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念头-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二十九章 念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九章 念头

        时诩回到刺史府时已是半夜,曹青云给他安排的厢房就在景聆旁边,时诩穿过长廊,正看见前头有个拧着食盒的丫鬟。
       丫鬟敲了敲房门,景聆很快便从里边开了门,时诩离她们不过十步路,借着丫鬟手里微弱的烛光隐约能看清景聆柔和的侧颜。
       丫鬟把食盒递给了景聆,朝她福了福身,转身间就撞见了时诩。
       “侯爷。”小丫鬟朝时诩行礼,景聆也把脑袋转了过来。
       时诩身上混杂着的酒味比时诩更早地逼近景聆,景聆攥紧了食盒朝他脸上扫了一眼,轻笑:“侯爷的夜生活倒是丰富。”
       面对着景聆的调侃,时诩只是笑了笑,他朝前走了两步,盯着她手里的食盒指了指,道:“没吃晚饭?”
       景聆摇头:“吃了的。”
       “那这是什么?”
       站在一旁的丫鬟低着头不敢看时诩,她小声答道:“是曹大人看聆姑娘晚饭吃得少,所以让厨娘做了些小食给姑娘送来。”
       时诩盯着那食盒,脸上露出不悦:“你家大人倒是周全。”
       时诩背着光,景聆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但听他的话音,却是不快活的。
       景聆猜不透时诩生气的原因,朝他扬了扬手里的食盒,说:“侯爷风尘仆仆,消食了吗?”
       时诩抬眼看她,一双锐利的眸子在黑夜里闪烁着光亮,他上前一步拿过了景聆手里的食盒跨入门中,边走边说:“我正好也饿了。”
       景聆用余光追随时诩的背影,一直到看不见了才关了门,转身朝屋里走。
       食盒里放的是酒酿圆子,可里面只放了一个碗,时诩给景聆舀着,景聆便从剑架上把日悬剑取了下来。
       时诩把那碗酒酿圆子搁到桌上,景聆正好走到了他身旁,道:“侯爷你来得正好,这把剑还给你。”
       时诩侧身看着景聆手里的日悬剑顿了顿,他伸手接过,放到桌上。
       景聆坐到对面给时诩倒了杯酽茶推到他手边:“侯爷喝点茶醒酒。”
       时诩含糊着接过:“多谢。”
       景聆听着这声谢淡笑,她并没有什么胃口,便捏着勺子在碗里轻搅,她看向时诩,说:“侯爷不必与我称谢,此番阿眠姐姐能够获救,我还要感谢侯爷。”
       时诩淡淡看向景聆,说:“这是皇上给我的旨意,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
       景聆轻笑,左手食指在温热的碗底轻敲,她看了一眼时诩手边的日悬剑,心生疑惑。
       景聆慢慢说:“侯爷那天为什么要把剑给我?”
       许是这个问题时诩也没有想过,他手里的动作一顿,眼睛盯上桌上忽明忽暗的火光。
       这把剑是他父亲的遗物,他从来不放心交给任何人,可那日,他就是想交给景聆,作为她自保的武器。
       时诩迟疑着说:“因为你在扬山的时候问我要过。”
       景聆眨了眨眼,她突然笑出了声,漂亮的桃花眼也随笑眯成了月牙状,“我问侯爷要,侯爷就给我?那侯爷待我可真好。我记得这是时老将军的遗物,你把它给我,不怕我不会用,弄丢了剑吗?”
       景聆的脑子转得快,时诩本就有几分懒倦的醉意,面对着景聆的咄咄逼人,他终是略逊一筹。
       时诩抿了抿唇,一个不留神就对上了景聆带着钩子的眼睛。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日酒烈的缘故,时诩被景聆那双眼睛盯得口干舌燥、热火烧肠,他此刻真想找块布把景聆的眼睛给遮起来。
       时诩挪开眼灌了口酽茶进去,强装冷静。
       他回想着昨日见到景聆时景聆脸上的血污和荣英给自己的描述,道:“我看你用得挺好的。”
       景聆笑道:“那侯爷是早就知道我会用剑了?为什么?我可不记得告诉过侯爷。”
       时诩如实说道:“你是景啸大将军的女儿,既能跟着行伍之人行军,又会骑马,所以我猜你也会用剑。”
       景聆看着时诩眸色忽沉,往常鲜有人会观察得这样细致的,就连自己的姨母太后都不知道自己是会骑马会剑术的人,可眼前这个才与自己相识不过数月的时诩却依靠着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就把自己的老底给掀了出来。
       景聆微微眯眼,攥紧了手里的勺子。
       这究竟是自己在时诩面前露出了太多破绽,还是时诩察人过于细致入微?
       景聆往嘴里塞了口酒酿圆子,调笑着说:“侯爷心细如发,对我了如指掌。”
       时诩抽动着唇角,他依旧不敢回头看景聆,他自认不是一个容易紧张的人,可每次看到景聆的那双磨人的眼睛,他就莫名感到身体僵硬,脑子里一片空白。
       时诩看着那雀跃的烛焰,一本正经地说:“只是能推测出一些小事罢了,景小姐还有好多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秘密?”景聆手里的勺子悬在半空,她凝视着时诩,随口道:“侯爷想知道我的什么秘密?”
       “你会告诉我吗?”时诩微微侧目又迅速挪开目光。
       景聆被时诩一连串的怪异动作吸引,她岔开话题道:“侯爷你今天有点奇怪,你为什么不看我,是在外面做了亏心事了吗?”
       景聆借着微弱的烛火观察着时诩紧绷的侧脸,希望能从他脸上剥离出几丝可疑的神情。
       时诩依旧没有扭过头,他难道能告诉景聆叫她不要看自己吗?
       他僵硬地说道:“你想多了,没有。”
       景聆眯眼看着时诩背在身后局促的双手,突然生出了好奇心,她挪着凳子站了起来。
       “时子定啊。”景聆慢慢走到时诩身侧。
       时诩感受到景聆突然靠近,下意识地站了起来,他突然很想走开,可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想要离开,若是自己现在露出惧意,岂不是坐实了景聆说的话?
       时诩岿然不动,用眼尾的余光捕捉着景聆的身影。
       景聆淡然浅笑走到了时诩跟前,盯着他衣襟上的暗纹伸手拉下,她道:“你怎么这么诚实,连撒谎都不会?”
       夏日的外衫轻薄,时诩隔着那薄薄的衣料,胸前温热的皮肤很轻易就感受到了景聆指节的蹭动。
       时诩睁大了眼睛浑身一激灵,突然抓住了景聆冰凉的手腕:“你干什么?”
       时诩望着景聆微微喘息着,手里的力道极重。
       景聆感受到手腕处传来的丝丝痛感,也抬眼望向时诩,二人目光交汇,可这次,时诩没有闪躲,他直直地盯着景聆,大着胆子扫视着她脸上的每一寸,像是丛林之王在欣赏猎物一样,这莫名让他感到刺激。
       景聆仰视着时诩,捏着时诩衣襟的手在不经意间慢慢攥紧,二人靠得极近,景聆甚至都能感受到时诩身上散发着的滚烫气息。
       “别动了!”时诩攥着景聆的手突然低吼出声,她那只手像是有魔力一般,能够透过自己的皮肉直取心脏。
       景聆遽然一愣,手也僵在了原处。
       他怎么了?
       时诩紧咬着牙把自己的衣服从景聆手中扯了出来,然后盯着景聆把她的手推了回去。
       时诩垂下双臂,可胸腔还在伴随着他粗重的呼吸微微起伏着。
       景聆不自在地抿了抿唇,左手握着右手的手腕揉了揉,她垂下眼眸,目光在地面上扫视着,时诩的反应过分反常,他今天究竟怎么了?
       景聆思忖片刻,心中突然萌生出了朦胧的念头,可是她不确定。
       静默少顷后,二人才算是冷静了下来。
       景聆揉捏着手腕,粉唇微启:“时子定,你是不是……”
       景聆话说到一半,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景聆连忙合上了嘴,绕过时诩去开了门。
       站在门外的是刚才那个小丫鬟,手里拿着一副碗勺,说是自己不知道时诩会来,便又回去拿了一副。
       景聆接过碗就关了门,她舀着酒酿圆子,看向整理着外衫的时诩,景聆的目光微微沉了沉。
       她把碗放到跟前,道:“吃吧。”
       时诩坐下,心里还惦记着景聆说到一半的话,他道:“你刚刚想问我什么?”
       景聆干笑着退了两步,翘腿坐在椅子上:“没事。”
       时诩稀里糊涂地吃了几口,感觉索然无味,他脑中一片混乱,时诩觉得自己是时候该找个理由离开了,可抬眼间又对上了景聆含着春水的眼睛。
       时诩手里一颤险些拿不住勺子,他故作淡定道:“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景聆眨了眨眼,淡笑着回应:“我怎么看着你了?”
       时诩看了景聆一眼,紧张地低下了头,他说:“我不知道,但我总感觉你在勾我。”
       “嗯?”景聆暧昧地微笑,火光在她眼中映得发亮。
       景聆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磨着;她在桌下偷偷踢了鞋,小腿悄无声息地撩了起来。
       时诩拿着勺子的手突然一僵,那白瓷勺子霎时从他指间滑落,轻轻摔到了桌上。
       时诩不可思议地看向景聆,手忙脚乱地推着桌子站了起来,他微喘着气指着景聆,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青的,他微怒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景聆慢慢放下了腿,含情脉脉地看着时诩羞愤的模样,妩媚地笑道:“勾到了吗?”
       意识到景聆意所指的时诩神情一滞,脸上的怒意渐消。
       自己竟然……被景聆调戏了?
       时诩并不是个脸皮薄的人,况且还是面对着这样赤裸裸的勾引,若是逃了岂不是让景聆笑话?
       他换上了一张桀骜不驯的笑脸,缓缓走向景聆。
       时诩笑得轻佻,双臂撑在景聆身后的椅背上,躬身贴近景聆的脸,低声道:“皇上也是这样被你勾去的吗?”
       景聆看着时诩幽黑的眸子,冁然而笑:“皇上不需要我用这样的方式,倒是你……”
       景聆眯起眸子看着他,冰凉的小手突然覆在他脸上轻轻拍了拍:“你为什么要说也?”
       时诩低声笑着按住了景聆的手,冷静的外表下,他的心脏跳得格外猛。
       时诩抬眼道:“被勾到了怎么办,你要对我负责吗?”
       景聆哑然失笑,被时诩按着的手指在他脸上轻点着,另一只手搭上了时诩的后颈,她摇了摇头,说话的声音细如游丝:“不负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楚天龙:实控人之一、董事长毛芳样因涉嫌违法被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孤道求索/勤奋的石头/永安路58号/星辰夜空/刚考上大学的我就被拉到异族战场/鸢舞笙歌起。
/商海争锋/鸿蒙树/逍遥小乞丐/回想序曲/白血咒印/年近四十。
/我用美食降妖除魔/喷泡的咸鱼/高升/御史大夫10月5日下午,望江中学在一阶教室召开了全校高三教师会议,校行政班子成员参加了会议,刘云结副校长主持了该会议。
每一场考试,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而怎样保持或恢复理想的状态便是我们学习生活中的重点。
汪亚松书记陪同倪健部长一行先后参观了校园孝爱文化广场、双语孝爱文化墙和校园校舍,详细地向贵宾们介绍了学校的现状与发展前景。
在领誓人2109班冯霄喆同学的带领下,全体高三学子用洪亮的声音喊出青年人对未来的雄心壮志和铮铮誓言,他们立志用青春谱写篇章,用奋斗追逐梦想。
此时,图书馆空气指标检验合格,全部图书重新上架;电力增容工作基本完成;南、北楼电梯从钢架搭建到主体安装进行顺利;北楼西厅及玻璃幕墙主体竣工,校园呈现出新的风貌,学校保洁人员也为新学期的到来在积极做准备。
随后,党总支戴旺苗书记通报了笼中雁民主生活会准备情况,通报了2019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专题民主生活会和巡察整改问题整改落实情况,以及笼中雁民主生活会征求的意见建议,并代表班子进行对照检查发言。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