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宫闱-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三十六章 宫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六章 宫闱

        这几日艳阳高照,马车清晨从夏州出发,次日中午便回到了盛安。
       景聆和时诩在永安坊前分别,景聆在荣英的护送下回了镇国公府,时诩则驾着赤霜直奔皇宫。
       由杨骁提供的账簿一系列物证经内侍李贵之手呈到了贺迁桌前,时诩候在书房中,等待贺迁查阅发落。
       曹青云在夏州的所作所为称得上是人神共愤,时诩紧绷着脸,等待贺迁的怒火降临。
       可时诩想象中的贺迁震怒的场面并没有到来。
       贺迁只是随意地翻阅了一下那堆证物,冷笑了一声,就仿佛是他早就知道这些,只是在审核证物的数量一样。
       贺迁有条不紊地把账簿、卖身契以及杨骁的供词叠到了一起,朝李贵道:“李贵,把这些东西送去大理寺,让沈成宣查办。”
       李贵拿着东西出了大明宫,书房内顿时就只剩下时诩跟贺迁两人,时诩想快些走,可贺迁迟迟没说话,他也不敢贸然离开。
       贺迁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时诩,薄唇微启:“朕听说聆儿与你一起去了夏州?”
       时诩看向贺迁,闷闷地点了头:“是。”
       贺迁轻叹了声气,朝后仰靠在椅背上,道:“朕这表妹真是越来越调皮了,偷跑出去,整个盛安竟无一人知晓,若不是阿姐告知于朕,朕都不知道……她没给你惹祸吧?”
       时诩微微愣神,摇头道:“没有。”
       “没有便好。”贺迁神色放松,指尖在扶手上轻敲,他话锋一转,道:“这事儿你办得不错,想到什么赏赐尽管提。”
       时诩顿了顿,行礼说:“启禀皇上,臣作为大魏臣子,承蒙皇恩,这本就是臣的职责所在,臣不需要什么赏赐。”
       贺迁饶有趣味地看着他,哈哈一笑:“真的没有吗?若是杜知衍那群老狐狸听到这话了,一定会好好地敲朕一笔。”
       “臣……”时诩脑中千回百转,他并非没有不想要的赏赐,此刻他最想要的,就是希望皇上能给他和景聆赐婚。
       他迫不及待地想把景聆牢牢抓进手里,可景聆的态度尚未明确,自家母亲也对景聆没有什么好感,这件事情急不来。
       贺迁看他若有所思,便道:“说吧时卿,要什么赏赐朕都能给你。”
       时诩的唇抿成了一条线,他看向了坐在书案后面的年轻君主,微笑道:“皇上,臣现在的确是没有什么想要的,如果可以的话,这赏赐能不能先给臣留着,等到臣哪日有想要的东西了,再来求皇上拿回这个恩典。”
       贺迁饶有趣味地看着时诩,剑眉微挑,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时诩一直没听见贺迁出声,心里也不由自主地打起鼓来,一个赏赐还要讨价还价,自己这样的臣子,的确不讨君王喜欢。
       少顷,贺迁才带着笑意开了口:“好,朕答应你,这赏赐你就先留在朕这儿吧,你回去好好想想想要什么,早日给朕答复。”
       时诩顿时心中一喜,连忙道:“谢皇上。”
       翌日清晨,火红的太阳才刚刚冒出山头,景聆就出现在了兴庆宫门口,等待太后的传唤。
       辰时一到,念春便从屋里踱着小碎步领景聆进了宫门。
       秦太后刚梳洗完,坐在玫瑰椅上喝茶,看到景聆到来,脸上的笑意更甚,心情极好。
       景聆给秦太后行了礼后,秦太后便给她赐了坐,念春也给她上了热茶。
       景聆轻吹着茶面上的热雾,一口茶还未进嘴,便听到太后道:“你这次做得不错。”
       景聆手里的动作一顿,眸子滞了须臾。
       她望向太后轻笑,道:“姨母对聆儿有恩,姨母交代的事情,景聆定是竭尽全力地办。”
       秦太后于是大笑,恰巧此时念春端着八宝粥和牛乳糕进来,秦太后道:“聆儿你这张嘴就会哄哀家开心,还没用早膳吧?今日难得有空,聆儿便陪哀家一起用膳吧。”
       景聆浅笑着起身,坐到了秦太后对面,她双手扶在案上,身子一动,手腕上的玉镯便随着衣袖的牵动露了出来,秦太后眼尖,目光顿时便落在了她的手上。
       “你这镯子倒是别致。”秦太后说着便向往景聆手腕上探。
       景聆却连忙拉下了衣袖,把镯子藏了起来。她放下手,笑眯眯地说:“是武安侯所赠。”
       “哟。”秦太后顿时眼前一亮,笑道:“难怪这么宝贝。”
       景聆也陪笑,这时太后又道:“说起来,从前你与皇上情投意合,哀家一直很担心你会因为难过走不出来……”
       “姨母。”景聆突然打断了她,脸上虽然还挂着笑,可声音却格外冷淡:“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聆儿不想再提过去了。”
       秦太后忽然一惊,干笑道:“倒是姨母失言了,聆儿不会生姨母的气吧?”
       景聆也笑:“怎么会呢?”
       这顿饭二人吃得格外尴尬,还好中途沈愿带着贺暨前来给秦太后请安,殿内的气氛才稍稍缓和,沈愿告诉景聆,贺迁召见她,叫她去大明宫。
       贺迁在大明宫里批着折子,昨夜大明宫的内侍忘了关窗,贺迁今早便感染了风寒,景聆在大明宫外就听见了他的咳嗽声。
       见李贵把景聆从外面领了进来,贺迁连忙搁了笔,目光在景聆身上紧锁,见景聆朝自己行礼,他连忙走到殿下,伸手要扶景聆站起。
       景聆却躲开了他的手,自顾自地站了起来。
       贺迁的手僵在原处十分尴尬,可他只是轻咳了一声,便不动声色地把手收了回来,道:“阿聆,这才几日未见,怎么就与阿澈哥哥生分了。”
       明明在行宫时,景聆对自己的态度还不是这样的。
       景聆抬眼看他,笑道:“哪有?皇上多心了。”
       贺迁喉间一梗,心里很不自在。
       景聆就是这样,愿意与自己亲近些的时候就叫自己阿澈哥哥,要疏远自己了,就叫自己皇上。于她而言,自己好像变成了一样工具。
       贺迁面色紧张,眼睛便瞟到了景聆带着素白玉镯的那只手,眉头倏然皱起。
       他眯着眼道:“阿聆,你怎么没戴朕赏你的那个镯子了?”
       景聆垂下手,说:“金银终是俗物,戴久了,腻了。”
       贺迁像木桩一般站在原地,感觉心脏顿时坠入了谷底。
       景聆不想再在宫里待下去,直截了当道:“今日皇上召阿聆前来可是有什么事?”
       景聆猜想,贺迁又是要给自己赏赐东西。
       贺迁心里不太舒服,却又不能对景聆发作,他只好尬笑道:“前几日不是你的生辰吗?朕给你准备了礼物。”
       说完,贺迁便走回案前找了个精致的盒子出来。
       景聆神色寡淡,看不出一丝悲喜。
       果然,又是这样。
       那木盒中装着的,是一对玛瑙耳坠。
       贺迁把木盒递给景聆,道:“朕觉得这耳坠衬你肤色,你戴上试试。”
       景聆心里冷极了,她望着贺迁淡笑,目光渐渐挪至盒中逡巡,手捏着那血红的坠子细细摩挲。
       “是上好的玛瑙。”景聆淡淡道。
       “那是自然。”贺迁得意地说,“不是最好的东西,朕也不会给你。”
       景聆笑意疏离,她收回了手平静地说:“可我不喜欢。”
       “什……什么?”贺迁脑中一嗡,登时难以置信得手都差点没有将盒子拿稳,他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景聆怎么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
       从小到大自己给景聆送什么她都是开心地接受,好像自己送什么她都是喜欢得不得了的。
       可这次,她却说了不喜欢。
       贺迁唇角微抽,合上了木盒的盖子,目光在殿内游离。
       “不喜欢……”他的手抓着木盒攥得更紧,“那阿聆喜欢什么?你告诉哥哥,哥哥给你喜欢的。”
       景聆轻轻摇头,道:“不必了,皇上什么都不用送我,以后也不必再给我送东西了。”
       “为什么?”贺迁的手里终于松了,那楠木盒子“啪哒”一声摔在地上,血红的耳坠也滚落在地,贺迁上前两步,抓住了景聆的手臂,“阿聆,你到底怎么了?”
       贺迁的触碰令景聆感到不适,她动着手臂,神色平和地把贺迁的手拉扯了下来。
       贺迁害怕这样的景聆,她看起来无悲无喜,无怨无怒;她精致得像一个没有感情的瓷娃娃。
       明明以前,景聆在自己面前不是这样的。
       “阿聆,你是还怨朕是吗?”贺迁颤抖着问出了心里潜藏已久的答案。
       景聆终于勾起了唇角,皮笑肉不笑地说:“怎么会呢?我知道皇上有自己的苦衷。”
       “那你为什么这样,为什么不收朕送你的东西?为什么,也不戴朕送你的东西了?”贺迁质问道。
       景聆轻轻摇头,她心里酸涩,却保持着表面的平静,道:“我知道皇上对我心中有愧,也知道皇上送我东西只是寻找心中的安慰,可我不怨皇上,皇上不需要求这一份心安。”
       “可朕就是想送你东西!”许是景聆的话恰中贺迁的心脏,他几乎是吼了出来,“朕是大魏天子,整个大魏没有谁能拒绝朕的赏赐,朕赏你的,你都得受着!”
       言罢,贺迁便拾起了地上的盒子和耳坠,强硬地朝景聆手里塞,不容拒绝。
       面对着这样的贺迁,景聆心里更加烦躁,她攥起了拳头,道:“皇上与其给我送这些东西,不如去关心关心自己的皇后!”
       景聆话音一落,贺迁便僵在了原地:“你什么意思?”
       景聆咬着唇冷笑:“皇上,请你搞清楚现在谁才是你的皇后好吗?住在未央宫的中宫皇后是国子祭酒沈中清的女儿沈愿,而非镇国公景啸的女儿景聆。”
       贺迁握起了拳,指尖扎进了手心。
       景聆轻声呼吸着,道:“皇上,阿聆话尽于此了,以后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见了。阿聆告退。”
       景聆快步出了大明宫,没走多远,就听见大明宫里传来了一声怒吼,景聆在原地停了停,她摇着头,直奔宫门。
       宫门处,时诩正牵着赤霜翻身上马,看上去也像是刚从宫里出来的,景聆叫住了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太上宝篆/一炁化三清/乱世浮生——瑟莱(TL)霍比特人同人/梅落安安/雪锋随笔/痴笑成癫。
/大师姐她只信天命/十二分钟/山海生灵简/仲豆南下/阎浮梦/陌上无湮。
/默默无声/乌入林/暗处的使者/一个07年的咸鱼/全球觉醒,我的世界能加速/修的不是仙。
第二堂是颜海鹏老师的合唱训练课。
笼中雁外语教师代表还与各位校外老师围绕高中英语课堂教学以及高三英语复习进行了经验交流,老师们纷纷表示受益匪浅。
岁月峥嵘 100年前,一艘南湖上的红船从黎明中驶来,小小红船承载千钧,播下了中国革命的火种。
笼中雁新一轮“蓝青工程”启动 在启动笼中雁,教导处汪正德主任,就这项工作开展的方式、目标、计划、要求及最终要达到的目的,做了明确的阐述。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