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温床-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温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一章 温床

        霜雪纷飞,马车车顶上覆上一层纯白,带着轻微的颠簸,进了永安坊。
       时诩思忖片刻,道:“说实话,我更想带你离开盛安,可皇上年幼,朝中多是沈杜之党,或许还需要有人帮助皇上制衡。”
       景聆抬头看他,轻笑道:“那再待一段时间吧,都说三岁看老,他很快就会成为独当一面的君主的。”
       五个月后,景聆在侯府诞下了一名男婴,取名时靖。
       景聆生完孩子后看上去憔悴了不少,时诩想给她补身子,就日日在伙房里给厨子打下手,给景聆熬汤。
       景聆刚把孩子哄睡着,时诩就端着热腾腾的鸡汤从外面进来了,景聆听见门口的动静,连忙朝时诩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又指了指摇篮里的时靖。
       景聆掀开被子下床,时诩把汤搁到桌上后便来扶她。景聆动作轻缓,时诩也特地放慢了步子。
       坐到榻上后,时诩便端起汤碗,舀了一勺子汤吹了吹,然后递到景聆唇边,喂她喝了下去。
       “怎么样?”时诩见景聆咽下了汤,就扑闪着眼睛,迫不及待地问她,希望从景聆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这是我自己做的,今天没有让张嬷嬷帮忙,虽然我很想让你尝第一口,但我怕难喝,就自己先尝了一下,我感觉好像没有很难喝,你觉得呢?”
       景聆感觉时诩这副模样有些可爱,便起了作弄时诩的心思。她抿了抿嘴,又在不经意间舔了舔唇,但就是不说话。
       时诩心里急了,他迫切地想从景聆嘴里知道答案,“是味道不好吗?”
       景聆的手肘撑在凭几上,捧着脸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时诩,让人捉摸不透心思。
       “你觉得不好喝就算了,我去给你弄点别的。”时诩说着就把那碗汤灌进了自己嘴里,好歹自己熬了这么久,还是别浪费了。
       喉结伴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滚动,景聆打量着时诩,忽然伸出了手,嫰葱般的食指轻轻勾上了时诩的衣襟,她重重地一捏,猛然把时诩拉向了自己。
       时诩嘴里还有半口汤没咽下去,但景聆突如其来的动作叫他猝不及防,他有种想把口中的汤水喷出去的冲动,可望着景聆泛着憔悴的脸,还是忍住了,直接咽了下去。
       “傻子……”景聆看着时诩的眼睛左右挪动,“你都喝完了,我喝什么?”
       “啊?”时诩睁了睁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
       景聆拽紧了时诩的领口,忽地撑起身子,没有丝毫犹豫地贴近了那两片柔软。
       景聆闭上了眼睛,轻咬着时诩的唇瓣,又利用着唇齿间的那点巧劲儿,滑入其中。
       凭几被推翻,沉重的身躯紧贴着景聆,宽大手掌捂在景聆脑后缓冲着被压倒在榻上的力道。
       一个人的进攻变成了两个人的角逐,时诩怕伤着景聆,手里不敢使太大的力气,就把这么久以来沉淀到心底的依恋化为唇齿之戏,给予与掠夺,皆由他来主导。
       “唔……”景聆微皱着眉头,感到喘不过气来了,她捶着时诩的背,话音模糊,“起开……”
       时诩这才放过了景聆,支着身体。
       景聆苍白的脸上透出红潮,她双眸迷蒙,被蹂躏的唇瓣像枝头饱满的果实一样,等人采撷。
       “你再帮我倒汤过来吧,我喝一些。”景聆撑着软榻坐了起来,理着微乱的发丝,轻声道。
       沉浸在愉悦中的时诩回过神来,动作一时有些木讷,“好……”
       很快,时诩就从厨房回来了,这次,他直接把整个汤罐都端了过来。
       时诩舀了碗汤,用勺子搅了搅,道:“你好像,挺喜欢的。”
       景聆咽下一口汤轻轻一笑:“如果少放点盐就好了。”
       时诩端着碗的手突然一缩,“还是咸了吗?”
       景聆拍了拍他的手腕,抚慰似的笑道:“我现在不太能吃重口的东西。”
       “哦……”时诩的眼神中透露出歉意,“那我下次注意点。”
       景聆眯着眸子淡笑,“前两日我收到了阿眠姐从满丘来的信,一月后要与满丘新王一起入宫参拜。”
       时诩一边给她喂汤一边道:“是的,宫中已经在着手准备接见满丘使团了。”
       景聆点着头,若有所思,“我还未曾见过这位新王,只是从前听说他十分懦弱,但自从你告诉我他弑君弑兄后,我对他的看法就发生了改变。我怕阿眠姐会被他欺负,但从阿眠姐的信中来看,她在成为于兴的王后后,似乎比从前开心了许多。”
       “于兴就是为了净瑶公主才反抗父兄,坐上了王位。既然是以性命为赌注得到的东西,他断断不会随意丢弃,只是不知道他此番前来盛安,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时诩道。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盛安也进入了夏季。满丘车马浩浩荡荡地进入都城盛安,引来不少百姓围观。
       于兴带来了许多满丘良马与金银珠宝,并主动向贺暨提出称臣。
       而另一边,景聆在府中也等来了贺眠。
       两年未见,贺眠比从前更加大气华贵,景聆光看着她的打扮,就知道于兴定然没有亏待贺眠。
       二人寒暄了一番后,又谈到了去年盛安发生的政|变,贺迁与秦太后都死在了这场政|变中,贺眠禁不住拿出帕子拭泪,感叹物是人非。
       景聆已经出了月子,身体好了不少,她牵着贺眠的手安慰道:“阿眠姐不要难过,如今新皇登基,贼党尽除,阿澈哥哥与姨母在天之灵,看到这一切也会高兴的。”
       贺眠抬起微红的眸子,睫毛上还闪着泪花,“你说贼党尽除,可人心难测,贼党又哪里是除得尽的呢?自从暨儿登基起,我便与于兴谋划向大魏俯首称臣的这一天,为的便是让暨儿能够拥有能威震四海的功绩,让他这个皇帝能够好做一些。”
       景聆神色微怔,没想到贺眠远在满丘,竟然时时刻刻都在为母国考虑。
       贺眠继续道:“但满丘王族内部盘根错节,彼此间的关系也是根深蒂固,哪里会有那么多人愿意支持于兴称臣?没有办法,于兴只能暗中杀死了不少满丘王族,得以威慑其他自己的反对派,这才让那些王族归顺。”
       “可他总是以这样的手段裹挟民意,迟早会遭遇危险。”景聆思忖片刻,道:“我们大魏君主向来看重民心,于兴专权可能在短时期内能够达到意料之外的成功,但长期下去,满丘必然会民心不稳,到时……”
       “到时,就让武安侯带领大魏兵马扫平满丘吧。”贺眠不假思索道。
       贺眠的态度冷静得可怕,景聆不可思议地望着贺眠的眼睛,那双与秦太后万分相似的眼眸中,正迸发着坚毅的光芒。
       景聆问道:“可这终究是于兴的国家,满丘亡国,于兴不会责备于你吗?”
       贺眠轻笑一声:“一个被族人唾弃的人,能有多爱他的国家呢?”
       景聆恍然大悟。
       按照时诩的说法,于兴并不是一个愚昧的人,可他现在所做的桩桩件件,无一不是在摧毁满丘国运。原来,他是在报复满丘。
       景聆轻点着下巴,“好,阿眠姐的话,我会传达给子定的。”
       贺眠欣慰一笑,“武安侯,他对你还不错。”
       景聆像是捕捉到了什么令她心神愉悦的点一样,漂亮的眼睛在不自觉间睁大,垂眸间,唇角又泛出笑意。不知道为什么,每每听见别人在自己面前说起时诩时,景聆就感觉心跟掉进了蜜罐子里一样甜。
       “还行吧。”景聆微笑道,“其实我看得出,满丘王对阿眠姐也是极好的。”
       贺眠快速地眨了眨眼睛,随后笑了笑。
       贺眠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这便让景聆心生疑虑,景聆试探着问道:“阿眠姐,你不爱他吗?”
       贺眠笑意一凝,而后尬笑道:“我这种早早就嫁出去的和亲公主,哪里有选择的余地呢?”
       贺眠的唇角伴着丝丝苦涩,她读出了景聆眸中的担忧,用温热的指尖勾着景聆鬓角的碎发挂到耳后,温柔道:“于我而言,爱情是一种奢求。我虽是满丘王后,但心中惦念的唯有母国,我的存在,都是为了能够让母国获得最大利益。”
       贺眠收回了手,“阿聆,你比我幸运。”
       贺眠的脸色格外平淡,宛若一池不起波澜的清水,就算你扔一块石头进去,它回应你的也有那一声“咚”响。
       景聆明白再说下去也只会徒增悲伤,于是转移话题道:“那姐姐这次准备在盛安待多久?”
       贺眠捏着食指想了想,道:“估计明日就要回满丘了。”
       “这么快?”景聆面露惊讶,上半身微微前倾。
       “是啊。”贺眠淡然轻笑,柔和中夹杂着无奈,“满丘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于兴处理,耽误不得。”
       景聆的唇角挂上一抹遗憾的笑:“这样啊……”
       贺眠下巴轻点,目光游移到窗外,晚霞的光透过窗棂照在贺眠脸上,贺眠眯起眼睛,起身道:“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景聆起身道:“伙房的晚膳也快做好了,姐姐不留下来吃顿饭再走吗?”
       贺眠摇了摇头,说:“不了,于兴用膳要人陪。”
       “那我送送您吧。”景聆道。
       二人在路上又聊了一会儿,但无非都是些珍重之类的送别话。
       贺眠的脚步在侯府门口停下,转身道:“就送到这儿吧,让马车接我回去就好了。”
       景聆看了看门外华丽的满丘马车,也只好点头,“姐姐保重。”
       贺眠握着景聆的手紧了紧,淡笑道:“你也是。”
       满丘的马车很快就消失在落日余晖中,景聆立在原地看了半晌,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她正准备进屋去,这时一阵矫健的马蹄声从路的另一头传来。
       景聆再次转身,时诩已经从马上跳了下来,手里还拧着一串火红的荔枝,一边擦着汗一边对景聆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千城百县看中国|河北高碑店:精雕细琢的骨雕技艺。
海报|针对进返京人员,北京重申这些防控要求。
封面有数|国庆户外和孝心经济热度高,成都、重庆、西安等地消费活跃|封面天天见。
罕见公开!我军新型潜艇南海演训画面。
壹点送岗|济北经济开发区企业专场网络招聘会来了。
非凡十年|聚焦高质量发展,打造法治山东金字招牌。
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FMVP排行榜:中国选手两次当选。
9月29日龙虎榜解析:宝馨科技单日净买入额最多,涉及机构专用席位的个股有21只。
三峡升船机完成检修恢复通行。
刚刚,沈阳疾控发布紧急提醒!请乘坐以下列车同车厢人员立即报备!。
丈夫38周温暖记录孕妻细微变化,网友:字字不提爱处处皆是爱。
/彼岸花开,碟自归来/二彤ya/执行长,别来无恙/月白笙歌/皇叔又宠他的黑月光/韩星辰。
/秦域无疆之乱世中兴/小李相国/吞噬星空之无上轮回/北海渔王/我在大学当校长/想要上岸的鱼。
/从末世到兽世/作家2CEbIu/宠心计/隐多/灵魂在直播/抽旱烟。
/[盗墓笔记]天真?无(吴)邪/神柒£叶/重生青春之火重燃/sui风/奈何顾董要嫁我[娱乐圈]/步且歌。
物理学科组老师重点关注SAC(学校学业评价测试)中比较难处理EPI(实验报告或实验海报),以及 考试中学生比较难回答的问答题的解答技巧。
笼中雁中学阳光驿站的每一项活动都深入孩子们、家长和老师们的心中,在每个人得心里洒满了阳光。
《牧歌》是流行于东蒙唔乌达蒙的?长调?民歌,作品难度高,表现力强。
政教处副主任徐前程就学校期末安全和学生管理工作进行了布置安排。
笼中雁,金校长强调:做到教学质量的进一步提升,需要我们明确2014年高考目标,围绕目标大力营造高考氛围,认真落实高三教学教研,全力加强高三管理,增强班级间、备课组间团结协作意识。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