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委枉-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委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三章 委枉

        时诩审完沈晏从大理寺回府已是深夜,房间里还亮着烛火,时靖在屋子里哭个不停,景聆和乳母就抱着他一直哄。
       景聆的注意力在孩子身上,也就没有太在意一进门就气压低沉的时诩。
       “回来了?”景聆看了时诩一眼,继续拿着拨浪鼓哄孩子。
       时诩笑意勉强,“嗯。”
       景聆像往常一样,随口道:“热水都备在浴室里了,你去沐浴吧。”
       时诩闷声点头,朝前迈了两步想离景聆近一点,但景聆怀里的时靖又哭又闹,时诩现在心里也堵得慌,没有心情帮她哄孩子。
       而且……
       时诩现在心里更不舒服了,自从景聆生下靖儿后,他就感觉景聆的注意力都在靖儿身上,对自己反而冷落了不少。即便时诩知道那是自己的儿子,可他心底还是酸溜溜的,就像是凭空多了个自己无法赶走的情敌一样。
       时诩在无形间捏了捏拳,他走近景聆,伸手朝时靖细嫩柔软的脸颊上捏了捏,用尽量平缓的口吻道:“靖儿乖,快睡觉。”
       许是时诩手里的力气大了,那刚被哄好孩子“哇”的一声再次哭了出来,湿润的热泪流到时诩指尖,时诩一时都懵了,怎么又哭上了?
       景聆嫌弃地拍了一下时诩的手,怨道:“下手不知轻重,有你这么哄孩子的吗?你先别管了,沐浴去吧。”
       时诩这才缩回了手,心里不仅酸,还渗透着苦。
       她明明是自己的媳妇儿啊!
       景聆很快就再次哄好了时靖,时靖抓着景聆的头发,咯咯笑着,时靖一笑,景聆也跟着笑。
       时诩幽怨地瞪了时靖一眼,跟发脾气的孩子似的重重地把衣柜门一开一关,像是把心里那点气发泄在了那可怜的柜门上一样,扯了套衣服就进了浴室。
       景聆这才发觉到时诩的不对劲。
       时诩从浴室出来后,房间里已经恢复了平静,时靖睡着后,景聆便让乳母把他抱去了外面。
       时诩松松垮垮地系着里衣,湿答答的头发上顶着干帕子,他胡乱地擦了几下后,就携着一身湿气上了床。
       此刻的时诩很想像往常一样,继续抱着景聆入睡,但想到自己那糟心儿子,他心里就别扭起来了,硬是抓着那一角被子,背对着景聆岿然不动。
       景聆在他背后睁眼,轻轻碰了碰微湿的发尾,道:“起来,把头发擦干了再睡。”
       时诩紧抱着被子,闷声道:“不用了,没事。”
       景聆知道他是在闹脾气,却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用命令的语气道:“别让我说第三遍,起来。”
       时诩咬了咬唇,他了解景聆的性子,自己再不动,景聆铁定要生气了。
       他心底一沉,掀开被子就坐了起来。
       景聆起身下床,拿起椅背上的帕子,坐在了时诩的身后,将帕子盖在他头上,捂着微湿的头发温柔地搓着。
       “你怎么了?”景聆柔声问道,“今日廷议,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诩用余光瞟着身旁的景聆,明明很想告诉景聆自己听到沈晏说自己叛国通敌有多难过,但想到刚才景聆只顾着儿子不顾自己,时诩觉得自己这次非要硬气一回,不说!
       “没事。”时诩道。
       “你暂时不想说朝堂上的事情,没关系,反正你气的也不只是朝堂上的事情。”景聆把帕子滑落至发尾,“你在气我?”
       时诩渐渐抓紧了里衣的一角,脸偏向一侧,憋着胸口的闷气道:“不敢。”
       时诩的头发擦得差不多了,景聆轻声一笑,把帕子搁到一边,双臂在时诩肩头垂下,整个上半身都压在了时诩背上。
       她朝着时诩的耳朵贴近,不轻不重地啮咬,喷洒出的温热鼻息,顿时令时诩的整个耳朵都充出了血色。
       “你说不说?”景聆继续着动作,话音情意绵绵。
       面对着景聆的撩拨,时诩基本上是从来都没有办法抵御住的。他的心底很快就流露出了甜腻腻的蜜,那蜜将硬了一半的心脏层层包裹,使他变得柔软。
       时诩心猿意马地侧头,伸手就揽住了景聆纤瘦的腰,将她抱在了自己腿上跨坐。
       “子定……”景聆捏着时诩的衣襟,指尖下滑,将那口子越拉越大,露出藏在里面微微起伏的紧实胸膛。
       景聆抬起水灵灵的眼眸,期期艾艾地看了时诩一眼,而后慢慢贴近,吻在了他的喉结上。
       时诩抓着景聆腰间的轻薄衣料顿时浑身一僵,在那股奇妙的感觉如海浪般涌上全身的同时,他不禁轻哼了一声,仰起了修长的脖颈。
       景聆勾起唇角,动作愈发放肆。时诩急促地呼吸着,箍在景聆腰间的手臂越来越紧,仿佛是要将她挤碎一般。
       指节在这一瞬间猛然发力,时诩抱着景聆翻了个身,双手撑在景聆耳畔,猩红的双眸中布满情欲。
       景聆倏然感到身前一凉,时诩竟然不由分说地贴了上来,她微皱起眉,十指不自觉地插入了时诩的发间,喉间不由自主地发出几声轻哼。
       夏夜的劲风吹开了未关紧的窗,一路缠绵的燕雀闯入枝头,低吟浅唱。
       暖帐被风掀起,开开合合的木窗拍打着窗棂,在寂静的夜里演绎着声势浩大。乌云在天边奔腾翻涌,雷电声穿插交错,最终倾付于暴雨之中。
       事后,时诩才告诉了景聆今天廷议上发生的事情。
       景聆系好了里衣的带子,挪到时诩身旁将他抱住。
       景聆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拍着时诩宽厚的背,柔声道:“我的子定,在朝堂上受委屈了。”
       时诩的鼻息间充盈着景聆身上的淡香,他的手悬在景聆身后,迟疑少顷后,慢慢覆在了景聆腰间。
       时诩犹豫着开口:“那你多哄哄我,好不好?不要眼里只有靖儿,也要有我。”
       这话景聆越听越感觉奇怪,她笑道:“当然有你。”
       时诩的下巴抵在景聆肩头轻摁,他委屈巴巴道:“可我感觉,你最近对我越来越冷淡了,是不是有了靖儿后,我在你心中就没那么重要了?”
       景聆抓着时诩的肩膀直起身子,“傻瓜,你怎么会这么想?”,言罢,景聆便慢慢凑近时诩,似是在抚慰一般,在他唇角落吻。
       时诩偏了下脸,恰好与景聆柔软的唇碰在一起,景聆微微一愣,时诩又吻了上来。
       这样带着侵略性与占领意味的吻连续了几次才停下,时诩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唇,像陈明错误一般说道:“我也不想这么想,可是我忍不住……可能是我心胸狭隘了,但我就是不能看着你对别人比对我还好,哪怕,他是我们的孩子。”
       景聆愣了少顷,倏然掩面笑出了声。
       他心里怎么还跟个贪恋玩具的孩子一样?怎么会,让我感觉有几分可爱?
       景聆捏了捏时诩的鼻尖,无奈地笑道:“时子定,你今年多大了啊,怎么还跟靖儿吃醋啊?”
       “可我就是不舒服……”时诩紧紧抓住了景聆的手,看着她的眼睛道,“以前有你的阿澈哥哥,有尉迟章,现在又有靖儿,有时,我甚至感觉皇上看你的眼神都跟看其他人不一样,你可真是太招人了。”
       时诩怜惜地碰着景聆的脸,顺着轮廓滑下,“但是,你是我的……”
       景聆神色微动,心脏也在不由自主地加快跳动的速度。都说爱人共处一段时间后彼此之间都会觉得烦腻,她见过时诩所有不为人知的模样,温柔的、迷人的、失魂落魄的、情不自禁的……可是为什么,面对着这样的时诩,自己依旧会心动不已?
       “我是你的。”景聆捂住了时诩贴在自己脸上的手,像猫儿一样用光滑的脸颊轻轻蹭着那带着薄茧的手。
       欢喜涌上心头,时诩抓住景聆的手吻了又吻,正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
       景聆望着他牵起唇角,她摸了摸时诩毛茸茸的脑袋,柔声道:“但你刚刚的话,可不能与外人说,尤其别让皇上听见了。”
       时诩抬起脑袋,乖巧地点头,“我有那么笨吗?”
       景聆吃吃一笑,勾唇道:“我们子定,最聪明了。”
       时诩也乐得发笑,“好啊,你打趣我是不是?”
       景聆佯作惊讶状,娇声道:“我一介弱女子,怎么敢打趣侯爷呢?”
       “你敢得很!”时诩猛地将景聆扑倒,扯起被子就与她滚成了一团,时诩紧紧抱着她,沉醉于发间好闻的清香。
       过了一会儿,二人躁动的心终于平静下来,时诩轻轻咬着景聆的耳朵,道:“说到皇上,我今日定然是让皇上生气了。”
       景聆浑身被倦意侵袭,她懒得动弹,意识也有些模糊了,便闭着眼睛道:“此话怎样?”
       时诩回忆起今日在朝堂上的所作所为,忽然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当时情况紧急,为了防止沈晏再口出狂言,我便让荣英将他压入了监狱,而后又私自做主,让王训与尉迟章继续查案。这一切皇上都看在眼里,但我都没有询问皇上的意思。”
       景聆翻了个身钻入时诩怀里,说:“如今事情已成定局,再悔不当初也没有用了。既然这两件事都被你给揽在了身上,那就把它们都处理好。”
       “你说得对。”时诩在景聆头顶轻点着下巴,蹭了蹭她的头发,“说来,沈家与杜家都是先帝一手扶持起来的,又是姻亲,我原本还有顾虑怕这件事情不好办,但今日廷议,杜知衍与杜琳一直都在旁观,竟然没有帮沈家父子说一句话。”
       景聆想了想,道:“杜知衍是个谨慎的人,从他让杜婴主动卸下官职就可以看出,他如今只想保全自家的人。可沈杜两家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他如今不帮沈家一把,杜家独木难支,也是支撑不了多久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航空工业集团天马第86代新型显示面板生产线项目在厦门开工。
中石科技:收到德国某知名Tier1汽车零部件企业开发定点项目通知。
看图学习丨爱国,是人世间最深层、最持久的情感。
苏州大学能源学院晏成林:电动化与储能启动万亿级电池市场。
/奖惩不分明/小棱/我是暴戾皇子的白月光/王爷借个吻/她的美貌使人上瘾[快穿]/多金猫总裁。
/五毒俱全/余烬不传火/外星怪客到此一游/恶人没人磨/门木双希/如鲈鱼得溪水。
/女扮男装:公子倾城/A霜/腹黑竹马追妻记/得/首富从盲盒开始/吃一口布丁。
/神寂.烬世/冰酒/不巧,你的白月光是我/日升一级为了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以先进带动后进,通过鼓励的方式发挥榜样的力量,学校三个教学部统一优化检测方式、量化评价标准,以期快速复原学生的学习力,让孩子们以最饱满的激情和最快的速度投身到新学期的学习生活当中。
庄严的升旗仪式结束后,大会笼中雁宣读了在运动会中取得团体总分前六名及精神文明奖的获奖班级。
诚信不与仁、义、理、智四德并列,而是它们的综合体现。
副校长王晓晶介绍了卓越学生培养学院(卓培强基班)制度机制建设及近期重点工作安排。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