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子嗣-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二十一章 子嗣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一章 子嗣

        汤罐盖子刚被揭开,罐中就泄出了难闻的药味。
       郑赏心瘫在地上,脸色越来越白。
       王御医捏起那些残渣当即就变了脸色,对贺迁道:“皇上,这些可都是伤身子的药啊,与红豆薏米一起熬汤不仅药性相冲,还有可能让人丧命啊!”
       屋内所有人顿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难以置信地望着郑赏心。
       郑赏心双眼失神,瘫坐在地,衣裙被她捏得满是褶皱。
       “皇上您看这事儿要如何处置?”秦太后望向贺迁,把决策权抛给了他,“若不处置郑贵妃,恐怕难以服众啊。”
       贺迁冰冷的目光在郑赏心身上停留了少顷,薄唇微启:“贵妃郑氏,心如蛇蝎,即日起贬为庶人,幽禁冷宫。朕,再也不想见到你。”
       景聆站在秦太后身边,观察着贺迁说话时的脸色,倒为地上的郑赏心感到不值。
       二人夫妻多年,还育有一子,可该抛弃时,贺迁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当真是无情。
       郑赏心听完贺迁的话当即就大哭了出来,她用双膝爬到了贺迁身边,抱着贺迁的小腿祈求他的原谅:“皇上,臣妾知错了,您饶过臣妾吧!臣妾是一时糊涂啊!”
       贺迁微眯着双眼冷哼一声,小腿一用力就把郑赏心狠狠地踹倒在地,围在周边的宫妃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皇上,是有人害臣妾的,是有人害臣妾的啊……”郑赏心抓着柔软的地毯撑起上半身,泪水在她脸上构成纵横溪流,她哑着嗓子,带着恨意的目光越过太后转到了景聆脸上。
       四目相接的一瞬间,二人的目光都变得锋利起来,在空气中形成了一道无形的闪电。
       郑赏心望着景聆苦笑了几声,自嘲似的摆起了脑袋,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自己被人当成刀子作弄了。
       郑赏心的手臂从身侧抬起,竖起食指指向景聆。
       “皇上,臣妾真的冤枉啊,是她,是她挑唆臣妾,是她挑唆臣妾的啊……”
       郑赏心的声音突然变得尖利刺耳,在众目睽睽下,她猛然撑起身子站了起来,随手抓起了贺迁手边的滚热茶盏,张牙舞爪地朝着景聆冲了过去。
       “太后娘娘小心!”
       景聆迅速挡在了太后身前抱住了太后的身体,而郑赏心手里的那盏热茶也连同茶杯一起重重地砸在了景聆后脑。
       茶杯坠地,一声脆响,那精致的瓷器摔得稀碎。
       “阿聆!”
       贺迁脑中来不及思考,他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推开了呆滞在原地的郑赏心,关切地扶着景聆的肩膀。
       景聆紧皱着眉头,脸上的神情因为痛苦而扭成了一团,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头皮上有温热的血在汩汩地流着,刚被砸的那一瞬她都懵了,她只记得那滚烫的茶浇到了她的头上甚至脸上,而现在,她只觉得自己头皮上的伤口在撕裂。
       贺迁和秦太后一道把景聆从秦太后身上扶了起来,珠玉被挤在二人身后,完全插不进去手。
       景聆面色惨白,却紧紧抓住了贺迁的衣服,口中喃喃:“阿澈哥哥,我好疼啊……”
       “阿聆……阿聆……”
       沈愿连忙把自己的椅子让了出来,帮着贺迁把景聆扶到椅子上坐下,她睁大了双眼,眉宇间还透着不可思议。
       “王御医,快来看看阿聆。”秦太后唤道,脸上也露出了急色。
       这原本就不太平的扶光阁顿时更加混乱,所有人都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也不敢说话,也能用眼神交谈。
       王御医仔细看了看景聆脑袋上的伤口,乌色的头发间还夹杂着一些碎瓷片。
       王御医看了看左右的贺迁与太后,道:“还好伤口不深,但里面还是夹了些碎瓷渣,微臣得先把那些瓷渣剔出来。”
       王御医说完就去取了工具,景聆攥着衣裙,眼睛时不时瞟向贺迁。
       贺迁轻拍着她的后背抚慰:“阿聆不怕,忍一忍,很快就好了。”
       景聆算是能忍疼的,可真当王御医给她剔碎瓷渣的时候,她的身体还是忍不住抽动着。
       贺迁抱着她的身体,更是能清楚地感受到她疼痛的每一瞬间,景聆每皱一次眉,他心里对郑赏心的恨意便多了一分。
       此时此刻,他真想把郑赏心处以凌迟之刑。
       王御医小心翼翼地给景聆剔完了碎渣,手臂和脖子都算了,脸上的汗也跟淋了雨似的,这并不是因为这活儿有多难,而是因为他在宫里从医多年,知道皇上和太后都看重景聆。
       王御医给景聆包扎了伤口,便说要给景聆配药离开了扶光阁,而其他那些还在扶光阁内围观的嫔妃女眷也趁着这个机会,托词离开。
       “皇上,我没事。”景聆抓着贺迁的手这才慢慢松开。
       贺迁朝景聆温和地笑了笑,可转身间,当他面向郑赏心时,他那俊朗的面庞上再次染上了令人不寒而栗的霜花。
       郑赏心被贺迁刚刚那一击猛推推倒在地,便像是认命了一般没再坐起来。
       贺迁冷冷地瞪着地上鬓发凌乱,面如死灰的女子,冷厉的眉眼间透不出一丝怜悯,只有憎恶。
       贺迁道:“郑赏心,朕原本还想留你一条性命,让你苟延残喘,可你似乎并不领情,既然如此,你这条命,也没必要留了。”
       郑赏心却没有那悔悟之态,她突然抬起了狼狈的脸,大笑道:“皇上都要把臣妾打入冷宫了,进了冷宫,倒不如死了好。”
       贺迁冷笑着轻点着下巴,喝道:“来人,把郑赏心压出去,处死!”
       贺迁话音刚落,几个侍卫便大步流星地进了扶光阁,拉起郑赏心的双臂便要将她拖出去,可郑赏心却哼声挣扎着,道:“别碰我,我会走!”
       郑赏心撑着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景聆、皇上、太后三人依次冷笑,她身上那身嫣红的襦裙把她衬得像一朵孤傲却娇艳的霸王花。
       郑赏心摇着头,脸上的笑意讽刺又失望,她拖着那疲倦而沉重的身体,走出了扶光阁的门……
       贺迁的脸色并没有因为郑赏心的离开而变得和煦起来,扶光阁中再一次陷入了沉寂。
       景聆侧目看了看贺迁与太后,突然叹了口气。
       贺迁以为景聆是伤口疼了,急切道:“怎么了,可是伤口疼了?”
       景聆缓缓摇头,道:“非也,我也是想到了郑赏心就这么死了,那大殿下以后怎么办?他现在才五岁,总得有人教养吧。”
       贺迁微微一愣,他其实刚才也是在为这件事情发愁。
       这时,待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沈愿突然轻轻开了口,道:“暨儿今年四岁,与约合兄弟间感情也好,不如就让臣妾教养大公子吧。”
       贺迁点头:“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景聆却突然不轻不重地拍打了一下贺迁的肩,娇嗔道:“阿澈哥哥糊涂,我前些日子看皇后娘娘面色憔悴,皇上难道还要给娘娘肩上添个负担吗?况且阿澈哥哥想想,大殿下与太子殿下年纪相当,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最是贪玩,若让他俩混在一块儿,必要拉下不少功课。”
       贺迁迟疑片刻,目光停留在景聆露出的手腕上金镯,他平静地说:“那阿聆觉得谁是养育约合的最佳人选?”
       景聆双手都抓着贺迁手臂上的布料,看上去就像是少女在撒娇一样。
       “其实阿聆觉得,把大殿下养育在姨母手下是再合适不过的。”
       贺迁与沈愿几乎是同时僵了身体,而秦太后却是一副受宠若惊状,可她唇角的笑意根本就藏不住。
       秦太后推辞道:“哀家年纪大了,哪能带孩子呢?”
       景聆强忍着后脑上的疼痛,扯出一抹笑:“姨母养大了聆儿与阿澈哥哥,显然是这后宫中最会教养孩子的了,况且姨母又是大殿下的皇祖母,阿澈哥哥把大殿下交在姨母手中,也不用担心大殿下被亏待,姨母定是最疼爱自己皇孙的,姨母您说是不是?”
       秦太后霎时喜上眉梢,不停地点着头:“哀家对皇孙定然是一视同仁的,约合这孩子也可怜,皇帝若是放心交给母后,母后一定会好好教养他的。”
       景聆间时诩神色间还有些犹豫,又催促道:“阿澈哥哥觉得呢?”
       贺迁看着景聆笑盈盈的脸,顿了顿说:“母后当然是可以胜任的,可儿臣担心这孩子太闹腾了,惹母后烦心。”
       秦太后连忙笑道:“哀家自己的皇孙,哀家怎么会觉得烦心呢?皇帝可还有别的疑虑?”
       贺迁面色微沉地思忖了片刻,才缓缓开口:“既然如此,那约合便交给母后教养了,母后若什么时候闹心了,随时都可以跟儿臣说。”
       秦太后勾唇露出满意的笑容:“皇上放心,约合在哀家这里定会茁壮成长,成为大魏的栋梁之材。”
       秦太后说话间眼神又不断看向景聆,与景聆对视的几个瞬间,眼尾都带着笑意。
       景聆也以笑回应。
       景聆此前思考了很久,秦太后在与陈王合作的前路上看见了什么甜头,直到今天上午听完了太后所说的那一番话,她才恍然大悟。
       这后宫中的嫔妃中没有真正属于太后的人,可在后宫乃至前朝中斗争的最好砝码无疑是子嗣,可太后手中没有子嗣,皇后却有,她需要一个子嗣。
       所以太后帮陈王做了这个顺水人情,帮郑靥入宫,可郑靥和郑赏心到底都是陈王的人,永远不可能为她所用,在这风云无常的后宫中再为陈王多安插了一枚眼线,也无疑加重了太后与皇上身上的负担,郑靥与郑赏心之间只能留一个。
       因此景聆便借机帮着太后刺激了郑赏心的嫉妒心,而郑赏心倒真是个没脑子的急性子,这还没几个时辰就把郑靥毒倒了。
       景聆碰了碰她后脑勺上浸出血渍的绷带,心想这一下挨得倒也值得。
       当时她看见郑赏心朝着自己扑来,直到这一下是躲不过的了,不如物尽其用,以保护太后的名义受这个伤。
       景聆知道太后对自己已生疑心,可现在撕破脸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她需要太后再一次信任自己。
       显然,她做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美金融机构预计苹果年底起把5iPhone14产能迁至印度。
湖南金龙智造:党建引领促发展助力工厂新风貌。
15年磨一剑!我国科学家破译几丁质生物合成机制。
广州越秀疾控提醒:有以下时空交集的市民3天3检、做好健康管理。
重庆:轨道出入口5米内乱停共享单车三企业被处罚。
普京宣布部分动员后,波罗的海国家:不接收逃离动员的俄罗斯人。
湖南省广告传媒腾飞论坛9月27日将在长沙举办。
/从修真之地过来/肆玖壹/熙风血族进化论/梓馨Ya/生死敌对/松小乔。
/[综]暗黑本丸里的白莲花/顾盼笙歌/锦绣江山/墨染颜未央/回首向来潇潇处/寥寥一际。
/神奇宝贝商人系统/快点黄皮耗子/夫君别乱撩!福运悍妻她只想种田/洛月儿/魔颜罪(女尊·重生)/童叶。
/风雨千辞/作家GiH4VO/血色罗裙/无常向晚/步履山河/木石武。
学校里的哪一处场所是你平日里最惦念的。
人们眼中的西藏神秘、圣洁且遥远,庄严的布达拉宫和拉萨繁荣的八角街几乎成了它的代名词,但在藏北那曲地区的比如县,那里寒冷甚至资源匮乏,冬季和?大约在冬季?这两个季节才是那里的主旋律。
一帧帧的画面,记录了美丽的李中校园,记录了学生们不可复制的青春记忆,更闪动着学生们创意的火花,绽放出梦想的光芒。
团委:陈俊来稿11月10日晚,?我为海丝代言?大型校园活动总决赛落幕,10位候选人经过半决赛的PK杀出20强成为?海丝代言人?,笼中雁笼中雁的俞王诗琪和张哲之两位同学因其精彩表现成功晋级。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