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策奔-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十九章 策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九章 策奔

        “来我这儿乘凉吧。”
       时诩轻捧着景聆的面颊,话说出口后,连他自己都有几分惊讶,可他清楚地明白,这并不是头脑发热。
       他看着景聆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不甘屈服于命运,不甘屈服于虚无的家族荣耀,他只想放纵一生,永远潇洒恣意。
       可当他的父亲和兄长一个接着一个战死,家族的薪火终于传到了他的手里,那一层朦胧的梦终于幻灭。
       时诩又接着道:“你想要离开盛安,我帮你。”
       景聆怔怔地望着时诩,额前的碎发被雨淋成了小缕贴在脸颊上,她突然发笑,道:“我现在想离开这个亭子,你能帮我吗?”
       时诩愣了一瞬,也笑了,他望了望外面阴沉的天,毫无停势的细雨,耳畔还有嗡嗡的风声。
       时诩拿帕子轻拭着景聆脸上的雨水,蹲身道:“现在可能不行,雨太大了,山路也不好走。”
       雨越下越大,雨滴随风乱飞,景聆坐在冰冷的石凳上,身上的衣服也湿答答的,她一连打了几个哆嗦。
       时诩见她冷得发抖,便把身上的外袍披在了她身上。
       景聆不可思议地看着时诩,原来时诩只要不厌恶一个人,就会对人这么好吗?
       时诩拢着衣服,对景聆道:“这衣服也不厚,但总比没有好。”
       景聆抽了抽鼻子,轻声道:“你不冷吗?”
       时诩无所谓地“唉”了一声,道:“我身体好,不像你,一看就娇娇弱弱的。”
       时诩系好了衣带,起身指着另一边的长椅,说:“这是个风口,你坐那儿去吧。”
       景聆循着时诩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起身坐去了那边,时诩也顺势坐到了她旁边,手里撑着珠玉走前给他的那把伞挡雨。
       没了乱飞的雨滴,身边的人又暖烘烘的,景聆很快就感受到了一阵倦意,烟雨朦胧中,景聆逐渐感觉眼前的景色变得模糊,眼皮也越来越重,耳边的那些闷雷落雨声,也渐渐化作了催眠的乐章。
       时诩手里还举着伞,苦恼地望着那绵绵不绝的雨,可肩膀处却突然一沉,时诩转头一望,景聆正歪头靠在自己肩头,那双勾人心魄的眼睛已然合上,可时诩却依旧惊叹于她精致的长相。
       这是时诩从未见过的景聆,时诩深知柔弱是景聆掩盖强悍的一层盔甲,可现在看到景聆真实柔弱的模样,时诩倒觉得这样的景聆更容易触及他心中的柔软。
       景聆微蹙着眉,突然传来几声低咳。
       时诩从那些莫名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把景聆搂得更紧了些。
       这场雨也不知道下了多久,只是雨停后,头顶的乌云散开后,天依旧是灰蒙蒙的,看起来已经快要入夜了。
       这个季节的雨总是一阵一阵的,时诩连忙推了推景聆叫醒她,怕过会儿雨又要下了。
       可景聆却睡得格外沉,时诩连唤了她几声,她都没有答应,若不是时诩还能感受到她温热的呼吸,时诩都怕他在睡梦中悄然离去了。
       没有办法,时诩只好慢慢挪动着身子,把她背到了背上。
       然而在景聆的身体刚贴上他的后背时,时诩就忍不住颤了一瞬,险些把景聆甩出去。
       时诩狠咬着嘴唇,十根手指在背后绞成了一团。
       好像有什么柔软触碰到了他的后背。
       时诩咽了口唾液,喉头上下滚动着,耳尖也泛着红,他感觉自己身上更热了。
       时诩想到了那日夜里景聆那张诱人得不真实的脸,还有那泛着红晕的期期艾艾的眼神……
       可逐渐暗沉的天气并不给他继续胡思乱想的机会,天边明明灭灭的闪电仿佛在昭示着下一场雨即将到来。
       时诩驮着景聆这块“烫背山芋”快步下了山,手忙脚乱地把景聆送回了雯华轩中。
       时诩出了雯华轩,迷茫地被冷风吹了一路,脑子里才终于有了几分清醒。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感觉自己的手臂上还能感受到景聆落在他手臂上的重量,就像他的后背,触感尚存。
       时诩重重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真是疯了。”
       黑云密布,阴雨将歇,与此同时的盛安城中,一辆装饰低调的青布马车穿过仙亭大街进了平康坊。
       身姿窈窕的女子身着暗蓝素裙,头顶帷帽从马车而下。
       狭窄的小巷潮湿阴冷,稀疏的雨点从飞檐翘角上滴落,砸在地面低洼的水坑里,像是有节奏的鼓点一般。
       这条巷子折柳已经走过许多次,可今天她却感到格外幽深冗长,手里的灯笼明明灭灭,她的耳畔感受到了几阵不寻常的风声。
       折柳藏在帷幔之后的丹凤眼泛出凛凛寒光,她微抿着唇瓣,修长的手指已然搭上了腰间的刀柄。
       几抹黑影从局促的空中掠过,折柳微眯着眼,转身迈入了另一条羊肠小道。
       利剑出鞘的刺响从折柳身后响起,那人拔剑的速度极快,折柳甚至还没来得及把半截短刀拔出,那冰冷的剑刃已经贴到了她温热的脖颈上。
       折柳能够感受到那薄如蝉翼的剑刃锋利至极,只要使剑者稍有不慎,就会划破她脖颈边的皮肉,可那剑没有,说明使剑者的力道控制得极好。
       折柳轻声一笑,镇定道:“壮士有事?”
       身后那人默了少顷,传来了少年清亮的嗓音:“你是尝禄?”
       折柳攥着刀柄身体一僵,尝禄正是她处理手下生意是使用的化名。
       “少侠认错人了,奴只是平康坊中的寻常女子,与少侠非亲非故。”折柳凝视着黑窟窿尽头灯红酒绿的凝香馆,声线娇媚了些许。
       那少年笑了笑,剑刃离开折柳的脖子,顺着她的手臂滑入她的腰间,正贴在她握着刀柄的手背上,道:“我可没听说过平康坊的姑娘随身带刀啊。”
       折柳顿了顿,又笑:“可我真的不是尝禄,也不认识尝禄。”
       少年收了剑,朝藏在屋顶上的人道:“是不是尝禄不是你这张嘴说了算,小五小六,把她绑了。”
       屋檐之上闻声而动,折柳在这僻静之中屏气凝神,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折柳的唇已经抿成了一条缝,抓紧手中的灯笼猛然转身,把手中的灯笼朝着身后的两人甩了过去。
       小五小六连忙抽剑抵挡,可折柳已经趁着这个空挡快步钻入了另一条小巷子里。
       时溪低骂了一声,道:“快追!”
       平康坊中的小路盘根错节,其中的小巷子更是数不胜数,三人追了一截路就会遇到岔路口,时溪抹了把发间掺了雨水的汗,双脚一瞪再次袭上屋檐。
       可平康坊中的房子亦是高低不平,再加上这深沉的夜色,折柳又穿了件极利于隐藏的衣服,时溪的眼睛都快找瞎了都没找到她的人影。
       而这时,天又开始下雨了。
       折柳冒雨狂奔,穿过了几条巷子后终于在路口遇上了安忆弦的马车,安忆弦见她一身狼狈,连忙掀起车帘方便她钻入车里。
       折柳摘了帷帽用安忆弦递给她的帕巾手忙脚乱地擦着脸上的水渍,一边听安忆弦说道:“我的好姐姐,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见你老久没出来,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
       折柳一路奔驰现在都还没缓过劲儿来,她大口喘着气,说:“遇上了几个毛头小子,我们已经被人盯上了。”
       “啊?”
       安忆弦话音刚落还张着嘴,伴随着一道闪电劈下,一支利箭突然从窗口窜入,直直地钉在另一侧的窗棂上,和着雷声发出一声闷响。
       “我去!”安忆弦瞪大了眼睛,“来真的啊,不怕出人命啊?”
       “啧。”折柳牙关咬紧,掀起后头的窗帘望向窗外,刚才把剑架在她脖子上的时溪就站在不远处的屋顶上拉满了弓,而箭头所指的方向,正是这辆马车。
       折柳冷哼一声拉上了帘子,朝外面临时聘来的马夫大喊:“想活命就快点骑,从前面进朱雀大街,到永安坊里去。”
       那马夫不过是个寻常布衣,哪里遇到过这种情况?他不敢应声,甩着马鞭哼哧哼哧地赶着马儿往前跑,恰在此时,第二支箭再次从马车顶射入,紧钉在了地面的木板上。
       安忆弦刚被景啸收养的那几年也是跟着他在军营里混过的,这时溪的两箭一射进来,他就感觉自己的脸被人踩了。
       安忆弦掀开窗帘朝外探,被狂风卷起的骤雨齐刷刷地边望他脸上拍打,街道的屋檐上却不见时溪的影迹。
       马车在暴雨中策奔,湿冷的潮气弥漫在空气中,可折柳和安忆弦却感受不到一点冷,他们虽维持着表面上的冷静,可心里却不敢就这么冷下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遇上这般棘手的人。
       二人时不时朝着窗外探望,可时溪却跟黑夜中的鬼魅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马车将要驶入永安坊,一路疾驰的马夫突然勒紧缰绳停了下来。
       折柳与安忆弦被马车颠回座位,四双滚溜溜的眼睛在黑夜中不约而同相视,此时马车外已经传来了齐刷刷的拔剑声。
       折柳把安忆弦摁在座位上,戴上帷帽掀开了马车前的门帘。
       马车前的一队人马手持利刃,挡在了路中,为首者正是时溪。
       永安坊中住的都是皇亲国戚、朝廷重臣,若是在永安坊中发生打斗必会打扰到里面的住户,所以时溪只好把折柳的马车拦在永安坊外。
       时溪手持长枪坐在马上,望着折柳露出轻佻的笑,他扬了扬下巴,道:“姐姐,又见面了。”
       折柳拉上帘子跳下马车,冷声道:“你找我究竟所为何事?”
       时溪粲然一笑,右手耍动着手上的长枪,他的手臂突然一转,那长枪便指向了折柳。
       时溪肃然道:“把帽子摘下来。”
       折柳冷哼,右手探向腰间,她道:“如果我不呢?”
       “不?”时溪神色微惊,“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只要你将帷帽摘下,让本公子看清你的长相,我自然不会再为难你,若你不摘。”
       时溪冷笑,把长枪伸到了折柳的下巴之下:“我就帮你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女子点外卖求鸭屁股喂狗获赠两斤,烤鸭店:金毛犬体型大,就多给了些。
发放读物2000余册,这个省级科普教育基地全国科普日活动精彩纷呈。
广西柳州有女子拐小孩当场被抓?视频热传!真相查明。
泰山区徐家楼街道“阳光玫瑰”迎来甜蜜丰收季。
扎哈罗娃:拜登在联大会议上虚假援引普京的话,这么做完全不体面。
/琴瑟挽萧悔/慕岚楚/霸道女总裁嫁入钰王府/潇湘l妃子/玄学大佬在年代文里带全家暴富了/苏茶玖一。
/一千零二十三夜/男票会有的/死犬/老牛仔伍/三生魔仙传/花子善。
/赵国那些事儿/陈子轩109/高冷王爷很霸道/洛念笙/全民领主/云梦大领主。
/星际异植师/点圈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清华体育已成为全国高校体育的一面旗帜,?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目标激励了一代代清华学子,?无体育,不清华?是新时代清华学生喊出的最响亮的口号!如果这些描述有些过于高大上,我想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说明清华学生对于体育的感情,他们亲切地把母校称为?五道口体校?,因为在清华学生心目中,体育是他们上学期间印象最深、最让他们终生受益的课程。
10月5日宁波电视台?来发讲啥西?栏目播出了来笼中雁采访录制的相关节目。
课程结束后,特级教师陈湘龙老师、笼中雁历史教研组组长茆芳老师及与会老师分别就三节课的教学设计和课堂教学谈了谈自己的感受和理解。
在宁波市教育局教研室组织的2020年度论文评比中,笼中雁语文组老师的论文在众多文章中脱颖而出。
——李惠利中学数创班学生兴致盎然赴智博会9月9日,笼中雁组织数字化创新实验班的师生80多人参加了在宁波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第七届宁波智慧城市技术与应用产品博览会。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