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俱损-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俱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四章 俱损

        夏夜的兴庆宫中寂静非常,沈家的事情令太后沈愿难以入梦,倚在窗边哀声叹息。
       她想解救沈家于水火之中,可自己作为沈家的女儿,竟然想不出一点法子,可真是没用。
       “皇上驾到——”
       殿外的一声通报打破了宫内的寂静,沈愿收敛起哀愁的神色,披上外衫朝殿外走去。贺暨已经进入了殿内,朝沈愿行礼。
       沈愿温柔地扶起了贺暨,淡笑着问道:“这么晚了皇上怎么还没有休息?”
       贺暨抓住了沈愿将要收回的手,眨着亮晶晶的眼睛忧心忡忡道:“舅舅下狱,朕心忧郁,如何能够休息?”
       沈愿牵着贺暨的手微微一愣,复杂的思绪中陡然涌出几分欣慰。
       贺暨圆圆的脸上眉头紧锁,展露出他这个年纪不该拥有的愁容,“朕知道母后定然也会为了舅舅与外公感到苦恼,朕只是想要过来安慰母后,让母后安心,朕一定会尽全力保护住舅舅与外公的。”
       面对着贺暨的信誓旦旦,沈愿压在心里的大石头倏然轻了不少,她蹲身抚摸着贺暨的脸颊,淡笑道:“那皇上要如何保护舅舅与外公呢?”
       贺暨叉着腰不假思索道:“朕是皇帝,只要朕一声令下,没有谁能违抗朕的命令。”
       贺暨的话音中透着傲慢与狂妄,沈愿连忙劝说道:“这世上没有谁是可以随心所欲的,皇上虽贵为天子,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是皇上所做的决断若是臣子不信服的,皇上就会失去在臣子心中的威信。”
       “有权力却不能使用……”贺暨撅了撅嘴,“这皇帝做得真憋屈……”
       沈愿轻轻抚慰着贺暨的小脑袋,在心里感叹他可真是小孩子心性。
       贺暨抬眼道:“那母后,暨儿该如何解救舅舅与外公呢?”
       沈愿用手帕轻轻擦着贺暨额角的细汗,温柔地淡笑道:“皇上只用做好皇上该做的事情就好,别的事情,就交给母后吧。”
       贺暨抬起头,眨巴着眼睛,奶声奶气道:“母后能保护好舅舅与外公吗?”
       沈愿心虚地笑着,她的心里并没有底。
       但看着贺暨扑闪扑闪的眼睛,她又不想让贺暨失望,沈愿只好硬着头皮道:“暨儿放心,母后可以的。”
       贺暨看了一眼沈愿温柔的脸,他微抿着唇,背在身后的手在不经意间扭成了一团,掌心中正不受控制地冒着汗。
       沈愿继续道:“明早还要上朝,皇上块回大明宫去吧,舅舅他们的事情,皇上不必烦忧。”
       贺暨点了点头,沈愿继续保持着笑意,轻言细语道:“那母后送皇上回去吧。”
       “嗯……”贺暨轻声应着。
       沈愿与贺暨出了大殿,贺暨微垂着头,融入黑夜的眼眸中涌现出层层黑雾,步伐也比平日里更慢。
       沈愿隐约感到贺暨心里藏着事情,便问道:“皇上可是还在担心舅舅?”
       贺暨迟疑了一瞬,他抬起头道:“母后,有一个秘密,暨儿想要告诉你。”
       “嗯?”沈愿歪了歪脖子,面露疑云,“还有什么事?”
       贺暨朝漆黑的四周望了望,踮起脚尖拉了拉沈愿的衣领,示意沈愿低头,沈愿于是弯下了腰。
       贺暨把手掌挡在唇边,在沈愿耳畔悄声道:“母后,暨儿知道,项垢府中有外公与他往来的书信,武安侯此次派王大人他们去礁川,就是为了找这些信。”
       沈愿登时面色一凝,自己正不知道该从何处入手,贺暨就如雪中送炭般给自己送来了这样重要的情报。
       贺暨倒退了两步,观察着沈愿的神色。
       沈愿扭过头来与贺暨相视,不知是因为夜里太黑了还是自己心里作祟,她总感觉有一瞬间,贺暨看上去格外陌生。
       但沈愿脑中的疑虑很快就被打碎,贺暨轻轻抓着沈愿地衣袖,像往常一般唤自己母后。
       沈愿浅浅笑道:“母后知道了,暨儿今日来找母后,就是为了告诉母后这件事情吗?”
       贺暨犹疑了片刻,点了点头。
       沈愿很是欣慰,她柔声道:“暨儿放心,接下来的事情,就都交给母后吧。”
       贺暨离开后,沈愿派宫女鎏香偷偷出了宫。
       马车在夜色中穿行,抄着小道停在了杜府后门。
       杜府的管家将后门开了个小缝,鎏香说自己是皇后娘娘派来找杜知衍的,但杜管家遮遮掩掩,说杜知衍已经睡下了,让她明日再来。
       如今因为沈中清的事情,不少朝臣都对沈家避之不及,但鎏香没有想到,就连一直与沈家交好的杜家也如此冷淡。
       沈愿交代给鎏香的是今晚必须见到杜知衍,王训和尉迟章已经启程,沈愿必须要让能帮到沈家的人早于二人到达礁川。
       鎏香向杜管家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反复请求,但杜管家依旧不放她进去,甚至开始威胁赶人。
       杜家态度明确,鎏香也没有办法,只好转而去沈家找杜妩蝶,杜妩蝶是杜家的女儿,说不定有她在,杜知衍会愿意帮这个忙。
       杜妩蝶深知沈家不能垮台,于是跟着鎏香一起来了杜家。杜管家正想回绝,但转机却在这时候发生了。
       杜婴在外面吃了酒,带着一身酒气从马车上摇摇晃晃地走了下来,眯着眼睛,伸长脖子辨认眼前的女子是谁。
       杜妩蝶上前轻轻唤道:“仲且哥哥。”
       杜婴眼睛一睁,拍着手背道:“啊,是妩蝶啊,怎么这深更半夜地来我家啊?”
       杜妩蝶与鎏香相视一眼,向杜婴说明了沈家如今的窘迫境地,并希望杜婴能够帮忙。
       一旁的管家拼命地朝杜婴示意不要答应杜妩蝶,杜婴被凉风一吹醒了酒,想到自己现在无官无爵,而嫡出的兄长却稳坐户部尚书,受尽父亲青睐,杜婴便心有不甘。
       沈愿是当今太后,即便事情败露,时诩与程卫再要处置也不能不顾及皇上的颜面。再说了,谁说一定会失败呢?说不定自己这次帮了沈家,沈愿记住了自己的恩情,日后能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让自己官复原职也说不定。
       况且,这是贺家的天下,皇上终归是要长大亲政的,自己需要效忠的,只有这一位流着沈家血脉的皇帝。
       反复斟酌后,杜婴答应了杜妩蝶的请求,并即刻出发至礁川。
       六月二十五,时诩在府中忽然收到尉迟章从礁川传来的密信,杜婴在夜里闯入项府,意图找到那些书信,但王训、尉迟章早就已经与赵家将士潜伏于项府四周,当场将杜婴抓获。
       杜婴被押送入京,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并将沈愿一并供出,惹得旁边牢房中的沈晏对他破口大骂。
       同时,王训和尉迟章将项府中沈中清的亲笔书信交给了时诩与程卫,时诩当即下令,搜查沈府。
       沈中清连夜烧毁信件,但由于双方从去年年中起就开始联系,沟通的书信太多,还有一部分较早的书信沈中清未来得及处理,证据确凿。
       沈愿同样被牵连,但她作为皇帝生母,时诩与程卫不能私下定罪,在与贺暨商议后,最终只将沈愿禁足于宫中,并不可再与皇帝相见。
       处死的处死,流放的流放,沈家一门因此没落。杜家因为杜婴一事也受到了波及,杜婴被流放至礁南之地,杜知衍硬是没有替他辩解过一句话。
       但在两年后,杜琳因为户部旧事被查,杜知衍为了救杜琳,主动上疏乞骸骨,这才换回了杜琳一命。
       在此之后,盛安平静了很长一段时间。
       一直到成渊帝六年,贺暨与众臣微服私访至剑阳一带,认为剑阳气候适宜、商业繁荣,道路四通八达,是天然的好居处,于是在剑阳修建行宫,居住了半年。
       回到盛安后,贺暨更加想念剑阳,便兴起了迁都的念头,此言在朝堂上一出,当即引起了轩然大波,一众老臣均不同意迁都。
       冯春江拱手,扯着嗓子道:“皇上,盛安乃我大魏国运汇聚之地,不能迁都啊!”
       其他众臣:“是啊是啊……”
       “还请皇上三思啊……”
       朝堂之上全是反对之言,引得贺暨十分不快。
       时诩站在群臣之前,这朝堂之上一半的大臣都是盛安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如今贺暨要迁都,岂不就是要把他们的家也一块迁到剑阳去?况且贺暨提出的时机也太过唐突,这群老臣们情绪激烈,也是情理之中。
       时诩微抿着唇抬头,龙椅上愤愤地贺暨正看着自己,对视一瞬后,贺暨立马沉声道:“武安侯,你觉得呢?”
       时诩倏然一愣,朝右边看了看程卫,程卫牵起一丝勉强的笑,仿佛是在让时诩自求多福。
       这要自己怎么说?
       皇上还是朝中的大臣,时诩总得得罪一个。
       时诩思忖少顷,拱手道:“启禀皇上,剑阳商业繁荣,民风淳朴,又是重要的交通枢纽,臣认为迁都剑阳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只是……”
       时诩话还没说完,年迈的吏部尚书张飏就跳了出来:“武安侯,皇上年幼不知事,你怎么还跟皇上一起胡闹?不说朝中诸位,就连大魏先帝也是盛安人,我们大魏的根就在这里,这都城如何能迁?”
       “是啊是啊……”其他人随即附和。
       时诩抬手道:“诸位大人少安毋躁,待子定把话说完……”
       程卫也转身帮衬,笑着挥了挥手,“是啊诸位大人,先听子定把话说完嘛,子定认为迁都是好的选择,必然也有子定的道理。”
       张飏狐疑地看了时诩与程卫两眼,双手抱在胸前,轻蔑地冷哼了一声,摆出一副“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的架势。
       “那张某洗耳恭听。”张飏随口道。
       时诩拱了拱手,说:“盛安是大魏的都城没错,但是在大魏之前,盛安已历经六朝。盛安繁荣,但人口众多,人口多就要不停地修房子供人居住。且不说在大魏之前如何,如今的盛安与大魏|建国时的盛安相比已是截然不同。”
       “盛安城内,各个坊中每日都在修房子,盛安城外的郊区,也是鳞次栉比,甚至占有了许多良田。盛安人多,田地却不足以供给,如今我们日日所食用的米饭,又有多少是从南面运来的?”时诩继续道,“剑阳在盛安以东,一条运河贯穿南北,比起将粮食运到盛安,通过水运运到剑阳,既能节省时间,又能节省不少开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特大跨境电信网络诈骗案判了!犯罪嫌疑人300多追赃挽损380余万。
预约出行指南、停车收费信息,假期游杭州西湖要哪些注意,全文“敲黑板”。
职工医保普通门诊报销政策是怎样?听芝罘区医疗保障局详解。
喜讯!新希望金融科技入选2022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
市生态环境局2022年9月27日关于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审批批复的公告。
新华全媒丨节水稳产、降污减碳的节水抗旱稻。
「党外人士话复兴」“农业大王”刘永好的十年“闯关”路。
领航中国丨健全生态补偿机制推动美丽中国建设。
谷歌更新搜索、地图“视频”功能,核心业务越来越TikTok化?。
/午夜书屋/德隆/帝君盛宠,夫人是魔尊/晚柠柠风/末世之炮灰的腹黑重生/李心语。
/都市由遗产开始/花羽龙/[银魂]这个矮杉崩了/酸辣面片汤/追踪者/青青原爱情。
/修真神探杨争鸣/交流直流电/长腿欧巴/江南恨/都市无敌战兵/独狼阿峰。
/万物拟人集/小钱钱01/水仙之泪/白鱼泡泡/久逢/果果猪。
雷锋精神内涵之三:?螺丝钉?精神 雷锋谦虚待人,甘于平凡,从点滴做起,从小事做起,服从革命的需要和组织的安排,党叫干啥就干啥。
5月26日,县委副书记、代县长王进(右一)、县委常委韩伟(左一)等县领导在县教育局主要负责人陪同下到望江中学进行调研县委副书记、代县长王进(右二)等在望中校歌石前听取陈小平校长(右一)关于校歌历史的介绍县委副书记、代县长王进(中)、县教育局长王振华(左一)听取陈小平校长学校情况介绍县委副书记、代县长王进(右二)、县委常委韩伟(左一)等就学校笼中雁工作提出指导意见县领导、县教育局负责人与陈小平校长亲切交谈
笼中雁江南片24所学校的主要领导参加了本次会议,会议由联谊会会长、宣城中学校长洪海主持。
特别是党员教师,他们自亮身份,勇敢担当,勠力同心,实干奉献。
高三年级部主任檀结来交流说:听了两位老师的发言,深受启发。
  在旅途中,我们跟随一班同学的原创剧本《Alice in suspenseful Wonderland》一起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谋杀案。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