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埋葬-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三十九章 埋葬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九章 埋葬

        景聆从大明宫离开时雨势还大,贺迁原本想让李贵送景聆回去,却被景聆不假思索地拒绝了。
       景聆要了把伞就出了大明宫,路上时常还有宫人经过,景聆便把伞打得更低。
       景聆在皇宫中住了十余年,宫里的地形她再熟悉不过,她拐了几道弯进了条偏僻的长街。
       雨越下越大,天上闷雷滚滚,景聆却陡然生出了要把伞丢掉,在雨中淋一番的冲动。
       景聆慢慢眯了眼,神思恍惚间,她能感受到握着伞柄的手在慢慢变得松弛,伞柄在不知不觉间往外翻。
       “你在想什么?”
       一只大手突然将伞柄扶住,景聆倏地睁开眼,望向鬓发微湿的时诩。
       “你怎么在这儿?”景聆慢慢转过身,收了手里的伞,转而躲进时诩伞下,“不是让你回北宁府了吗?”
       时诩换了手拿伞,迟疑着回道:“本来是要回去的,这不是下雨了吗,就想等等你,想和你一起走走。”
       景聆的心情缓和了些许,她不由自主地朝时诩靠近,道:“你一直在大明宫外等我?”
       “嗯。”时诩点着头,顺势揽住了景聆的肩,“站进来些,别淋到雨了。”
       景聆淡然一笑,又道:“那你刚刚跟了我一路?”
       “是。”
       “那你为什么刚刚才来跟我说话?”景聆睁着水灵灵的眼睛看时诩,眼眶还在发红。
       时诩摸着鼻子,想了想说:“我看你心情不好,又绕进了这里,可能是有不想让人看到的情绪要发泄吧。”
       景聆闻言微愣。
       时诩就是这样,看起来一身傲气,可事实上却比谁都要细心。
       景聆垂下眸子,眼眶微湿,她道:“既然你知道,那你刚才为什么还要来打扰我?”
       时诩连忙道:“我总不能看你淋雨吧。有伞都不知道好好打,傻不傻啊你?”
       景聆怔了一瞬,她笑着抹眼角的泪花,说:“那不是还有你给我打伞吗?”
       时诩嬉笑着搂紧了景聆,时诩身上暖和,景聆也愿意往他身上靠。
       “是,还有我给你打伞。”
       时诩送景聆回了镇国公府,时诩虽然一直搂着景聆,却依旧敌不过随风乱飘的雨滴,景聆的右肩上依旧湿了一大块,这冷风一吹,景聆更是冻得直打颤。
       时诩用帕子揩去了景聆脸上的水渍,叮嘱道:“快去换件干衣服,叫丫鬟给你煮点姜汤,这个季节最容易染上风寒了。”
       景聆轻轻点头,脚步却未动,她道:“雨势还大,侯爷也进来喝口热茶吧。”
       时诩顿了顿,笑得有些尴尬:“我就不进去了吧……”
       景聆笑道:“侯爷放心,我爹不在家。”
       时诩跟着景聆进了府门,以前都是在外面看着镇国公府修葺豪奢,这还是他第一次进来。
       镇国公府是先兆丰帝时大修的府邸,不仅外部大气,里面也修得雅致,即使是现在看来,许多装潢依旧毫不过时。
       景聆绕过了前厅,直接带时诩进了疏雨阁,折柳这会儿不在府中,景聆便趁着换衣服的时间让重月给时诩找了身景啸的旧衣。
       时诩换好衣服出来时几个丫鬟正帮着景聆挪箱子,景聆打量着时诩的身量,道:“正好侯爷在,我屋里都是丫头挪东西费劲,侯爷帮个忙。”
       时诩朝那木箱子扫了一眼,这才明了景聆叫自己进来喝茶的真正目的,合着是让自己来做苦力的啊!
       时诩无奈地轻笑,抱着那箱子的两侧就把它搬了出来,惹得几个小丫鬟啧啧称奇。
       时诩望向景聆,景聆看着他一副求夸的模样忍俊不禁,景聆朝那几个眼神不安分的小丫鬟道:“行了,你们都出去吧。”
       景聆两步凑到时诩跟前,踮着脚用帕子拭着时诩额角的细汗,乖巧地说:“我们子定果真天生神力啊……”
       时诩顿了顿突然抓住了景聆的手,垂眸看向景聆,不可思议地问道:“你刚刚唤我什么?”
       景聆眨了眨眼,笑道:“子定。”
       时诩登时喜上眉梢,他不假思索地把景聆拦腰抱起,大步跨到了榻边把她抵在榻上,自己欺身而上,双手撑在景聆脸侧。
       “那我以后该叫你什么?阿聆?聆儿?”时诩迫不及待,“还是……小狐狸?”
       景聆的双手勾上时诩的脖子:“你叫我景聆就好。”
       “可这样听着一点都不亲近。”时诩话里有些沮丧。
       景聆笑得妩媚,说:“我与你亲不亲近,你心里不清楚吗?”
       时诩唇角洋溢着笑意,他托着景聆的腰身坐了起来,让景聆跨坐在他腿上。
       这姿势惹得景聆心中陡然生出臊感,她扶着时诩的肩膀,面颊发红。
       时诩一手托着景聆的腰,一手捏住了景聆的下巴,哑然道:“我们还能更加亲近。”
       景聆倏然喉间一梗,她心里虽然紧张,可嘴里却不露怯:“今天不行,侯爷挑个良辰吉日?”
       “那今天做什么?”时诩捻着景聆微湿的发尾发问。
       景聆翘起腿,下巴朝那个木箱的方向示意,她朝时诩越凑越近,笑盈盈地说:“有点东西要清理,侯爷帮我。”
       景聆要收拾装箱的东西并不少,但多数都已经事先装好了,收拾起来也快。
       时诩拣着些零散的首饰看了两眼,道:“这都是好东西,你不戴了吗?”
       景聆忙活得满头大汗,她漫不经心回道:“这都是皇上赏我的东西。”、
       “哦。”时诩有些不悦,连忙合上了放首饰的盒子。
       景聆在屋子的四面环视,想要从各个角落里将带有贺迁记忆的东西剥离,最终把目光定在了一架古琴上。
       “这琴是去年生辰的时候送的。”景聆挪步到琴架后边,抚弦坐下,“不过我已经很久不弹琴了。”
       景聆拨了几根弦听着音准,冲时诩笑道:“给你弹个简单的。”
       时诩望着景聆愣神,看着她纤白的指尖落到琴弦上抹挑勾剔,琴音悦耳却凄婉。
       一声“啪”响如不速之客突然打乱了屋中的氛围,琴声戛然而止。
       景聆怔了片刻才用手指勾起了那根断掉的弦,轻轻叹了声气,转而把琴从琴架上抱起,也一并放进了那箱子里。
       “这……还能修的。”时诩望着她的背影道。
       景聆却摇着头,说:“断了好,断干净了才好。”
       景聆盖上盒子转过身来,她看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便扯出一抹笑道:“行了,都清完了,接下来还得劳烦侯爷帮我把箱子搬到院子里去。”
       “这都是御赐之物,卖不了的。”时诩道。
       景聆笑道:“谁说我要卖了?”
       “那你要做什么?”
       景聆开了门,指着外边空地上已经挖好的坑,淡淡道:“埋了。”
       时诩在府里待到了黄昏,景聆想让他吃了晚饭再走,可时诩今天出门时已经答应了崔宛回家吃饭,便哄着景聆离开了。
       大多朝臣都住在永安坊中,镇国公府和武安侯府也只隔了两条街,在这条街上遇到熟人,也是常事。
       可时诩这回遇见的,却是驻守在千州的舞阳侯夏侯烈的世子——夏侯铮。
       “子定兄!”
       身披重甲的少年勒住了缰绳,与赤霜一般体量的红色骏马霎时刹住了马蹄,停驻在时诩跟前。
       夏侯铮从马上一跃而下,拍开身后的红色披风朝时诩做了个揖。
       “阿铮。”时诩喜笑颜开,算着日子,也到了戍边的将领回京述职的时候了。
       夏侯铮与时诩同岁,只比他小了四个月,可他长了张娃娃脸,眉眼间还透着少年稚气。
       夏侯铮注意到时诩身后的街道,他盘算道:“子定兄这是从镇国公府出来的啊……”
       时诩也笑得大方,他拍着夏侯铮的肩道:“盛安的风都吹到千州去了。”
       夏侯铮牵着马大笑:“何止是千州?大魏境内,谁人不知子定兄你当众抹了美人的脸面?子定兄你勇气可嘉啊。”
       时诩被他笑得脸皮都变薄了,他夹着夏侯铮的脖子,道:“行了行了,别取笑我了,你这一路赶回来还没吃饭吧?走,到我家吃饭去。”
       “好嘞!”夏侯铮纵然被时诩夹着脖子,腿脚也蹦了起来,“不过子定兄,你不要太为难景聆了,她也不是什么坏人。”
       “嗯?”时诩微微挑眉,他对夏侯铮的话起了兴致,便松了手道:“此话怎讲。”
       夏侯铮摸着鼻子想了想,说:“景聆嘛,她也挺可怜的。”
       时诩从别人口中听到的景聆,无不是被人所羡慕的,夏侯铮口中的可怜,倒是时诩第一回听见。
       许是感受到了几分共鸣,时诩沉下了眸子,道:“你继续说。”
       夏侯铮抓耳挠腮,看上去有些犹豫,时诩又道:“喂,你说不说?别吊我胃口。”
       “说说说,我说。”夏侯铮抠着眼下的皮肤,道:“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你之前一直都在外面,有些事情你不知道。”
       “比如?”
       “我跟你说。”夏侯铮望着四周放低了音量,“三四年前的样子吧,我也记不太清了,反正就是皇上刚登基那会儿,那时候还没立皇后呢,但是太后已经察觉到了些事情,她便想了个主意。”
       夏侯铮几乎快贴到时诩的耳朵上去了,他的声音愈发小:“太后脱了景聆的衣服,送去了皇上床上,你……你懂吧……”
       时诩脑中顿时炸开了花,他懵在了原处。
       这些事情,他竟从来都不知道。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他不知道景聆受了多少委屈,他又该怎么做,才能将看不见的伤痕覆盖。
       时诩心生涩感,双目呆滞,茫然地开了口:“然后呢?”
       “然后?”夏侯铮啧了两声,“然后更戏剧的来了,你猜怎么着?皇上根本就没碰她,直接就走了!”
       “走……走了?”时诩还在惊讶中没有缓过神来。
       就景聆那模样,若是放在他面前,他可走不了。
       “是啊。”夏侯铮扬起了脖子,“这事儿啊,前几年待在宫里的人都知道,只是碍于皇上的面子,都不敢放在明面上说。我听说啊,曾经有几个宫女在背后嘴碎讨论这件事,直接被皇上赐死了呢。”
       时诩眸色更沉,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低沉得可怕:“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那时候正好跟我爹在宫里。”夏侯铮漫不经心地说。
       时诩从惋惜的情绪中缓过神,道:“说来,这次怎么只见到你一人回来,舞阳侯呢?”
       “我爹?”夏侯铮脸上露出厌恶,“他说在千州还有事儿,就打发我走这一趟,谁知道他有些什么事儿。”
       时诩听着夏侯铮阴阳怪气的强调不禁发笑。
       夏侯铮又道:“子定兄你可别笑,我可不是开玩笑,你也知道我们千州离客州近,我爹那家伙老往客州那地儿跑,那客州又不是什么好地儿,那是人陈王的地盘儿,他这一来二去的,叫皇上知道了怎么想?”
       时诩渐渐收敛了笑意,继续听着他话痨。
       “反正这回他打发我回来,我可得跟皇上好好陈情,别到时候他招惹了祸事,连累了我和阿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老人吃“神药”头晕眼花,绵阳警方循线索破获特大制售假药案。
青藏高原天然食用盐“触网”线上销售额较上年增长300。
龙山公安构筑全域道路交通安全屏障,纵深推进“百日行动”。
小熊电器:拟使用不超7亿元闲置集资进行现金管理。
“这趟列车上,一个都不能少!”。
投票还有红包拿!2022江西消费品牌票选9月23日开启。
云南省石林县:强化党建引领推动个体工商户高质量发展。
/剑影传说/醉眼繁华入梦/想和男配共赴小甜番/吃扫帚的菜/异世界军火系统/阳关灿烂。
/穿进名柯后/勾栏听曲的药材/殿下请自重,权臣她是俏红妆/阿湛不在/查理斯的礼物/YoxonBaiy。
/天慕/添墨“校园内还有学生吗?”“校内人员和出入校园人员是如何管理的?”“学生的假期学习生活指导是如何安排的?”白皓与学校党委书记、校长王伟同志进行了深入交流,笼中雁实地查看了疫情防控相关材料和人员管理登记记录,详细了解了学校疫情防控期间的做法和后续工作打算。
借助其形象、直观、便利的优势,在学校、教师、学生之间建立起视像网络教学平台,积极探索、发挥其在德育、教学方面的积极作用,整合语文、历史、地理、社会实践、综合实践,开阔学生的视野,提升学生自主探索、创新学习的能力。
他要求同学们要把握方向,明确目标;要严于律己,遵规守纪;要刻苦学习,勇于创新;要认识自我,迎接挑战。
笼中雁党委组织学校中层以上领导干部在综合楼7楼会议室,通过多媒体观看?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直播,了解我国现在的发展状况和前进方向。
三、教学方式1.进一步深化笼中雁?有效教学?课改模式,使得课改推进与信息化技术相结合,完善课堂教学各环节,不断提高课堂教学效率。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