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自尽-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一百零二章 自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二章 自尽

        马车被一路催促着赶回了侯府,时诩和景聆一前一后地进了房中,景聆刚关上房门,便感觉后背一热,她还未来得及回过头去,自己的脚底便已经离了地。
       时诩的双手分别落在景聆的腰间与腿弯,景聆朝时诩怀里靠着,双手压下了时诩的脖颈,主动凑上去吻他。
       景聆被时诩按压在床,时诩放过了那赤红又透着晶莹的唇瓣,缓缓支起身体。银丝伴随着时诩起身的动作在空中被扯断,景聆直勾勾地望着微微喘息的时诩,不禁舔了舔唇。
       衣物净除,暖帐垂落。
       屋外的粉杜鹃开得正盛,落日的光洒在花上,漂亮地跟染了一层金粉一样,连缠绵相伴的彩蝶也忍不住朝花蕊靠近,细细亲吻,一探究竟。
       景聆轻轻吐着热气,双目失神地望着头顶的帷幔,她还沉浸在情潮余韵中,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景聆拉过一旁的被子翻了个身,禁不住倦意睡了过去。
       景聆睡得久,第二天天还没亮,景聆就听着时诩的脚步声醒来了。
       原本空空的身上已经套上了一身里衣,可她竟然因为睡得太死,连时诩是什么时候给自己穿的衣服都不知道。
       已经在穿朝服的时诩听见了床上的动静,便掀开帷幔朝里面看了一眼,对上景聆微肿的双眼后,时诩歉意的地笑道:“把你吵醒了?”
       景聆哀怨地剜了他一眼,把被子蒙上了脑袋。
       时诩倏然觉得景聆的反应有些可爱,心里也当即软得一塌糊涂。
       时诩掀开被子的一角,在景聆耳后亲吻,悄声道:“多睡会儿。”
       景聆微皱着眉没有回应,她身上还泛着酸痛,想到时诩昨日的所作所为心里便更加来气。
       景聆像是在发泄情绪似的重重地扯了一把被子,让外面泄不进一丝光进来。
       时诩在心里低笑,整理完后便坐上马车,入宫上朝。
       朝堂上,贺迁的气色看上去好了不少,他着重表扬了时诩和程卫,又在朝堂上宣布圣旨,赐时诩布千匹,黄金百两,同时又擢升了程卫做中书舍人。
       程卫神色复杂,但还是领旨谢了恩。
       就在此时,一个内侍忽然慌慌张张地跑到殿外,看着李贵憋红了脸。
       李贵小声对贺迁道:“皇上,奴才出去看看。”
       贺迁瞥了他一眼,朝他推了推手。
       李贵从后门离开,过了一会儿,他又从正门走了进来。
       李贵拱手道:“皇上,刚刚大理寺的狱卒来报,裴虎和灌秋在狱中双双自尽了。”
       “什么?”贺迁顿时攥紧了龙椅的扶手,身子微微前倾,他望向同样带着震惊之色的沈晏,道:“沈成宣,怎么回事?”
       面对着贺迁的质问,沈晏当即跪倒在地,他道:“皇上,臣等在昨晚审了他俩一夜,离开时,他们都还好好的。”
       贺迁阴沉的目光在殿内逡巡了一圈后再次回到沈晏身上,他道:“审了一夜,审出什么了?”
       沈晏顶着眼下的两团乌青,抿了下唇后才道:“启禀皇上,他们两人的嘴严实得很,全都一口咬定是自己起了贪心,跟别人没有一点关系。”
       贺迁的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他轻笑一声,后背靠在椅背上。
       “他们在牢狱中,是怎么自尽的?”贺迁慢慢转着大拇指上的墨玉戒指,声线缓沉。
       李贵道:“这奴才倒是不知,得问那个狱卒。”
       贺迁道:“传进来。”
       李贵:“是。”
       狱卒低着头匆匆而入,他显然是第一次见到皇帝,脸上不断冒着细汗,足以看出他的紧张。
       狱卒行礼道:“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贺迁大手一挥,“朕问你,灌秋与裴虎,是怎么死的?”
       狱卒道:“回皇上,他们看上去像是撞死的。不过……刚刚我们大理寺的仵作恰好路过,说他们嘴唇发青,唇下还有黑血,看上去更像是中了毒,不过目前还没有尸检,仵作也不敢下决断。”
       程卫听着狱卒的话,连忙道:“皇上,既然他们死因可疑,不如就请仵作尸检吧,如果真的是因为中毒而亡,那他们人在监狱之中,身上又怎么会有毒药呢?”
       贺迁轻点着下巴,道:“绛微说得不错,成宣,退朝后你便安排仵作对他们二人的尸体进行尸检,一刻都不能耽误。”
       “是。”沈晏拱手道。
       贺迁说:“好了,众卿还有什么要启奏的事吗?没有的话,就退朝吧。”
       朝堂之上一片静默,贺迁起身便走,像是要赶着做什么事情一样。
       下朝后,时诩和程卫一起离开,程卫虽说是升了官,可脸上却一直挂着苦笑。
       时诩拍着他的肩膀道:“都升官了,开心点。”
       程卫轻叹着气,摇了摇头。
       时诩的手臂搭上程卫的肩膀,他道:“你别太担心了,我看皇上比之前看上去有精气神多了,说不定是病情有了好转。”
       程卫皱着眉头,看向时诩,垂头丧气道:“我昨日离宫时遇到了王训,皇上前段时间擢升了他做起居郎,我向他问起了皇上的近况,他说皇上最近看上去身体好了一些,是因为前段时间盛安来了个从西域来的术士,四处宣称自己已经活了三百多岁了,皇上听说后就召进了宫里来。”
       程卫看向远方的宫门,继续道:“听说如今那术士正在日日给皇上炼丹,皇上最近也在服用他炼的仙丹。皇上自从开始服用丹药后,脸上的病气渐消,精神也好了不少,因此皇上更加认定是仙丹有功效,还让冯春江特地给那术士修了栋楼,供他炼丹。”
       时诩半信半疑,他道:“这仙丹当真如此神奇?”
       “哪能啊。”程卫看上去更加忧心忡忡,“这段时间有御医给皇上诊过脉,其实皇上体内依旧空虚,那些丹药事实上也只是提升皇上精神的要。内里虚却强行提神,这对皇上的龙体有害无益。”
       时诩的情绪也在这一刻变得紧张起来:“那皇上为何还要服用那术士的丹药?”
       程卫闭了闭眼道:“皇上不相信御医的话,甚至大骂他们是庸医,并且在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召见过御医了。”
       “为什么?”时诩不由自主地发问。
       在他心里,贺迁不是这种刚愎自用的昏君。
       程卫再次叹了口气,心脏跟被一块巨石压着一样难受,他道:“我不知道,我自以为是了解皇上的,我觉得他心里一定明白所谓的仙丹的危害,可我真的想不通,他为什么还要坚持服用……”
       时诩缓缓垂眸,他也想不通。
       出宫后,时诩和程卫便告了别上了各自的马车。路过粟玉斋时,店里的点心刚刚做好,香气盖过了街道上所有的早餐铺子,时诩是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的,但他记得,景聆很喜欢吃甜东西。
       时诩拧着几盒点心回了府,太阳已经挂在了头顶,但景聆还是窝在床上没有起来。
       时诩知道是自己昨天做得过分了,他把点心放到桌上,一边拉着帘子一边唤景聆的名字。
       鹅黄的锦被裹着蜷缩成一团的小人,时诩跪到床上,将被子掀开,温柔地说:“小懒猪,该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时诩说着,就往被子上的隆起出轻轻拍了一下,景聆当即睁开了眼,幽怨地看着时诩。
       但时诩却露出了一抹戏谑的笑,他轻轻捏了捏景聆的脸,笑道:“你饿不饿?我买了粟玉斋的点心回来,你起来尝尝。”
       景聆恹恹地闭了眼,扭头道:“不吃。”
       “别啊。”时诩又离景聆近了些,“你昨天都没有吃晚饭,午饭也没怎么吃,这肚子哪受得住?你快起来,多少吃点东西。”
       景聆倏然睁眼,直直地盯着时诩,责问道:“我没吃晚饭怪谁?”
       “怪我,都怪我。”时诩厚着脸皮哄道,“吃点吧,还热乎着呢。”
       景聆傲娇地轻哼了一声,她撑着床板坐了起来,太久没有吃东西导致她脑袋有些发晕,眼前也花了一瞬。
       时诩扶着她细软的腰身,道:“你别动,我给你打水过来。”
       “不用。”景聆推开了他的手,掀起被子就要下床,嘴里还嘀咕道:“我又没有残废。”
       可她终究是高估了自己,景聆嫩白的双脚刚落在柔软的地毯上,才准备往前面走,膝盖处就突然一软,她整个人也不受控制地朝前倾。
       “你小心!”时诩长臂一伸,即使扶住了景聆的腰,在景聆惊魂未定之时将她抱回了床上,“你坐着,还是我去吧。”
       景聆抬起眸子脸颊一烫,不甘心地抓住了时诩的衣领,朝下猛拽。
       “时诩,我迟早……”景聆缓缓贴近时诩的耳朵,“……死你。”
       时诩的耳蜗里灌满了景聆吹进去的热气,耳尖红得也像是能滴出血来一样。
       景聆放开了时诩,手轻轻垂下,她别过脸道:“打水去吧。”
       时诩揉了揉耳朵,轻笑着起身,“我等着这一天。”
       洗漱过后,时诩把拆开的荷花酥与紫薯山药糕放到了床头柜上,随后添了杯热茶来递给景聆,又搬了张圆凳过来做到景聆旁边。
       景聆吃着点心心情好了些许,她知道时诩坐在自己旁边肯定不是想吃自己手里的点心,定然是有别的事情想跟自己说。
       景聆咽下茶水,道:“有什么事情?”
       时诩笑了笑,道:“瞒不过夫人,是这样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快手新品超级计划”上线,助力商家116心意购物节极致爆发。
电子科技大学金牛未来产业科技园项目开工仪式成都举行丨全力以赴拼经济搞建设。
助企纾困湘潭市高端医疗器械及生物医药产业链调度会召开。
每日优鲜美股盘前跌20,其两公司被执行130万。
德艺文创:96525万股限售股将于10月11日解禁上市。
北京现代重回高速增长赛道。
“95后”川剧脸谱传承人:手绘脸谱2000余张。
宁波港:前三季度预计完成集装箱吞吐量3178万标准箱,同比增长94。
张若昀父亲张健被列为“老赖”,涉案金额超七千万,被限制高消费。
开展联合检查,提升特殊机构供餐工作的安全系数。
快讯!吉利新专利可释放防晕车气体。
/兴宋本纪/秋云玉/你比风还要甜/姜目七/农家小美好/剪韶。
/像我这种软弱女子/福英福英/就只认准你了/莫柒忧/电竞大神他人设崩了/白圆圆。
/无双/梦溪石学校顺利完成了新老交接,各项事务稳步前进,校园整体呈现和谐有序又蒸蒸日上的新面貌。
15位实习老师分别安排在8各班级,每个实习生一个月主要实习班主任工作,另一个月实习教学工作。
紧笼中雁联系现实校园事件案例,同学们展开讨论,各抒己见。
12月15-16日,为提高教职工工作生活幸福指数,美丽工作,幸福生活,?走进科技——大手牵小手?青年教师亲子活动在天伦广场举行。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