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来否-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三十一章 来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一章 来否

        景聆盯着头顶的黑暗,道:“就是在决定皇后之位之后。”
       时诩神色微怔。
       景聆继续回忆道:“从小到大,这宫中的所有人都觉得在皇上登基后我就会成为他的皇后,就连我自己都这样认为,可在姑母帮他登基后,他的态度就变了。”
       建升帝元年七月十五,建升帝突然在早朝宣旨,立沈中清长女沈愿为后,消息来得突然,当日朝堂上的所有文武大臣几乎都愣在了原处,秦太后一得到消息就带着景聆从兴庆宫赶到大明宫。
       那是景聆最狼狈的一天,坐在龙椅上的贺迁露出了她从未见过的帝王威严,而她站在朝堂之上听着秦太后与大臣辩驳,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她身上,她仿佛能听见所有人的窃窃私语,嘲讽的、惋惜的、看热闹的……
       整个大明宫殿中都没有她的立锥之地,甚至整个盛安、整个大魏都没有!她遥遥地看了贺迁一眼,一言不发地跑出了皇宫,她要离开盛安,立刻,马上!
       可她连盛安的城门都还没出就被皇宫的禁卫抓了回去,太后告诉景聆事已成定数,没法改变了,可她能够想办法让皇上将她纳入后宫,但景聆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景聆拨弄着垂在颈窝处的长发,她平日里待在盛安,关于这件事,与她相熟的人都清楚前因后果,不熟的人也没谁会在她面前提起这事,时诩是第一个问她这件事情的人。
       而景聆也是第一次跟别人提起这件事,她曾以为当她重复剥开伤口时会心如刀割,可令她惊讶的是,想象中的心痛感并没有袭来,她甚至为将这件事情平静地说出来而感到莫名痛快。
       “你说可笑吗?”景聆用手臂遮着眼睛笑了起来,“皇上以前说她会娶我,明明是两个人的承诺,却只有我一个人当了真。”
       时诩深沉地看着景聆的侧脸,这故事从景聆口中说出来,他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时诩忍不住牵住了景聆的手,指尖触碰的那一瞬间,景聆突然愣了愣,随即挪开了手臂,露出了一双明亮的眼睛。
       时诩没有放开景聆的手,反而捏在掌心把玩,他道:“这么说,倒是皇上负了你,可你为什么还要让我做忠于他的臣子,你不恨他吗?”
       景聆拉着时诩的手慢慢挪下了脸,她翻过身,道:“他是个好皇帝。”
       “何解?”
       景聆道:“做皇帝从来都不能随心所欲,我并非不信他说的喜欢我,只不过他和你一样,都觉得我心向太后,会对他不利,皇后之位太过沉重,这个位子代表的不仅是他的妻子,他只是选择了更适合的人做皇后罢了。”
       “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也舍弃了拥有爱情的权力。当他选择让沈愿做皇后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皇帝。只是……”
       景聆咬了咬唇,看向时诩,眼里铺了一层水汽:“我同他一起长大,他怎么就不肯相信我呢?”
       时诩捏着景聆的手紧了紧,一只手扣住了景聆的头,温柔地吻上了景聆的眼睛。
       景聆抬眼看着时诩,时诩揉了揉她顺滑的头发,猛将她拥入怀中。
       那股好闻的味道再次涌入景聆的鼻腔,景聆贪婪地嗅着,感觉心底渐渐平静了下来。
       她很喜欢这股令她心安的味道。
       “你平时熏什么香?”景聆忍不住探出头问。
       时诩想了想,随后低下头贴在她耳边低笑道:“怕是要让景小姐失望了,我从来不用熏香。”
       “哦……”景聆的耳朵极度敏感,染上了时诩的湿热气息便更加滚烫。
       景聆想低下头离时诩远些,可时诩再次摁住了她的头,戏谑地说:“景小姐若是喜欢,不如在我身上一次闻个够,不然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景聆顿时双颊发热,若不是有黑夜掩盖,时诩瞧见了她脸上的红晕定要笑话她。
       景聆双手捏成拳抓着时诩肩上的衣料,挣扎着道:“胡说八道,我不喜欢!”
       时诩抱着她感觉她身上的骨肉格外地软,仿佛捏紧了就会碎了一般;可景聆偏生不安分,被他抓着也要乱窜。
       时诩将她抱得紧了些,抚慰似的顺着她的头发,柔声道:“等我这次回盛安了,你再来北宁府行吗?我保证不欺负你了。”
       “不去!”景聆不假思索,赌气似的说:“你给我个理由,我为什么要去那里?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还累人。”
       时诩昂起脸宠溺地捏了捏景聆的鼻子,正对着她的眼睛,深情道:“我想见你,想每天都见你。”
       景聆看着时诩眼中的亮光倏然一笑,轻飘飘地说:“你以前可是一刻都不想见到我的。”
       时诩尴尬地笑了笑,自己从前对景聆的确是态度恶劣。
       他停了片刻,试探着说:“那你来吗?”
       景聆翻了个身背对着时诩,没有说话。
       时诩淡笑着将景聆抱紧,闭目养神,他直觉景聆会回答自己。
       暴雨在夏州下了两日终于放晴,景聆一行人也踏上了回盛安的归程。
       贺眠坐在从满丘来的车队里,景聆便独坐在刺史府安排的马车中,午后艳阳高照,景聆在车中小憩了片刻,再睁眼时,车马已经出了夏州城。
       景聆感觉有些口渴,她挑开帘子,刺目的日光正好从缝隙中钻入,刺得景聆睁不开眼。
       她揉了揉眼睛,在窗外搜寻时诩的踪影,她记得出发时,时诩和荣英就在马车前头骑马。
       可此时,景聆的马车前却只剩下荣英一人了。
       车前车后都找不到时诩的影子,景聆直觉不对劲,她拍了拍马车示意车夫停下,景聆的马车是最前面的一辆,她的马车一停,后面的满丘车队也得跟着停。
       荣英听见动静,勒紧了缰绳朝身后望,景聆已经下了马车,朝他走来。
       景聆走到荣英身侧,张口就问:“时子定呢?”
       荣英攥着缰绳指尖轻磨,面色看起来为难,支吾了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景聆看着荣英的目光愈发深沉,她看上去格外严肃:“我问你时诩在哪儿,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呃……侯爷她……”荣英的手朝后脑勺上摸。
       景聆渐渐失去了耐心,她面色更差:“我再问一次,时诩去哪儿了?”
       荣英佝着脖子,手从脑后挪开,他面带苦涩地抽动着唇角,底气不足地说:“侯爷还在夏州呢……”
       “什么?”景聆美眸瞪圆,“我们都回盛安了,他还留在夏州做什么?”
       荣英慌张地朝着四周望了望,连忙朝景聆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小声道:“景小姐你不要声张,这是皇上给侯爷下的另一道旨意。”
       景聆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她神色平和了少许,双手交叠在胸前,说:“皇上下的另一道旨意,是什么旨意?”
       荣英望着丛林中扑扇着翅膀的花蝴蝶,缓缓说:“这是道密诏,我也不清楚,好像是让侯爷在夏州查什么东西。”
       景聆拨弄着衣角垂下了眸子,若有所思。
       朝廷每年在地方查的案子多如蝼蚁,可能让皇上亲自下道密诏去查的少之又少,且这种案子,皇上一般都是派自己信任的近臣去查办,这次竟然派了时诩查。时诩既不是皇上的近臣,又是一介武官,派他查案,这不合常理。
       而与夏州有关的,她只想到了几年前的一件事……
       景聆呼吸出一口气抬起了眸子,她平静地说:“好了,我知道了,给我一匹马,我去夏州找他。”
       景聆说完正欲转身,又回过头补充道:“劳烦荣折冲帮我个忙,你回盛安了去我家找折柳,让她来找我。”
       景聆借口自己有东西落在了夏州,跟贺眠道了个别,让她先回盛安等自己,便策马而去。
       夏州,刺史府。
       前往盛安的车马走远了,一直没有露过面的曹夫人乔皎才穿着一身素服,在刺史府后院里烧起了纸钱。
       曹青云紧绷着脸从假山后走出,轻抚着乔皎的后背,蹲身道:“夫人,表哥身死我也很痛心,可夫人切莫哭坏了身子啊……”
       “你痛心?”乔皎紧捏着黄色的纸钱猛然回头,脸上泪渍纵横,发红的眼眶怒瞪着曹青云,她冷笑道:“你若是真的痛心就该手刃徐渺这个杀人凶手!而不该放他去盛安!”
       曹青云喉间一梗,乔皎见他无言以对,又扭过了头继续烧纸,火光映着她脸上的泪光,曹青云甚至能看见她脸上正在滚落的晶莹。
       曹青云长叹一口气,说:“夫人啊,你也知道,我与徐渺相识多年,我能在夏州坐稳这个官位,少不了他的关照,你让我去杀他,我……我如何能下得出手啊!”
       曹青云接连叹气,徐渺并非不知乔皎是元靡的表妹,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揭露这件事情,就已经是给曹青云留了天大的情面。
       乔皎紧咬着苍白的唇,绝望地笑道:“呵,是啊,你与他相识多年,与他兄弟情深。那我的表哥呢,我的表哥难道就不是我们的兄弟了吗?”
       曹青云对上了乔皎渗着水汽的双眸,一时有些愧疚地低下了头,他说:“夫人,这不是一回事……”
       “怎么就不是一回事了?”乔皎把手里的纸钱砸进火盆里猛然站起,怒瞪着曹青云。
       “曹青云,曹刺史,曹大人!”乔皎一句比一句唤得大声。
       热泪从乔皎眼里直冒,她更咽着指向曹青云,道:“当了这么多年官了就忘了自己是谁了吧你!你这个……你这个负心的白眼狼!”
       乔皎顿感窒息,绝望多于心痛。她大口喘息着瞪了曹青云一眼,利落地转身离开。
       曹青云看着乔皎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夜之中,心里的怒气登时就冒了出来,他倏然站起,朝乔皎离开的小路露出了一抹邪笑,接着,便一脚将那火盆踹入池塘之中。
       曹青云朝池塘里啐了一声,骂道:“晦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2022柏林轨道交通展开幕。
/平安京第一男神[综]/天宫惊蛰/深宫和你/希服/末世:重生后我被娇宠了/余归礼。
/斗罗之悟道/雨墨藤花/我想成为你背后的光/上帝偷咬了我的苹果/从boss开启的游戏异界/醉梦蓝尘。
/重生必须浪/阿拉灯神丁哥/莞尔微微一笑/窈窕之之/诡秘入侵开局嘎了变异老师/尸白水。
/穿越虫族后我成了论坛大佬/leonie刘伟龙校长通过笼中雁建设的惠利课堂文化阐述了对?惠利?课堂的两点认识。
回顾本届艺术节活动,我们深切地感受到校园文化艺术节丰富了校园文化生活。
随后,徐力均主任对校长的讲话做了一个总结,并提出了青年教师必修、中青年教师选修的高考真题研究论文任务。
认真听取陈小平校长的简要汇报金燕副厅长(中)、市教育局陈云副局长(左)对笼中雁的发展状况表示满意陈小平校长与陈云副局长亲切交谈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