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职责-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四章 职责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章 职责

        一声无力的轻唤打破了营房里的紧张气氛,屋内众人的目光当即就聚焦在了床榻上的美人身上。
       “聆儿,你醒了。”秦太后俯下身,养得细嫩光滑的手覆上了景聆的脸颊。
       景聆小口呼吸着,费力地挪着脑袋,目光从满屋子的人身上扫过,最终停在了贺迁的脸上。
       “那是……是皇上吗?”景聆喉咙干哑,说起话来也是有气无力的。
       秦太后闻言心里一喜,脸上也展了笑颜。
       秦太后起身把贺迁拉到床前,笑道:“你阿澈哥哥担心你,听说你出了事就急匆匆地过来了。”
       阿澈,是建升帝贺迁的小字。
       景聆闪烁的眸子望着窗外的一轮新月,喃喃道:“今日是初一吧。”
       宫里有规定,初一十五,皇帝是必须去看望皇后的,可现下已经入了夜,显然贺迁是抛下了皇后来了北宁府。
       秦太后淡然一笑,心里明了景聆话中所指,说:“可见你阿澈哥哥多记挂你啊。”
       景聆望着贺迁苦笑,贺迁也朝她扬了唇角,开口道:“可有伤着哪儿?”
       景聆淡笑着刚想摇头,可脖子一扭就牵动了后背上的伤,景聆忍不住皱起眉“嘶”了一声。
       这一声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屋里安静,人人都听见了这一声痛呼。
       时诩还跪在地上,他那个角度正好能望见神情痛苦的景聆,两片薄唇顿时就抿成了一条线。
       秦太后心疼地“哎呀”了一声,连忙伸手护住了景聆,道:“这定是身上还有伤,我正好带了宫里的女医过来,快叫她看看。”
       景聆微阖着眼轻轻点头,女医已经从人堆里走了过来。
       时诩见状,道:“末将把屏风拉上。”
       秦太后应了一声,时诩才撑着地站了起来,活动着发麻的腿脚,和荣英一起拉上了屏风,贺迁也愁容满面地离开了床边,和众人一道被隔绝在屏风外。
       秦太后和念春一起小心翼翼地扶着景聆纤瘦的腰身让她坐起,景聆皱着眉轻咳了两声,她挥退了念春,自己解着外袍,对女医说:“身上被马碰了几下。”
       衣衫褪下,景聆光|裸的后背就展露在了三人眼前,景聆皮肤细白,一看就是从小被娇养长大的高门小姐,因此后背上那几块触目惊心的淤青也格外醒目,尤其是肩胛骨上,都能看出马蹄的形状。
       秦太后和念春顿时就倒吸了两口冷气,秦太后更是当即就落下了眼泪。
       “造孽啊,真是造孽啊……”秦太后走到了屏风前,背对着景聆哭泣着。
       女医也叹出了两口气,伸手在景聆背上轻轻碰了碰,皮肉相触的瞬间,景聆就忍不住缩起了肩,口中也痛得倒抽了两口气。
       “还好都是皮肉伤,没有伤到筋骨。”女医庆幸道。
       屏风外,听到这话的时诩悬在心里的一颗大石头也总算是落了地。
       景聆活着,时诩就怕她受了内伤,之前荣英请来的男大夫总是不方便给景聆看伤势的,现在听了女医的一句话,时诩才是真的放下了心来。
       太后擦干了泪渍,眼尾还泛着一层红晕。
       景聆穿好了里衣,对念春说:“念春,我有些渴了,你能帮我倒杯热茶来吗?”
       念春讷了一瞬,道:“好,奴婢这就去。”
       念春说完,又转向女医,道:“太后娘娘给您准备了赏赐,您随我来。”
       女医跟着念春出了屏风,秦太后才淡笑着坐到了景聆床边。
       (本章未完,请翻页)
       景聆拢了拢外袍,伸手拉住了秦太后的手臂,示意她离自己近些。
       秦太后又朝里挪了挪,景聆才凑近了秦太后的耳朵,把手挡在唇边,悄声道:“姑母小施惩戒便好,不要大动干戈,伤了他的马。”
       秦太后挪开身子凝望着景聆,景聆轻笑着朝她点头,秦太后眼底一沉,一个可怕的想法顿时就闪现于脑海。
       “聆儿,其实你不必……”
       “嘘。”
       秦太后话说到一半,景聆就作噤声状打断了她,眼睛朝着屏风的方向示意。
       恰好这时念春也端着热茶回来了,景聆笑着接过热茶,在唇边吹了吹热气,道:“把屏风撤了吧。”
       时诩正要上前,贺迁身边的内侍却抢先一步,撤了屏风。
       屋外的月光从窗口泄入,景聆侧目望向时诩。
       时诩被她看得心虚,目光也跟着闪躲起来。
       秦太后上前两步,俨然又是一副威严的状态,她道:“时子定。”
       “末将在。”时诩做着揖又跪了下去。
       秦太后紧盯着他,道:“既然聆儿没什么大碍,这件事情哀家便不做多的追究了,那匹马哀家可以不动它,只是你是它的主人,定是要替它受过的。”
       时诩道:“这本就是末将的过失,末将甘愿受罚。”
       秦太后轻声一笑,说:“武安侯的态度倒是不错,哀家原本是想再罚侯爷二十军棍的,但看在侯爷的态度上,便只罚侯爷半年的俸禄了。”
       秦太后转头望向贺迁:“皇帝觉得如何?”
       贺迁淡笑,说:“太后做主就好。”
       秦太后心情大好,又道:“还有一件事,听镇国公说聆儿这些日子得住在北宁府,哀家怕她有伤在身不方便,珠玉。”
       秦太后轻唤,一个宫女打扮的女人就从人群里低着脑袋走了出来:“奴婢在。”
       景聆见到珠玉,眼眸中冒出了藏不住的寒光,手攥着被单不自觉地握紧。
       珠玉正是景聆入宫后,从小照顾景聆长大的宫女。
       秦太后道:“哀家让珠玉来照顾聆儿,这不过是多一双筷子的事情,武安侯应该没有意见吧?”
       “末将没有意见。”时诩道。
       秦太后侧身望了望景聆,从皇宫到北宁府的路程并不近,眼看着外面天色愈沉,秦太后身上已经生出了倦意。
       秦太后走到贺迁身侧,道:“好了,这人哀家也看了,该罚的也罚了,哀家倦了,皇帝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贺迁背在腰后的双手紧攥吗,他望向景聆,恰好对上了景聆那双饱含春水的桃花眼,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贺迁扭回了头,说:“夜里凉,太后既然倦了,那便回宫去吧,朕没有什么要交代的。”
       贺迁和景聆的小动作被秦太后收尽眼底,秦太后脸上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对景聆道:“那聆儿好生养伤,哀家先回宫了。”
       景聆动作迟缓地点着下巴,伸手轻声唤道:“珠玉,来扶我下床。”
       珠玉踱着碎步子就要去扶景聆,秦太后连道:“聆儿身上还有伤,不必送了。”
       时诩送秦太后和皇帝出了北宁府,闹哄哄的营房中瞬间又变得格外寂静。
       景聆背靠着枕头,把披在身上的外袍扯下,那外袍从进了马厩就没再换下,上面依稀存在的气味和醒目的污渍随时都能把在马厩中经历的恐怖记忆重新从景聆脑子里翻找出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
       景聆把外袍塞给珠玉,冷声道:“扶我下床,我要去沐浴。”
       时诩回到营房时,房中已是人去楼空,只留下床上还保持着拱起状的棉被和摆放杂乱的屏风,倒是隔壁那间空屋子,在自己回来时亮了灯。
       周遭一片沉寂,时诩莫名感到心烦,他跨着大步走到床前,把那床留着余温的被子扯下了床,连同被单一道扔在了地上。
       时诩攥紧了拳,心里憋着一口气冲出了营房,停在了景聆的房门外。
       时诩呼出两口热气,抬手敲响了门。
       来给时诩开门的是珠玉。
       “侯爷,你不能进,你……”
       时诩不顾珠玉阻拦直接闯入了房中,今日这事,他必须得弄个明白。
       景聆靠在床上绞着微湿的发尾,听见房中又重又急的脚步声,便掀起了眼皮,盯着已经站在不远处的时诩。
       景聆不是没有想过时诩会来找自己,只是没想到他这么急,今夜就来了。
       来得正好。
       景聆放下了帕巾,好整以暇地望着时诩,干净白皙的脸在烛光的映衬下,即使是未施粉黛,也依旧光彩照人。
       珠玉硬着头皮走到景聆床前,道:“小姐,奴婢拦不住侯爷。”
       景聆淡然一笑,把微湿的帕巾递进了珠玉手里,说:“没事,你先出去,我与侯爷有话要说。”
       珠玉望着景聆掀不起一丝波澜的脸,又看了看面色阴冷的时诩,道:“那小姐有事叫我。”
       言罢,珠玉便福身出了营房。
       关门声轻响,时诩捏紧了拳,沉着一张俊脸,慢慢靠近景聆。
       景聆就坐在床上看着他逼近,连要挪动的势头都没有一丝,面色更是冷静至极。
       时诩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率先开了口:“景聆,今日马厩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景聆藏在棉被下的双手轻揉着被单,可她说话的声音依旧平淡:“发生了什么不是显而易见吗?赤霜发了狂,伤了我。”
       时诩扬唇轻笑:“赤霜是我的马,虽然比别的马凶了些,可自从被我驯服以来,它不会无故发狂的。”
       “那侯爷觉得它发狂又是何故,是因为我?”景聆尾音稍扬,她微微偏着头,撩人心魄的桃花眼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时诩。
       时诩被她盯得莫名感到不自在,跳动的心脏突然传来一阵悸动。
       时诩强压着内心的躁动,他望向别处,说:“难保不是。”
       景聆眯眼笑起,桃花眼也成了月牙状。
       景聆道:“你想知道?”
       时诩道:“想。”
       赤霜是时诩自己的战马,时诩只知酒与醋一类是容易刺激到马儿的,可景聆一下午都没出马厩,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酒醋。
       那么还有什么会成为赤霜的弱点?时诩很想知道。
       “我可以告诉你,”景聆倚靠在靠枕上,淡漠地望着时诩,“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跟我谈条件?”时诩侧目看向她。
       景聆曲起一条腿,把青色的被面拱成一座小山,云淡风轻地说道:“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想得到什么,就得用等价物交换。”
       时诩呼出两口气,迟疑片刻,说:“是什么事情?”
       “先答应我。”景聆扯出一抹笑,又补充道:“你放心,不是什么难做的事情,也不是违反大魏法度的事情。”
       (本章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1379个村子有了童伴社工!阿里公益五年帮助75万乡村儿童。
浓浓深情长沙市口腔医院组织退休职工开展重阳节主题活动。
14家企业营收破百亿石家庄2022百强企业榜单发布。
一汽大众就“广告弹窗”致歉,比亚迪汉德国售价7万欧元|第一财经汽车日评。
专题询问现场直击⑤|河南省自然资源厅:推进矿山治理和生态修复守好河南绿水青山。
张小泉:自身资金需求,股东万志美拟清仓减持074股份。
【世界说】美国深陷枪支暴力的恶性循环美媒:更多女性和少数族裔为“自我保护”购枪。
龚正市长颁发上海市市长质量奖,陈尔真、张宏俊领奖。
国家药监局:缓缴药品、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费。
新能源车主湖南高速公路新增262个充电车位具体点位公布。
邵新宇任湖北省副省长。
/秀色氤氲/花儿一朵/执剑行歌/散尽霓华/从无敌领域开始变强/寒食西风。
/带着空间去北宋/潍水轻舟/神庭大帝/太乙居士/寰宇编年纪/Embers。
/史上最强元神系统/爱熬夜的倒吊人/很高兴认识你[快穿]/十八反/捡了个豪门老男人之后/落间隙。
为了更有针对性和时效性,笼中雁家长会分为两个部分,先是在育才校区体育馆听专家讲座,笼中雁回到班级召开班级家长会。
相信在三帆收获的治学精神、培养的读书习惯、涵养的高尚品德,塑造的境界胸怀,在你们毕业多年后的某个人生时刻,依然能够帮助你们在未来的征途上昂首阔步,实现人生的一次又一次飞越!
笼中雁活动充分展现了李中校园的青春活力,进一步提升了同学们的艺术修养,释放了同学们的激情,感受了音乐的魅力,无疑为精彩的艺术节又增添了绚丽的一笔。
他真诚地指出挑专业就是挑兴趣,不要用利益标准去衡量;要有志向,要有目标。
育才校区篇同一时间,笼中雁育才校区也进行了开学典礼。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