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告发-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三十四章 告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四章 告发

        时诩和景聆在无意之间相视了一瞬,时诩连忙站起走到杨骁跟前,扶着他道:“杨兄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就是了,快起来吧。”
       杨骁紧紧抓住了时诩手臂上的衣料,微勾着的脑袋连连摆动,他连连叹息,说:“事关我夏州百姓,我杨乘云作为夏州府折冲都尉,早该将真相禀明朝廷,可夏州府腐败风气由来已久,终究是我懦弱了……”
       时诩虚扶着杨骁,目光盯着他黝黑的后颈渐渐变冷,可声线依旧平静:“杨兄,此话怎讲?”
       杨骁缓缓抬起了头,时诩便就着这个姿势把他拧了起来,时诩将他扶稳,道:“杨兄坐着说话就好。”
       杨骁立在原地,神色微惊。
       他体型高壮魁梧,少说也有百七十来斤,可刚才时诩拧着自己却跟拧个七八岁的孩童一样轻松;他并非没在军营中见过大力士,可时诩今年才十八岁,这力道未免有些恐怖。
       杨骁脸色紧绷,时诩已经趁着他走神的空隙坐回了凳子上,景聆见他还在那里傻愣着,便开口提醒道:“杨折冲,侯爷叫你坐呢。”
       杨骁这才回过神来,忐忑不安地坐了回去。
       还不等景聆和时诩提醒,杨骁这回开口倒是快,这狭小的屋子令他待得百般不适,他已经不想再与二人周旋下去了。
       杨骁眉头紧锁,神色伤感:“侯爷您也知道,咱们这夏州背靠着鹿山,那徐渺在那山头上霸占了夏州二十余载,而现任的曹刺史是先兆丰帝二十三年做的夏州刺史,算来也不过十一年。”
       “看来曹刺史是个品德高尚的好官啊。”景聆轻轻叩着带着余热的杯底,她望向时诩笑道:“不然这么多年来他这刺史府怎么会与黄云寨相安无事?曹刺史是读圣人书的人,想必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令徐渺心悦诚服啊。”
       时诩也轻笑,他看向杨骁,说:“那刚才杨兄所说的腐败之风又是怎么回事?”
       杨骁不由自主地抓到了桌布边缘,叹气道:“如若曹刺史真如姑娘所说是个清官,我又何至于此啊!这么多年来黄云寨并非与夏州城相安无事,甚至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到城中干扰百姓,而曹青云更是与那徐渺沆瀣一气,官匪勾结坑取百姓钱财。”
       时诩目光微沉,他前几天从阿绍那里听到过一些风声,却不明确。
       时诩抿了口茶道:“你继续说。”
       杨骁点了点头,说:“侯爷您也知道,我是四年前才来到夏州府任折冲都尉的。”
       四年前,杨骁刚到夏州府就任,就遇上了黄云寨的土匪进城欺压百姓。
       那时的杨骁刚从战场上下来,血气方刚,带领着一众府兵进城剿匪,可夏州府中的府兵却毫无士气,甚至连果毅都尉都叫杨骁不要管这件事情。
       杨骁一腔孤勇,带着人马冲入东市,可曹青云却在此时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忙着给两边劝架。
       这一回杨骁受了气,他不明白曹青云意欲何为,直到几个月后,他突然收到了一箱银子,他惊愕至极,果毅都尉却叫他收下。
       而后杨骁便发现,不只是他,折冲府中上到折冲都尉,下到普通兵士,根据职位大小,均有所得。甚至整个夏州,各部官员,也都有份。
       时诩眯了眯眸子,道:“这些银两,是曹青云给的?”
       杨骁闷声点头,眼里露出疾恶:“曹青云与徐渺勾结,以保护夏州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为名,收取百姓的银两,并称这样夏州府的府兵就会保护他们不被土匪侵扰。”
       “荒唐!”时诩把茶杯狠狠磕在桌上,“保护百姓,本就是当地府兵的职责,朝廷花钱养着他们,难道就是让他们肆意搜刮民脂民膏的?”
       景聆捏着下巴思忖,她缓缓道:“不过,曹青云若只是以这种方式敛财想来也收不了多少钱吧,我看城中百姓的生活倒也过得充实,并没看到饿殍遍地的场景。”
       杨骁的双拳攥得愈紧,他阴沉沉地说:“曹青云看人来收,寻常百姓要价偏低,而若是碰到了当地的大商贾,或是高门大户,就会收取比寻常百姓多十倍不止的银两。如果不给他银钱,黄云寨的山匪便会日日骚扰,让人不得安宁。”
       “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夏州这么多人,难道就不会上报给朝廷?据我所知,朝廷只收到过一次对曹青云的弹劾,可曹青云横征暴敛,已经十余年了吧。”景聆抬眼看向杨骁,“你们究竟是不敢报,还是不想报?”
       杨骁连忙道:“非我们不报,而是曹青云办事周密,上下打点,把路都堵死了。之前朝廷派了个监察御史来,曹青云听到了风声,竟然找百姓借官贷,利息极高,整个夏州城里,几乎每家每户都借了银子给曹青云,个个都帮曹青云说好话。而那御史大人,也被曹青云接待得服服帖帖,回盛安后,不是还升了官了吗?”
       杨骁喘了口气,又继续说:“他所做的恶事,也不止这一点。他的丈人家里是走镖的,曹青云起初是在千州做小官,暗中打通了一条千州到满丘的通道,一直到现在都还在用。走私的也不只是粮草,还有一些穷苦人家养不活的孩子,他把他们卖去了满丘贩子手里,赚了不少银子。”
       景聆磨着茶杯,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景聆神思冷静,说:“杨乘云,你今日所说的这些话,都是实话吗?”
       “我杨乘云在此起誓!”杨骁举起手掌,斩钉截铁道:“倘若我今日的话有半句虚言,就该受凌迟之刑!过两日,我就将物证交予二位。”
       景聆把茶杯搁到桌上,上半身微微后倾,审视着杨骁。
       屋内骤然变得沉静,杨骁松懈地放下了手,仿佛是憋在心中很久的一口气终于吐出来了一样,格外舒坦。
       这时,时诩说话了。
       他缓缓看向杨骁,沉沉地说:“杨兄是个铁骨铮铮的人。不过杨兄今日告发了曹刺史,难道不怕祸及自身吗?”
       “我不怕!”杨骁登时激动得站了起来,“我杨骁为人清白,从未收过曹青云一文钱!”
       三人又在厢房里聊了一会儿,时诩想让杨骁留下来一起吃午饭,可杨骁却托辞自己在夏州府中还有事匆匆离开了。
       时诩关上房门,走到桌边把景聆腿后的椅子挪开,帮景聆一起收拾着茶具。
       景聆见听见他的脚步,朝旁测挪了挪布,空出时诩的位置。
       时诩一边动着手,一边道:“这杨骁在职四年,竟真能忍住不收曹青云一点贿赂,倒也算是个意志坚定的人。”
       景聆拿过时诩手里的茶杯放进盘子里,说:“贿赂,又不是只有银两才叫贿赂。”
       时诩微微一愣,见景聆朝他神秘一笑,端着茶具去了净室。
       傍晚,景聆和时诩用了晚饭后,便出了客栈散步消食。
       日头偏西,余晖洒在夏河河面,翻滚的波纹像是细碎的金子;暖风吹过,枝桠晃动,枯黄的树叶撒了一地。
       景聆喜欢夏河边的风,她顺着风吹的方向走,感觉风也在背后推她,她心里更舒畅,脚步一落就踩到了枯叶子上,叶面被踩碎,发出一声悦耳的脆响。
       景聆盯着地面心生欢喜,便朝着地上的枯叶落脚。
       时诩跟在她身后,看着她踩叶子的滑稽步子不禁发笑。
       “你笑什么?”景聆听见了时诩的笑声,便停下步伐扭过了头。
       柔和的风吹起景聆脸庞的碎发,暖阳正照在她的脸上,漂亮的瞳仁跟琉璃珠子一样清透;她被日光刺得眯了眯眼,而时诩却愣在了原处。
       景聆见他不说话,便走了回去,时诩的目光便跟着她游移,头也渐渐低了下来。
       景聆比时诩矮一个头,如果跟时诩离得近了,她说话时仰脖子的幅度就更大。
       时诩沉默着没有说话,他把景聆吹到脸上的头发挂到耳后,这是他第一次在如此敞亮的地方仔细观察景聆的脸,细细斟酌,便感觉她的五官更加精致好看。
       起初时诩还只是在景聆的脸侧温柔地勾勒着,可景聆却像是头抬得累了,想垂下脑袋歇歇,时诩看出她的意图,顿时便起了坏心思,两只手都捧住了她的脸。
       时诩朝景聆灿烂一笑,两只不怀好意的手便捏住了她脸颊上的肉。
       景聆登时面色一滞,皱起眉眼连忙拍开了时诩的手:“别捏我的脸!”
       景聆倒退两步幽怨地看着时诩,两只手捧着脸颊轻揉。
       时诩看着她的模样忍俊不禁,走上前去刚想伸手摸她的脑袋,景聆便倒退了两步从他手下躲过。
       时诩看着她便更想笑了。
       二人又沿着夏河走了一会儿,太阳渐渐没入山岗,天色变暗,暖风也慢慢吹成了冷风。
       时诩解了斗篷披到景聆身上,景聆看着自己手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蚊子叮起来的小红包,面色阴郁。
       时诩系着斗篷的前面的绳子,说:“天凉了,回去吧。荣英骑马一去一回,应该快到了。”
       景聆戳了戳手上的红包,含糊地应了一声。
       时诩循着她的目光看到了她手上,景聆的手白嫩,那鼓囊囊的小包在她手上便更加扎眼。
       时诩拿过了她的手,抬眼看向她,景聆也看着时诩,心跳突然变快。
       时诩揉了揉那个小包,缓缓贴了过去。
       景聆和时诩回到客栈的时候,荣英的马已经拴在客栈外了,时诩看向景聆,二人相视一笑。
       既然荣英来了,那折柳应该也来了。
       时诩和景聆一前一后地迈入客栈,靠门的桌边,三双眼睛齐刷刷地落到了二人身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市场监管局公布3批次食用农产品抽检合格信息。
在希望的田野上|高山晚熟水稻丰收收割正忙。
今评弹|任职要求写11遍“肤白貌美大长腿”,招聘岂能无底线的“皮”。
香港:高风险群组接种猴痘疫苗计划将于10月5日起展开。
/序列玩家/踏浪寻舟/我宠着你呀/我是宝的贝儿/从木叶开始的独眼之王/装睡的鱼。
/斗罗:神与魔/竹某拆了甘蔗/向光而行的少年/狗尾草不放肆/清欢自来/为你败了家。
/大周九千岁/风许流年/下一个人间/人间看客/表哥们都对我感恩戴德/西瓜尼姑。
/重生校园/心台先生/这个江湖不太平/花海与你共享/当暖阳悄入/弦笛洛阳人。
认真对待每次考试,整理每一份考过的试卷,回顾错题,突出基础题复习,适当做套题训练,和高考时间吻合。
VCE中文教学组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社会热点的专题写作、对于过去和未来、人与社会的想象文写作等方面,都进行了案例探讨和实践演练。
   接着,校党委周祖华书记对笼中雁中学“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作动员部署。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