬眸道:“昨晚吴间进宫见了皇上,提到了那日赵将军来北宁府给侯爷送商州特产的事情,过几日文书一下,就要搜侯府。”
       “搜府?”时溪听到这句话眼睛都瞪圆了。
       景聆接过折柳递来的热茶,继续沉声道:“听侯爷说,那些特产他一部分留在了北宁府中,另一部分送回了家中,而据吴间所说,赵将军把特产送给侯爷是从李房口中得知的。”
       “李房早已致仕,如今空有爵位,况且李房也不住在永安坊中,这样详细的事情,他怎么会知道?”
       还不等景聆说下一句话,时溪恍然大悟般地吸了口气,道:“所以你猜测,是北宁府,或者是侯府中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了李房!”
       景聆这才掀起眼帘看了一眼时溪,“公子睿智。”
       “可赵将军送来的那些东西也不过是普通的零嘴罢了,这又怎么了?”荣英揉着后脑勺表示不理解。
       景聆轻点着头,道:“这些东西的确普通,可吴间都要搜府了,你觉得他是冲着这几斤特产来的吗?”
       “可我家侯爷清清白白啊!”荣英连忙辩解道。
       景聆轻抿了口茶,说:“侯爷清白,我们都知道。可人家都要搜查府邸了,侯爷现在又不在盛安。荣折冲你想想,那细作就潜伏在侯府之中,他与吴间里应外合,会不会对侯爷不利?”
       荣英顿时一拍脑门:“吴间那家伙,平日里就贼眉鼠眼的,果然不安好心!景小姐,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景聆扫了三人一眼,正色道:“搜查文书批下来还需要两日,但这次查的是与刺客有关的案子,估计会更快,我们的时间很紧张。”
       景聆:“我们目前并不知道那细作是藏在北宁府里的还是藏在侯府中的,但我认为,藏在侯府中的可能更大。因此我们要分头行动,荣折冲你平日里也挪不开身,就在北宁府中查府兵的卷宗,我与子涧公子,到侯府查侯府的仆从,务必要在搜查文书下达前找到那细作。二位没有异议的话,我们现在就开始行动。”
       荣英一边听着景聆讲一边点着头,“我没有意见。”
       景聆转而问时溪:“子涧公子呢?”
       时溪正用余光瞟着折柳,听见景聆唤自己,连忙收回了目光,张口就说:“我也没意见。”
       折柳就像从前那样一直站在自己身边默不作声,但景聆却在她和时溪中间嗅到了不一样气息。
       景聆浅浅勾唇,她站了起来,说:“好,那子涧公子就跟我到侯府里走一趟吧。”
       景聆和折柳上了马车,原本景聆也想让时溪一同坐马车去侯府,可时溪犹犹豫豫地还是选择自己骑马过去。
       这时候的太阳已经升了起来,周遭的一切都充斥着蓬勃的气息,景聆拉下了窗帘,把刺眼的光阻挡在外。
       折柳坐在景聆对面,她虽然不爱说话,可现在看上去显然比平常更闷。
       景聆向后倾靠,道:“你怎么了?”
       折柳闻言抬起头,又佯笑着闪躲景聆的目光。
       折柳故作轻松道:“我没事,只是有点困。”
       “折柳。”景聆的声音像是一条平直的线,叫人听不出情绪,只能在心里揣测,“我们相识这么多年了,你觉得你能瞒得住我吗?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别憋在心里。”
       折柳的唇瓣藏在面纱后面轻磨,神色略显犹豫。
       “说。”景聆继续催促,给人一种被逼问的错觉。
       折柳微微抬头,迟疑着说:“小姐,你为什么要帮武安候?”
       景聆欲言又止,目光随思绪飘忽。
       为什么要帮他?
       于景聆而言,这似乎并不是一个需要斟酌的问题,而是她必须要做的事情。
       景聆说:“他之前也帮了我的忙,现在,我也想保护他一次。”
       这话从景聆嘴里说出来倒让折柳在心底惊叹了几分,她和时诩之间的关系,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亲密。
       折柳这样想着,心里生出了些许落寞。
       马车内再次陷入了沉寂,主仆二人之间的氛围微妙,各怀心思。
       景聆靠在车厢内默了少顷,忽然开口:“那个时溪公子怎么也在这里?”
       折柳回道:“我今早出来时遇见了他,他是跟着我一块来的。”
       “跟着你?”景聆倏然睁大了眼,腰背也坐得笔直。
       折柳什么时候跟时溪走得那么近了,她怎么不知道?
       景聆说:“他是不是认出你是尝禄了?”
       折柳垂下眸子,道:“我不知道,他没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件事。”
       “那就奇怪了……”
       景聆的身体微微朝后倾,时溪没道理靠近折柳啊,难道是时诩还在背后偷偷调查自己?
       景聆一路苦思,马车进了城门后,很快就到了武安侯府。
       时溪骑马比她们来得更快,此时已经进了侯府,景聆和折柳相继下了马,管家阿全便领着二人入了府。
       景聆和折柳被阿全带入了正厅,崔宛和时溪相对而坐,看崔宛苦闷的神色,应该是时溪已经把府里出了细作和刑部这两件事情告诉了她。
       崔宛注意到门口的人影,连忙撑着桌子站起,朝景聆扯出一抹笑意:“景小姐来了啊。”
       景聆朝崔宛福了福身:“好久不见夫人了。”
       “景小姐请坐,”崔宛淡笑着朝一旁的丫鬟招呼,“禄儿上茶。”
       景聆轻点着头坐到桌旁,时溪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正厅里走了出去,回来时还顺带搬了个凳子回来。
       时溪把凳子放到了景聆身旁,朝站着的折柳道:“折柳姐姐也别站着了,坐下吧。”
       景聆端茶的动作一顿,虽然没有扭头,却用余光注意着身侧的两人。
       折柳有些拘谨,她倒退了两步站到景聆身后,推辞道:“这不合适……”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又不是外人,折柳姐姐你就坐这儿吧。”时溪继续劝着道。
       “我……”折柳露出的眉眼间露出难色,她不停地看着景聆的后背,渴望得到救助。
       景聆抿了口茶,才微微侧脸,笑道:“折柳,子涧公子如此热情,你还不快坐下。”
       “是啊是啊,坐吧坐吧。”时溪说着就走到了折柳身后,把她往凳子上推。
       折柳只感觉肩上一沉,自己已经稳稳地坐到了凳子上。
       折柳顿时面色煞白,这凳子令她如坐针毡,她紧张地抬起眸子,却正好与景聆对视。
       景聆只是朝她淡笑,将手包裹在了她紧攥着的双手上,轻声道:“不必紧张。”
       这时候时溪也关上了门回到桌边坐着,屋里只剩下了他们四人,一时间陷入一片沉静。
       崔宛自时溪说明了他们今日的来意后心中便一直不安,她把茶碗搁到桌上,率先说道:“关于阿诩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府里的仆从不多,查起细作来应该不麻烦。”
       景聆的眼睛没有从崔宛脸上挪开过,即使是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她说起话来依旧神色平静,倒是与她从前打过交道的一些王宫贵妇不同。
       景聆喜欢与这样的人共事,她也直接道:“夫人,过两日刑部就会过来搜府,我猜想空出的这两天,那细作定然还会有所行动。”
       崔宛看向景聆,“景小姐的意思是,要抓个现行?”
       景聆闭了闭眼,轻点着下巴。
       景聆说:“我们现在正处于被动,若是能从那细作身上弄清楚陈王一党的下一步动作,便能化被动为主动,反将他们一军。”
       崔宛轻敲着杯盖沉思片刻,她原本是最不希望时诩卷入朝堂斗争之中的,也只希望他能够让时家始终处于一个中立的状态,可现在陈王一党咄咄逼人,已经逼迫着他们不得不做出一个选择。
       崔宛抿了抿唇,认命了似的叹着气,她说:“好,景小姐想怎么做?”
       景聆说:“府中有多少仆从?”
       崔宛回道:“家里平常只有我们母女三人居住,仆从多了也是浪费府里的银钱,今年年初我便裁了一批仆从出去,现如今也不过八十余人。”
       景聆想了想,迟疑着问:“那侯爷房里呢,平日里照顾他的都是些什么人?”
       崔宛道:“阿诩从小就不喜欢身边的人伺候,再加上他现在在北宁府有公务,也不常回来,就只有几个小厮轮流给他打扫房间。”
       “小厮?”
       “是。”崔宛轻点着头,“这具体是哪几个人我也不清楚,这得问阿全。因为阿诩不喜欢别人把他的东西收起来乱放,因此每次给他收拾屋子的,也都是几个比较熟悉他脾性的人,阿诩的屋子五天一清扫,说来这两天也到了给他清理房间的时候了。”
       景聆轻捏着下巴,“好,我知道了。”
       景聆和崔宛一起吃了顿早饭,恰巧这时候阿全也带着那几个小厮的卷宗过来了。
       阿全道:“这些都是当时招他们进来时做的一些简要记录,景小姐您看看。”
       景聆从阿全手里将卷宗接过,仔细翻阅了起来。
       因为只是招普通的仆役,那些卷宗上对他们的记录也不算太详细,里面每个人都还有大量空白。
       景聆揉着眉心把卷宗交给了折柳,道:“去查查这几个人,哪一年在哪里做过什么,我都要知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透视】美媒评论文章:美国经济正处于一场危机的边缘。
80余吨的涉案物品被集中销毁,南京警方举行打击食品犯罪成果展。
涨停板招商南油:运费走势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晋阳高速改扩建项目新建周村北(出口)收费站投入运营。
/浮生淡日/番于/再创魔域/若说/诸天从四合院电工开始/李瀚阳。
/田园小辣妻/荷荨儿/重生年代团宠小福妻有空间/嗜血莲心/死亡推理之追狱人/璐柠七。
/快穿之男主每次都会挂/頹颓蛋/无梦者笔录/洗绿/我绑架了一个外星文明/向南向东看。
/我不想受欢迎啊/朱雀行空来自望江四中、高士中学、雷池中学、太慈中学和凉泉中学的领导和笼中雁各年级部及全体班主任参加了笼中雁论坛。
比赛结束后,举行了发奖仪式,大赛组委会的陈刚、曹长才、吴长楼等为获奖代表队、运动员、裁判员、教练员等颁发了奖牌、证书和奖品。
笼中雁,吴校长希望全体同仁齐心协力,抓住新课程改革的机遇,聚焦高效备考,努力打造优秀的校园文化,把望江中学办成学生开心、老师舒心、家长放心的人民满意的学校。
(供稿:生物组 陈菲菲 )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