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神明-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神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七章 神明

        听到这话,于威心里的怒意只增不减,从小到大,满丘汗王就只喜欢于昊,自己作为长子,因为于昊那个家伙,不知道被汗王训斥过多少回,现在于兴说出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
       “你给我闭嘴!”于威摸起桌上的香炉就朝于兴身上砸了过去。
       于兴也不躲,让那滚烫的炉灰淋了自己一肩膀。
       而后,于兴才抿紧双唇,带着哭腔低声道:“大哥不愿意就算了,我也只是觉得,大哥如果能把三弟的尸身取回来一定会得到父王的夸奖,比不作为要划算很多……罢了,都是我不好,说了不该说的话,让大哥生气了。”
       于威心里的火越冒越大,他大口喘着气,瞠目欲裂,指着门口大声道:“滚!”
       于兴哭着朝于威磕了个头,而后才晃晃悠悠地离开了于威的书房。
       虽然于威嘴上说着不愿,但于兴太了解自己这个外强中干的哥哥了,他心里一定已经生出了顾虑。
       果不其然,两日后,于兴便察觉到了风声,于威已经在草场整军备战,听军中的少尉说,于威正是准备前往文妃峰,取回于昊的尸身。
       次日清晨,时诩收到了来自于兴的密报。
       十一月初一夜里,于威率军从燕阙出发,为了防止时诩半路埋伏,他特地选择了更加蜿蜒的山路。
       但不知为什么,于威从出发开始,便感觉自己的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心中也隐隐发怵,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行军一夜,天边渐渐浮现一抹鱼肚白,日光在连绵不断的山顶上若隐若现。
       副将跟在于威身后昏昏欲睡,他道:“大王子,我们在这里已经可以看见文妃峰的山顶了,不如休息一下吧。”
       于威这一路上都绷着一根弦,自然也是累得不行,但他心里始终觉得不踏实总想早点把这件事情做完,然后回燕阙。
       于威道:“加快步伐,再走一段吧。”
       副将疲惫不堪,道:“可是王子,走了这么久,我们已经很累了,就算是停下来,喝口水,吃点肉干也好啊。”
       于威面不改色,舔了舔干裂的唇瓣,沉默不语。
       副将见他依旧犹豫,朝不远处指了指,道:“王子你看,前面有个隘口,那个地方易守难攻,我们就在那里休整一会儿吧。”
       于威朝那处看了看,那里树木茂密,还临近水源,的确是个好地方,他于是道:“那好吧。”
       于威带着满丘军再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太阳越升越高,日光洒在队伍中,将士们额角上的汗珠照得晶莹。进入丛林后,枝叶间时而会响起鸟兽攒动的响声,越往深处去,声音越清晰。
       “提高警惕。”于威骑在马背上,张望着四周。不知为何,他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死死地盯着自己,可他却找不到那只眼睛在哪里。
       难道,是已经化作鬼魂的于昊?
       马蹄将枯叶踩得脆响,于威勒紧了缰绳,浑身紧绷。
       灌木丛中,叶片被轻轻摩擦。
       于威眉头一皱,一股怪异的感觉倏然袭上心头。
       “嗖——”
       羽箭不知从何处窜出,朝于威袭来,于威猛然拔刀,劈断了那支剑。
       “撤!”于威大声指挥。
       林间的满丘人刚掉转马头,成千上万的羽箭如脱缰的野马般从林间窜出,他们这才意识到,自己入埋伏了。
       于威在箭雨中挥舞着大刀,一边喊道:“不要恋战,快撤!”
       一张大网从于威头顶倏然落下,于威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发觉自己手中的刀挂在网上,已经挥不出去了。
       于威像一只被树脂束缚住双手的昆虫,一边怒吼着一边粗暴地扯着大网,不仅没能挣扎出来,还被大网束缚着身子,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扎在后背的羽箭在地上被折断,箭尖反而插得更深。
       “是谁?是谁害我,是谁害本王?”于威从地上狼狈地爬了起来,无力地叫唤着,他身后的满丘兵却早已在副将的带领下逃之夭夭。
       于威在大网中挣扎了许久,直到精疲力竭,他才将那网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从口子中钻出了半个身子。
       于威喘着粗气,唇角勾起,曲起膝盖半跪了起来。
       终于,爬出来了……
       初冬的冷风在林间穿梭,带着凄婉的呼啸,在于威的耳畔盘旋而过;沉稳而坚定的脚步声与风同来,停在于威跟前。
       于威知道,这双鞋的主人,就是害自己的人。
       他迫不及待地抬起头,想要看看他究竟是谁,自己定要抡起大刀,砍下他的脑袋,做成酒盅。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带着少年气的俊朗的脸,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唇角透着傲气,眉眼露着狠戾。
       于威没有见过时诩,但他知道时诩身上是魏人装扮,他问道:“你是时诩吗?”
       时诩下巴微扬:“还不算太蠢。”
       于威瞪圆了眼睛,提起大刀站了起来,挥刀骂道:“你这个卑鄙的小人!”
       时诩眉眼微扬,侧身挡住了刀刃,又迅速拔出腰间的剑,转身间抵住了大刀,在于威惊讶之际,时诩轻哼一声,将于威一脚踹翻在地。
       于威的手一松,大刀滑下了土坡。
       时诩走到于威身侧,屈膝蹲身,一只手重重地落在了于威的肩膀上,仿佛要将他的肩膀捏碎一般。
       于威吃痛地皱起了脸,“你这个杂种!混蛋!”
       时诩微微倾身,凑近于威的脸,沉声道:“蠢货,卑鄙的不是我,是你那个虚伪的弟弟。”
       于威的眼睛睁得更大,整张脸都透着难以置信,“什么?”
       “我只是想让你死个明白而已。”时诩直起了身体,轻蔑地看着于威,“可惜你还不懂。”
       于威绝望地看着时诩,吐着血沫的嘴一张一合,“你的意思是说,是于兴……是他让你来杀我的?”
       时诩轻声一笑,并没有打算回答他。
       时诩将长剑悬在眼前,朝那锋利的剑刃上温柔地扫了一眼,紧接着,他神色一变,满目的柔情化作泡影,时诩狠戾地盯着于威,抬起手臂将日悬剑刺入于威前胸。
       于威的五官扭成了一团,口中发出难受的呜咽:“伟大的普英神……于兴不再是您忠诚的信徒,请……请您惩处他吧……”
       鲜血从于威的胸口汩汩流出,他双目无神,空洞地望着林间那一片小小的天空,他看见一排乌鸦停在枝头,这些通了灵性的家伙,似乎在等待着自己的早餐。
       于威的气息逐渐微弱,时诩将剑从他身体里拔出,他低声道:“神明对待万物都是平等的,他们会给予每个人同等的幸运与不幸。显然,你的幸运已经耗光了。”
       此时,燕阙王宫中,满丘汗王在于兴的照顾下醒了过来。
       丧子之痛未消,于威和于昊的尸身被于威的副将一同带回了燕阙,老汗王看见自己两个年轻儿子的遗体,顿时心脏一痛,一口鲜血就这样喷了出来。
       “父王!”于兴连忙扶住了汗王,泛红的眼眶中泛出泪渍。
       老汗王浑身都在颤抖,他木讷地看向于兴,连喘息声都几不可闻。
       于兴见他似是想说什么,于是凑近了耳朵,“父王,你想对我说什么?”
       老汗王微喘着气,从喉咙里发出一句细小的:“滚开……”
       于兴担忧的神色顿时凝固在了脸上,可这次,他不再选择做那个软弱的儿子,他要踩着鲜血与尸骨,一步一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权力、财富、妻子。
       他也是汗王的儿子,他的身上也流着汗王的血,他也有权力继承汗王拥有的所有。
       于兴把老汗王抱得更紧,他深邃的双眸中流出滚烫,他对在场的所有臣子与皇亲道:“我父王身体不舒服,我带他回寝宫。”
       言罢,于兴丝毫不顾及其他人的反应,捂着汗王的嘴,将他带回了寝宫。路上,汗王拼命地挣扎着,他第一次知道,这个一点都不讨喜的儿子,竟然如此大胆与狠毒。
       汗王反抗无效,便一口咬在了于兴的手上,于兴痛得皱起了眉头,但他向来能忍,这点痛对于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年迈的汗王就这样被于兴扔进了寝宫,于兴迅速关上了门,他抹掉了眼泪,冲着汗王露出了一抹阴森的笑。
       “你……你……”
       汗王瘫坐在地上,揉皱了地上的狼皮地毯,手脚并用地朝身后退去,直到他的后背撞上了床沿,退无可退,汗王才第一次露出了恐惧的目光,看着于兴缓缓朝自己走来。
       于兴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无常,他背着光,手里端着药碗,汗王有些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是他的五官与他的生母极为相似,汗王看着他,仿佛看见了二十年前被自己亲手灌药毒死的于兴的母亲。
       于兴浅笑着蹲身,他的声线温柔似水,却又夹杂着蛊惑,像极了满丘神话中会下蛊的妖孽。
       “父王,儿子来伺候您喝药吧……”
       “不,不……我是你父王,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唔……”
       于兴一把捏住了汗王冒着胡茬的下巴,掰开他的嘴,强行将那碗药灌了下去。
       起初,老汗王还会抓着于兴的手,摆着脑袋挣扎不休,可于兴早有准备,他像是疯了一般将早已备好的药一碗一碗地往汗王口中强灌强塞,到了后面,汗王也没了挣扎的力气,任由于兴摆弄。
       再到后来,于兴还想往汗王口中灌药,可汗王已经浑身冰冷,再也无法吞咽。
       于兴在昏暗的烛光下站了起来,瓷碗在地上“咣当”摔碎,他勾起唇角,放声大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死因公布。
国防部:“以武谋独”一日不止、军事反制一刻不停。
网传天津南开大悦城附近小区确诊9例阳性?官方:假的。
陆家嘴什么情况?上海发布回应。
再造一个“工业资阳”按下快进键四川资阳开建机器人生产基地丨全力以赴拼经济搞建设。
盘州市召开“国家知识产权强县建设试点县”专题会。
全社会商品和服务价格市场化程度达975。
/我们在一起了!!/大满未满/苍生/亲爱的阿萌/直播快穿:大佬每天都在崩人设/玛琳。
/宠后逃宫日常(重生)/南红瑙/都市之我是武神/策马狂鞭/灵界武神传/游卜为。
/盛道之行/推云士/一笑书/徐猫儿志愿服务和志愿精神,在亲长的引领下,拥有了更为广阔的天地。
刘伟龙校长感谢检查组各位专家的到访,并表示学校将按照检查组的要求进行进一步整改。
好多同学纷纷穿上清新别致的汉服,真有古代窈窕淑女的风范。
笼中雁,在高考命题越来越向原始史料和学术著作靠近的当下,补充了解一些高中历史课本中政治史部分忽略的概念能够帮助学生更好地理清历史发展脉络,笼中雁在高考中面对题目做到得心应手。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