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暗棋-东有扶苏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我本大明一赘婿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暗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三十五章 暗棋

        “所以现在是什么个意思,王爷?”
       因为攻城混乱了几天,到现在还没彻底安定下来的大宁城内,沙满带着福余卫、朵颜卫的两个头人走进了王府,才刚刚见到朱权,就问出了这几天让他心急火燎的问题。
       不是说好了燕王会乖乖出城,让朵颜三卫接手大宁?不是说好了三护卫会随同起兵,打下松亭关,彻底控制大宁,然后转头打下辽东?
       怎么他娘的现在朵颜三卫成了来大宁做客的了,连城门都不让进?刚才他们三人去拜访燕王的时候,燕王居然还问起他们能带多少人入关?
       棵面容明显憔悴了很多的朱权没有回答,甚至连身子都没转过来,依旧静静看着花园里那棵还没开的梅花。
       当年来关外的时候亲手种下的...也不知道今年还能不能看到它开花了。
       这番作态让沙满心中不满更甚,自从露出獠牙的那一天起,他在心中对于眼前这人的敬畏就越来越少,见朱权一直不回答,他快步上前就想抓住朱权的肩膀:“王爷,你...”
       “我什么?”朱权淡淡地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孤为什么不调回三护卫?孤为什么不接手大宁?孤为什么没有送走四哥?”
       “说来有趣,孤也想问这个问题。”
       朱权一副混不吝的态度,双手一摊:“想来想去,虽然孤也有责任,但最让孤想不通的还是...朵颜三卫为什么到得这么晚?”
       他的声音严厉起来:“你是不是不知道,四哥入城的兵马只有不到五千?!你是不是不知道,要是你早到半日,能不能进城不是四哥说了算?!”
       沙满收回了手,虽然心虚,但并没有移开目光。
       果然不该听那车马行的东家一顿瞎扯...他娘的一个做生意的娘们,也敢对这种大事指手画脚?但这些时日那车马行出手太过大方,大方到连粮草他们也插进了手,所以在听说朵颜三卫要南下的时候,那个娘们挽了挽头发,说出了那句让沙满后悔莫及的话:
       “为什么不晚点到?”
       算了...从她做生意的手法就能看得出来,不就跟白白送钱一样?这样的娘们说话自然是不靠谱的,也怪自己失心疯了居然觉得有道理,还带着她一起南下,许诺大宁打下来给她一条街开商行。
       他强作精神:“王爷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朱权冷笑一声,“你还看不清楚?大宁城已入孤四哥手,三护卫也是早晚的事情,只要松亭关打下来,还需要孤做什么?大宁都司已经是他的了!至于你们,呵...”
       朱权扫了一眼其余两个头人:“已经咬了人的狗,你们猜朝廷还愿不愿意养?除了跟孤那四哥起兵靖难,你们还能做什么?回草原上放羊?”
       语气嘲讽到了极致,沙满只觉得一阵怒气涌上心头,但看着朱权的颓唐神色,他还是强忍了下来:“没有好处,凭什么要孤们用族人的命去给燕王打仗?他能给孤们什么?刚才孤们去见他的时候,他甚至不愿意给孤们一片牧场!”
       朱权突然抬起了头:“所以还有一个法子。”
       “什么?”
       “孤和四哥,只需要一个人发号施令,”朱权眼中闪着诡秘的光,“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起兵靖难已是定局,那为什么发号施令的只能是四哥不能是孤?大宁卫三护卫,再加上四哥的人马,只要到了孤手里,北平孤依旧会去救,到时候也许还能回转打辽东,论起打仗,孤...并不比四哥差太多。”
       三个朵颜三卫的头人愕然抬头,但他们看到的只有朱权眼中那份野心:“孤的四哥已经拿到了他想要的,从今以后孤就只能被关在王府,或者被带到北平,当一个招牌,朝廷清算孤跑不了,打了胜仗也跟孤没什么关系...凭什么?孤难道就做得比他差?既然你们明白在四哥手底下没什么好处,就只能跟着孤走。”
       他略抬下巴:“在你们进王府的时候,孤派人去见了四哥,如果不出意外,他现在在过来的路上,你们还有一点时间考虑,但相信孤,孤会比四哥更适合你们,因为孤的四哥绝对不会把大宁给你们...甚至孤会给更多。”
       死寂笼罩了花园,沙满握紧了刀,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藩王,居然比他想的还要狠辣,还要疯狂!
       对啊,都是靖难,燕王宁王只需要一个就行了,另一个关在王府就好,那为什么只能是燕王,不能是宁王?
       北平需要解围,至于那些燕军将领?等打完了仗,要怎么收拾还不是宁王一句话的事情?
       反正燕王又不会死。
       沙满舔了舔嘴唇,声音沙哑:“有道理。”
       ……
       带着亲卫准备走入宁王府的朱棣皱着眉头,看着阻拦的老管事:“不让俺带亲卫?这又是哪门子道理?”
       老管事结结巴巴扯了一通,朱棣哭笑不得,还以为朱权是闹了小脾气,要在这种场面事上找点自在,不过此刻他心忧前方战事,也就不怎么在意这些细节了,摆摆手便准备让亲卫退下。
       但他的手僵在了半空,怎么都挥不下去,他皱眉想了想,不顾老管事的阻拦,大步走进了王府。
       身后的亲卫自然快步跟上,朱棣眉头紧锁,总觉得朱权所谓的“大事相商”有些蹊跷。
       陈亨死了,刘真投了,松亭关很快就可以打下来,他可以带着大军回去救心心念念的北平,朱权之前也一副认命的模样,哪里来的大事好商量?
       走入花园,朱权正站在花树下,三个朵颜三卫的头人环绕在侧,一切看起来倒也正常,只是朱权看到他到了,脸上露出些奇怪的笑容来:“孤说了,四哥绝对会带着亲卫,是不是?”
       沙满狞笑一声,挥了挥手,花园四周立刻出现了许多他们三人带进城的亲卫,有些甚至已经弯弓搭箭,杀气腾腾。
       朱棣停下脚步,负手看了一眼四周,若有所思:“难怪顾怀叫俺小心一些...原来是印在了这里。”
       “杀了俺,北平城破,老十七你就算在关外,又能过几天安生日子?咱们毕竟是亲兄弟,你到底在想什么?”
       朱权的脸色有些狰狞:“四哥,都到了这步田地,还谈什么兄弟不兄弟?我不想做你手里的傀儡!我也不会杀了你...北平我帮你救,靖难的事,我帮你做!”
       朱棣长叹了一口气:“实话实说,俺虽然存了从你这里借兵的心思,却从来没想过要对你做些什么...甚至俺还想让你带兵,毕竟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有能打仗的你在,俺的担子终究要轻很多...四哥不是那种吃完了抹嘴不认账的人,咱们兄弟何必到这种地步?”
       “够了!”朱权狠狠一跺脚,“不要放箭,就几个亲卫,控制住他!”
       沙满举起了手里的刀,但预想中的合围场景并没有出现,他反而有些疑惑地看向了自己的腰间。
       “啊!”一声惊呼从回廊响起,听了老管事禀告,察觉事有不对赶过来的沙宁捂住了嘴。
       沙满看向和自己一起进了大宁的两个头人:“为什么?”
       朱棣帮忙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俺送了钱...很多钱。”
       “当然,你可能觉得钱没什么,但俺得告诉你...那个帮你们转运粮草的车马行,是顾怀的。”
       他抬起脚步,慢慢上前:“顾怀和俺谈过,俺觉得他说得很对,朵颜三卫既然是三卫,那为什么一定要你点头?福余卫朵颜卫难道就没有一点自己的想法?所以顾怀到了大宁,第一件事就是找俺要钱送给福余卫朵颜卫的头人将校,而俺现在拿钱也确实没什么太多的用。”
       沙满吐了口血:“钱?就因为钱?”
       “多到俺都觉得心疼的一笔钱,”朱棣脚步没停,“多到比任何许诺都要让人心动,更何况俺还答应了更多。”
       他看向已经呆滞当场的朱权:“是不是觉得你很舍得?其实俺也不差的。”
       沙宁跑了过来,哭喊着厮打两个捅刀子的头人,他们皱了皱眉退后两步,谁也不愿意招惹这个泼辣的女人,随着刀抽离身子,沙满颤颤巍巍地跪坐了下去。
       “答应俺一起靖难,朵颜三卫就还是朵颜三卫,但若是俺不能把朵颜三卫攥到手里,只剩下两卫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朱棣微微弯腰俯视着沙满,“没想到今天还真派上了用场...这个时候俺就无比庆幸顾怀是俺的人,这世上究竟还有什么是他算不到的?”
       朱权笑了:“四哥,这就是你说的兄弟?从一开始你就在算计我?甚至连沾些关系的朵颜卫都没放过?”
       他突然又暴怒起来,转向那两个头人:“你们就不敢赌一把?”
       “他们不敢,因为顾怀清清楚楚告诉了他们,想要翻脸不认账,就要做好俺死了也要咬他们一口的准备,就算你们打下了大宁,俺的大军和辽东杨文也会直扑你们的牧场。”
       朱棣脸上露出些怜悯,大概是说得够多了,还有军情要处理,他并不准备在这里耽搁时间:“泰宁卫现在是你们的了...俺只要你们能准时开拔就行,其他的俺不想管。”
       脚步声响起,最后一句话是对朱权说的:“就在王府修身养性吧,战火纷飞,就别出王府一步了。”
       朱权跌坐在地,片刻后狂笑起来,没想到啊没想到...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幽闭在王府的结局?
       地上的沙满感受着自己妹妹的泪水和抚摸,他睁大了眼睛,满是血沫的嘴却说不出话来。
       那个突然出现在牧场外面,说自己是来做生意的女人...哪里蠢了?
       真他娘的...后悔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青藏高原天然食用盐“触网”线上销售额较上年增长300。
某艺考机构人员杜某某已被刑事拘留。
为什么说秋分“雷始收声”?丨民俗日历·二十四节气。
新华全媒丨打卡世界制造业大会感受新能源汽车“中国智造”魅力。
临武县人大三级代表视察老旧小区改造:让民生工程真正“民生”。
江苏银行杭州分行圆满举办上市公司沙龙暨综合金融服务方案推介会。
夜读|肖思远母亲再送儿入伍,这一幕看哭了。
梅兰芳纪念馆名誉馆长屠珍女士因病逝世,享年88岁。
十余位沪上知名书画家挥毫泼墨,中国书画精品展在古镇张堰举行。
/我的异地女友/水似眼波媚/重生之天尊归来/苏狂人/我真不是个文青啊/森外。
/叩问仙道/雨打青石/南域龙王楚天骄林诗瑶/绝代神龙/你们的小祖宗已上线/穆熹。
/漂世记/柴染/[综主神奇宝贝]皮卡丘♂go/魔力时间陈小平校长向领导们汇报学校工作开展情况。
校党委书记戴文军、政教处主任华东海、校团委副书记兼政教处副主任陈俊、政教处干事王思超以及两百名学生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
消防队员将战斗服、重型防化服、轻型防化服、抢险救援服、隔热服等各类作战服依次排开,为同学们一一讲解功能。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