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折冲-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三十三章 折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三章 折冲

        朝阳初升,夏州城的居民踩着晨露开了市,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
       景聆小时候在宫里待得久,睡眠向来浅。而客栈的隔音效果也不算好,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扰碎了景聆的清梦。
       景聆拉着被子还想多睡会儿,可外面已经传来了声声货郎的吆喝,她只好作罢。
       洗漱时,屋外便突然来了敲门声,她手里忙不过来,外面的人便直接推门进来了,景聆擦干净脸,转身便看见时诩正把包子和粥搁到桌上。
       时诩抬头时看见景聆正在看自己,便笑着朝她招呼:“快过来吃早饭。”
       时诩的殷勤令景聆感到不可思议,她挂上帕巾,缓缓挪步到桌旁坐下。
       时诩也坐了下来,把粥碗递到景聆桌前,温声道:“快趁热吃吧。”
       景聆端着青花瓷杯抿了口热茶,那日早上她醒得迟,醒来时时诩已经去忙活别的事情了,今日一看,这时诩倒也挺会伺候人的。
       那粥已经不烫了,景聆吃了几口,说:“你今天去哪里查案?”
       时诩咬着包子往肚里咽,说:“我约了杨乘云的副将,这孩子心大,我这两天从他嘴里零零碎碎地套出了些东西。”
       景聆挑着眉微微点头,随意地说:“约他去万平坊?”
       时诩拿筷子的手倏然一抖,景聆向来善于掩藏情绪,光看她的神情倒是比往日更加平静,只是她越不起波澜,时诩心里就越不安定;更何况昨夜,景聆还说了那样意味明确的话。
       时诩连忙解释道:“不是,我们今天去跑马。”
       “哦。”景聆捏着勺子在碗里轻搅,心里生出的,是连她自己都没能察觉到的庆幸。
       时诩看景聆只就着那碗粥吃,便把放包子的碟子朝景聆推了推,说:“你怎么只喝粥?”
       景聆短暂地扫了包子一眼,说:“我不喜欢吃肉包子,腻。”
       时诩的手僵在原处略显尴尬,也怪自己从前没注意这些,导致现在他连景聆的喜恶偏好都不清楚。
       时诩收回手歉意一笑:“好,我记下了。”
       景聆用余光瞥向时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感觉时诩的脾气好了不少。
       二人快速地吃完了早饭,时诩收拾了桌上的碗筷,便准备出门,却不想前脚刚跨出客栈的门,时诩就看到了街对面朝自己跨步而来的杨骁。
       今天休沐,杨骁不像平日里着甲胄,他穿着一件墨蓝翻领袍,体格宽厚,看上去意气风发。
       时诩停在原处,景聆也看清了来人,而时诩却朝旁侧迈了一步把景聆挡在身后。
       景聆的视野被时诩遮盖,时诩长得高大,活像一堵结实的墙;可就是这样一堵墙,却令景聆感到莫名心安。
       景聆琢磨着这奇妙的情思,杨骁已经走到了时诩跟前。
       时诩平和地笑着朝杨骁做了个揖:“杨折冲。”
       杨骁面色凝重,他朝时诩回了礼。只是令时诩和景聆都没想到的是,杨骁一改往日的客套,开口便说:“侯爷今日不必等阿绍了,他心思纯良,是把侯爷当挚友看待的。我杨乘云作为夏州府的折冲都尉,所知道的东西比他多太多了,侯爷有什么想知道的,不如直接问我。”
       武将的交谈向来都是单刀直入,时诩在盛安待了几个月,听多了盛安官员话中的迂回曲折,现在听到杨骁的这番话,倒感觉像是清风吹到了脸上,分外舒适爽朗。
       更重要的是,时诩在杨骁眼中看见了诚恳的坚定;盛安的武官久居京城,权力和金钱像是两副坨具,把他们的目光也打磨得圆滑;像杨骁这样的眼神,时诩已经许久未曾见过了。
       可景聆的想法却与时诩截然不同。
       她挪到时诩身侧,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杨骁;她向来不信人的表面,越是八面玲珑的人,越善于表面的伪装。
       更何况,这杨骁还曾是夏侯烈的斥候,夏侯烈又与陈王私交甚笃,景聆并不相信跟着夏侯烈南征北战,以战功升官的人会是简单的角色。景聆对他,提不起信任。
       景聆双臂交叠在胸前,从时诩身侧走出。
       尽管杨骁早就觉得时诩与景聆的关系不一般,可见到早该回盛安的景聆就在时诩身侧后,依旧露出了几分惊讶。
       景聆朝杨骁礼貌地微笑:“杨折冲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与侯爷不过是喜欢夏州的风土人情,故而在此多停留几日,杨折冲这番话,委实是令我疑惑。”
       杨骁闻言,冷静的神色突然就凝在了脸上,景聆紧盯着杨骁的脸,瞬间就捕捉到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
       而一旁的时诩也看着杨骁不作声,似是默许了景聆的行为。
       景聆乘胜追击,月牙状的眼睛里迸发出能洞察一切的精光。她浅笑着慢悠悠地说:“难不成,我们夏州是真的有许多有趣的事情?”
       杨骁被景聆看得心里发怵,他不解,景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的目光怎么会如此狠戾,像是能看穿他心里的一切一样。
       杨骁抿着嘴咬了咬唇上的死皮,脸上的紧张情绪肉眼可见。
       “杨折冲怎么不说话啊?”景聆轻哼一声继续说着,她微微歪了歪脑袋,“折冲都尉不是说自己知道很多夏州的事情吗,刚才那迫不及待要与侯爷分享的劲头哪儿去了?嗯?”
       “啊我……”杨骁喉间一梗,为自己刚才鲁莽失言感到后悔。
       景聆这话听到他的耳朵里全成了言外之意,她的每个字都在控告自己对夏州的事情知情不报,而自己又曾是夏侯烈的斥候,若让景聆把自己这番话带回了盛安,自己能有几个脑袋?
       杨骁闪躲着景聆的目光转而看向了时诩,时诩与他目光相接,露出了一抹和善的笑:“想来杨兄是顾忌此处说话不方便,那便进客栈说吧,杨兄有什么话需要本侯带回盛安的,本侯一定一字不漏地尽数说与皇上。”
       杨骁沉闷地点了点头,时诩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这是眼下最好的选择了。
       原本自己可以通过主动告发曹青云做的那些腌臜事得个功名赏赐,可景聆那一番话却将他的主动告发翻转成了将功折罪,这样想想,杨骁倒真觉得不甘。
       杨骁跟着时诩上了二层,时诩给杨骁开了房门,恭敬地做了个“请”的动作,杨骁点着头进入,时诩也正想走进去,却被景聆拉住了衣袖。
       时诩转身,景聆借力将他一拉,抵在了门旁的墙壁上。
       “怎么了?”时诩后背撞在坚硬的墙上,可他顾不上皮肉的痛感,朝景聆微微挑眉笑着。
       景聆手中的动作变得松弛,抵着他的姿势也倏然变成了靠在他身上,原本暗藏杀机的动作突然变得活色生香起来,不禁令人心猿意马。
       景聆笑得很甜,她小声说:“侯爷惯会做好人的,现在坏人的帽子可都戴到了我的头顶上了,我可真是委屈啊。”
       时诩被景聆猫儿一般柔软的态度惹得发笑,他轻轻挑起了景聆的下巴,把她的脸抬得更高,随之说道:“委屈什么,你可不就是个坏家伙吗?”
       景聆娇憨一笑,轻蹭着说:“我还可以更坏。”
       时诩脸色突变,伸手想要去抓景聆,可景聆却幸灾乐祸地挪开了身子,倒退着步子与时诩拉开一段距离。
       景聆看着时诩从脖子红上了脸,她缓缓摇了摇头,指着未关的房门,说:“杨折冲该等急了,我先替侯爷去应付一下。”
       话音一落,景聆便带着嘲讽的笑意进了屋。
       杨骁惴惴不安地坐在桌旁,抬眼便看见了景聆带着笑意的脸,他没从景聆身后看见时诩,心里更加七上八下。
       景聆给杨骁倒了茶水,递杯子时,景聆看着他无措的手,笑道:“杨折冲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人。”
       景聆递完茶水便坐到了杨骁对面,杨骁一直盯着景聆身后的门,忍不住问道:“武安侯呢?”
       景聆抿了口茶水,说:“侯爷有点事情急着解决,杨折冲若是时间紧,把话告诉我也是一样的。”
       杨骁干干地笑了笑,他不愿意在景聆面前打开话匣子,或许正是因为有了对比和选择的余地,他感觉时诩比景聆好对付多了。
       景聆也看出了杨骁的顾虑,她垂眸看着茶杯中映出的倒影,暗自发笑。
       既然他这么依赖时诩,那就等着时诩过来吧,看他能在时诩面前说出些什么。
       二人默坐少顷,时诩才急匆匆地跨门而入。
       “真是不好意思,让杨兄久等了。”时诩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不妥,像平时一样露出少年气的笑,坐到了景聆身旁。
       景聆脸色平静,可眼神却别有意味,她指责道:“侯爷怎么来得这么慢?杨折冲都等急了。”
       时诩登时面色泛白,可耳垂却红得发烫。
       他不用看都知道景聆是在用怎样戏谑的神情看着自己,他索性没转过头,朝杨骁道:“抱歉杨兄,既然杨兄时间紧迫,那有什么话就尽快说了吧,免得误了杨兄的事。”
       杨骁面对着一唱一和的二人虽然心生疑虑,可他很清楚,这远比不上自己要说的话重要。
       杨骁一咬牙,下定了决心一般地扶着桌子站了起来。
       他从桌椅间快速挪出,双眼在时诩和景聆之间来回扫视。杨骁长叹一声,突然跪到了地上,痛心疾首道:“侯爷,卑职有罪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阳光之下》主创再携手,蔡文静、彭冠英二搭出演《不期而至》。
在济南打新能源出租65公里花700多元?公司罚三千司机罚六百。
“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赫尔松州及扎波罗热州将举行入俄公投,外交部回应。
滨州市妇幼保健院2022年公开招聘合同制工作人员16名。
/终末异闻录III魔法零界点战争/何晓康/澜沧界/星耀凡间/宠帝/敌袭。
/死亡铁塔/自斟栏/深海鱼长眠/南芊墨雨/能不能让我好好修真/作家oGtr2o。
/大唐从赘婿开始/寒江晚楼并笼中雁勉励同学们不要躺平,要坐起来,要站起来,鼓励同学们带着?惠利文化?的基因,带着惠利人的气质,阔步向前,去努力实现属于自己的梦想。
?机器人进课堂?的活动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进入尾声。
他的物理教学:教学功底深厚、业务能力突出,课堂风趣、幽默,所教班级成绩在年级名列前茅,深受班级学生和家长的好评。
在互动交流环节,家长们也十分踊跃。
浙工大药学院的金鑫老师和李佳秀同学一起给同学们做了一场精彩的讲座,从李佳秀同学参加比赛的微课引入,期间结合了金鑫老师的介绍,让同学们了解浙工大的历史、该校的优势学院及相关专业设置。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