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驱离-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驱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六章 驱离

        这是来到剑阳后,景聆第一次见到贺暨。
       这时候时诩还在兵部与夏侯铮议事,前几日时诩就告诉过景聆,这几天贺暨可能会到家里来,因此面对着贺暨的突然造访,景聆并没有感到太过惊讶。
       景聆亲自将贺暨请进了府中,府里的仆从给贺暨端上了茶和点心。贺暨和景聆在湖边的小亭子里一边吃着茶点一边聊天,至于内容,也是三句不离时诩。
       贺暨道:“武安侯总是能精准地猜到朕心中所想,处理起政事来也是雷厉风行,有他在朕身边,朕几乎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景聆放下手里的茶盏,说:“武安侯是大魏臣子,为皇上排忧解难,是他应该做的。”
       贺暨哈哈一笑,道:“可是表姑,因为武安侯实在是太了解朕了,朕又时常感到十分恐惧。朕是皇帝,比常人更加多疑,因此面对着武安侯,朕心中总是分外矛盾,不知是该亲近,还是该疏远。表姑是武安侯的枕边人,自然是最了解武安侯的,表姑认为,朕应该怎么做呢?”
       景聆带着笑意的面色倏然一凝,皇上今日来府中,虽然表面平和,但却暗藏杀机。贺暨字字句句都离不开时诩,景聆不由得担心起还未归家的时诩来。
       “表姑只是深居宅园中的普通妇人,不敢妄自揣测圣意。”景聆谨慎地回答。
       贺暨并没有因为景聆含糊不清的回答发怒,反而脸上笑意更甚,“今日就当是表姑与侄子之间唠唠家常,表姑不必介怀,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就是了,朕不会放在心上的。”
       景聆勾起唇角浅笑,道:“侯爷待我极好,在我眼中,他是个值得托付的人。但我始终认为人都是多面的,我猜不到侯爷心中的想法,对侯爷的印象也只是在感受过他的好之后从心底生出来的。所以表姑觉得,皇上只需要用心感受,遵从自己的内心就好。”
       贺暨露出一抹轻笑,景聆给了自己一个没用的答案,说了这么多,却又相当于什么都没说。
       这位表姑,还是一如既往的谨慎。
       “表姑的意思,朕都明白。”贺暨看向景聆,笑意依旧。
       贺暨笑着站了起来,捋了捋衣服上的褶皱,漫不经心道:“朕是听闻武安侯在剑阳买了宅院,怕在剑阳|委屈了武安侯与表姑,所以过来看看你们的住处如何。”
       景聆也起身,“遗香苑修得清秀雅致,我与侯爷很喜欢。”
       “那朕便放心了。”贺暨粲然一笑,接着道,“如今宫里新修的几处殿宇也完工了,朕想邀请表姑到宫中住几天,不知表姑是否愿意。”
       景聆垂下眸子,扶在桌沿上的手倏然一紧,指肚重重地捏在了桌沿上。
       贺暨如今把自己带进宫去,为的,就是逼迫时诩。
       贺暨到如今一直没有贸然动时诩,忌讳的是他手中的兵权与这么多年来的军功,他希望时诩能够主动上交兵权,自己请|愿离开朝堂。
       可当最后保护在时诩身上的盔甲都被主动卸下后,贺暨真的愿意就这样放过时诩吗?
       贺暨似是看出了景聆心中的犹豫,便道:“表姑是不愿意吗?”
       景聆眼帘微掀,手将桌子捏得更紧了些,她勉强地笑道:“怎么会?只是侯爷还未回府,我怕我不声不响地进了宫,他会担心。皇上容许我给他留封信吧。”
       “武安侯就在兵部,朕着人通报他一声就是了。”贺暨接着景聆的话道,“从侯府到皇宫并不远,表姑这样谨慎,难道是怕朕会照顾不周?”
       “皇上多虑了,我并没有这样的意思。”景聆平静地说。
       贺暨迎着清晨初升的日光,露出一抹心满意足的笑,“既然如此,表姑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这便与朕一同进宫去吧。”
       景聆不经意地抿了抿唇,目前,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折柳帮景聆收拾了几件衣服后,景聆就跟着贺暨进了宫。与此同时,贺暨也着人把景聆入宫的消息传达给了时诩。
       折柳将景聆与贺暨的聊天内容告诉了时诩后,时诩顿时就明白了贺暨来找景聆的用意,他是想要利用景聆威胁自己。
       时诩当即带上了半块虎符入宫,但贺暨却借口身体不适,不见自己。时诩心急如焚,不知道景聆在宫中会遭遇贺暨怎样的对待,索性顶着烈日跪在了明华殿前。
       一个中午过去了,贺暨依旧没有召见时诩,只有程卫从明华殿中走了出来。
       程卫走到时诩跟前,想要扶他起来,“子定,别跪着了,皇上今日是不会见你的。”
       见到程卫,时诩宛若见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那皇上准备何时见我?”
       程卫谨慎地朝四周的侍卫看了看,蹲身道:“半个月之内,都不会见你的。”
       “这么久……”时诩微垂着眼眸,棕色的眼珠伴随着脑中的思绪左右挪动,他无法忍受一天都接收不到景聆的讯息,更何况是半个月?他难受极了,仿佛是心里空了一块一样,浑身上下,紧张又僵硬。
       时诩猛地抓住了程卫的手肘,压低声音道:“绛微,你帮我个忙吧,你去告诉皇上,我已经把虎符带来了,上交虎符后,我便会辞去朝中职务,从今以后,我就带着景聆云游四海,不会再入剑阳与盛安。”
       “子定,你冷静一些。”程卫捂着了时诩的手腕,“这些事情,你半个月后再与皇上说吧,他现在不想见你,也不能见你。”
       “为什么?”时诩几乎低吼了出来。
       程卫闭了闭眼,说:“子定,你一急就容易犯浑。皇上今日将夫人接进了宫中,你就用兵权与职务换回了夫人,你说,这件事情传出去让天下人怎么看皇上?皇上也要脸面,咱们是皇上的臣子,也要给皇上留一份余地。”
       时诩喉头微更,他明白程卫话里的意思,但这些话也无法解去他心中的焦躁。
       “道理我都明白。”时诩扭头看向一边,静默片刻后道:“但我就是担心。”
       程卫无奈地叹了口气,“子定,我知道夫人住在哪里,我带你过去。”
       时诩肩头一动,顿时来了精神,睁圆了眼睛看着程卫,心里既感觉不可思议,又觉得理所当然。
       “当真?”
       程卫点点头,“快起来吧,午后的太阳最毒了。”
       “嗯,好……”时诩撑着滚烫的青石板站了起来,一只脚刚踩到地上,膝盖因为站得太久顿时一软,连同着发麻的小腿,整个人都猝不及防地摔了下去,所幸程卫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他。
       程卫扶着时诩的肩膀,道:“子定,你慢点。”
       时诩撑在程卫的肩上,皱着眉头缓了缓,“无事,你带我去。”
       景聆住在新修的凌藻宫中,贺暨许是怕景聆一个人在宫中烦闷,特地给她准备了香料香具打发时间,安排得也还算周到。
       但景聆现在没有这个心思,她叫照顾自己起居的宫人把榻搬到了海棠树下,她躺在榻上,百无聊赖地数着树上的叶子。
       有点盼头总是好的,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再出去,或许,等到自己数完树叶的那一天,就是自己与时诩再见的时候。
       宫女小玉端着刚做好的枣泥山药糕放到榻旁的小桌上,随后给景聆换了新茶,轻声道:“夫人今日没有用午膳,吃点糕点垫垫肚子吧。”
       景聆侧目扫了盘中的糕点一眼,上面印的花纹十分精致,很能激起食欲。
       景聆揉着太阳穴,被小玉扶着坐了起来,指着头顶的树叶道:“你叫人在那个树枝上系条红绳。”
       小玉愣了愣,随后轻声道:“是。”
       景聆端起茶盏吹了吹上面的热雾,抿了口茶水入喉后才拿起一旁的枣泥山药糕,轻轻咬了一口。
       小玉的手艺不错,这一口下去倒刺激了她的味蕾,当即感觉有些饿了。
       若是在平常,这时候时诩也从外面回府了,他每日都会在回府的路上给自己带些甜食。他们才来剑阳三个月,不知道剑阳那间糕点坊子好,时诩便每日跑一家给景聆带一份,直到现在,景聆已经把剑阳城的糕点坊子尝了个遍。
       想到这里,景聆心中不免涌出了酸涩,连那甜腻的点心吞进肚里,都没法把这股莫名的情感掩盖。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景聆把手里的半块枣泥山药糕放到手边的小瓷盘里,端起茶碗在院子里走动了起来。
       凡是碰上了与自己有关的事情,时诩就总爱丢了他那点脑子,如今程卫还伴在贺暨身侧,希望他能劝劝时诩,不要让他惹怒了皇帝。
       景聆缓步而行,经过院落东侧时,忽然听见墙边传来了几声敲击,景聆脚步一停,扭头看向声源处。
       自己住进凌藻宫后,贺暨便下令不允许其他宫里的宫人靠近,如今敢在外面这样敲击的,定然不是哪个不守规矩的宫人。
       难道,是来找自己的?
       墙外依旧敲个不停,景聆眯起眼眸,狐疑地走向那面墙,拾起地上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在同样的地方敲了三声,墙外的动静立刻停了下来。
       景聆捏紧了石头,小心翼翼地扭头朝院子四处看了看,见被调来服侍自己的十个宫人都在各自忙活,景聆才谨慎地开了口。
       “是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每个最高奖励200万元!20个武汉市人工智能示范应用场景公布。
东北地区首个核能供热项目建设驶上“快车道”。
台黑帮头目丧父大办告别式,蓝绿均到场,网友:选票较重要黑白非重点。
专题询问现场直击⑤|河南省自然资源厅:推进矿山治理和生态修复守好河南绿水青山。
联合国调查显示:全球电子政务水平整体提升。
百米画卷印童心红升幼儿园举办国庆主题活动。
英国女王死因确认。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死因公布。
/女主她是真精分/云柔缦缦/千岁爷报喜了/张万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花无墨。
/若如初见予我情深(乔乐陆衍)/顾妍一/废柴修真记/洛书/她们都是重生者/螺旋飞面。
/霸总原来是奶萌的狗狗啊/水晶星球吖/这就是魔教么/睡不醒的考拉/鬼神之女的现代之旅/独饮醉空月。
/不知东方之既白/梁渠_SLCB我们的教学现状,教学管理模式、教学理念等还没有根本转变。
为使新的设备和技术更好地为教育教学服务,充分发挥其优势,3月21日晚,望江中学特邀请专业讲师对该校教师进行了多媒体技术的使用培训。
刘正翠老师作为李惠利中学关工委副主任参加了表彰颁奖大会。
会后,客人们参观了学校展室、校园环境建设、各类设施使用情况等,对望中优良的校园建设、整洁有序的环境等给予了高度评价。
许老师表示,同课异构特别是像这种跨区的异地教学,对推动老师的成长具有非常大的助力。
我多次代表班和校参加正式比赛,其中最令我难忘的是1964年学校春季运动会。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