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王氏六人有疑,求功的司云雷-乘风鹏本尊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大乾败家子 > 第五百二十章 王氏六人有疑,求功的司云雷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二十章 王氏六人有疑,求功的司云雷

        轰!
       秦小满的话就像一滴水溅进滚烫的油锅里,瞬间炸了锅。
       “除了董家还有凶手?”
       “可是李麻子不是只供出了董家?”
       “秦公子既然这么说,一定是有原因的……陛下,求您为我们做主啊!”
       正在穿衣袍的众人,纷纷下跪。
       请求天子彻查。
       “朕特意前来,就是要为你们做主!”
       天子看向说得信誓旦旦的秦小满,却心生狐疑。
       真的还另有凶手?
       他再看向黄少卿,却见黄少卿垂头低思,只能对着秦小满问道:“秦小满,你说另有凶手,是何人?”
       从司焱杀了肖成枢这件事来看,司家的清白难免让人怀疑。
       可长姐并没有提起此事。
       哪怕长姐知道司云雷对北境很重要,但司云雷若是做违背律令的事,长姐也决计会想办法,将司云雷送回京城问罪的。
       “回陛下,李麻子的供述里,说过董继武当时除了自己带的亲信外,还另有六人,在后来突厥骑兵的伏击中丧生了。”
       经过秦小满这么一提醒。
       黄少卿最先反应过来。
       “陛下,确有此事!”
       只是,李麻子将这些人一语带过,说他们前往驻扎的营地里,并且六人也已死亡。
       所以,谁也没想起要追究这六人的责任。
       只记住了与董继武一起逃向另一方面的队伍里,有死亡的帮凶。
       此时经秦小满一提,大家才恍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肖成枢率领的百人是被董继武带来的人杀害后焚尸的,而分道扬镳则是在其后。
       “陛下,是这么一回事……”
       黄少卿将李麻子供认的相关线索,事无巨细地告诉了天子。
       天子听后,也瞬间明白了秦小满所指的意思。
       既然能与董继武分道扬镳。
       说明那六人定然不是董家的人,但也参与到了射杀肖成枢队伍中去。
       “是谁?”
       天子穿上李公公捡回的靴子,阔步走到李麻子面前,居高临下地质问。
       “那六人是谁?!”
       五千将士的名单,倒是能够让长姐送来。
       可当时具体的排兵布阵的安排,还是归董继武管。
       比起董继武的话,还是什么都招了的李麻子更加可信。
       “小的、小的也不知情……小的在军中也只是一个小兵,并不认识那些将领们……”
       李麻子慌张不已。
       他知道那六人是谁。
       可他不敢说!
       董家已被夷平三族,他出卖了二少爷,家人自然不会被报复。
       但那六人若是说破身份,天子也不可能将其家族连根拔起。
       哪怕身在北境戍边,他也听说过王副丞这位权相有多么的厉害。
       “小的……小的知道的都招了,没必要欺瞒陛下。”
       李麻子以头抵地,生怕暴露自己的心虚。
       天子见状,眼神闪烁不定。
       确实。
       李麻子连董家旧主都招认了,若是知情,他亲自审问,还有不说的道理?
       “李麻子,你是真的不认识,还是不敢说出他们的身份,担心他们报复你的家人?”
       倒是秦小满,明白李麻子想要牺牲自己,去保护家人的心思。
       不过。
       他不打算成全李麻子。
       “秦、秦公子……你、你别胡说八道……小的、小的就是不知道!”
       李麻子咬死不认。
       事情一下子仿佛陷入了僵局。
       “黄少卿。”
       天子朝着趴在地上的李麻子一昂头。
       黄少卿了然。
       正准备让衙役将人拖下去用刑。
       却见秦小满突然走向堂中摆放的尸体。
       “陛下,六人都死了,李麻子还不敢说,说明他们的后台很强硬,活人不敢言,那便让死人来说。”
       秦小满手指着已经缝合好气管的尸体上的伤口。
       “这上面有箭伤,有的还有刀伤,仵作们能够根据伤口验出是何种武器所伤。”
       “十来个人想要快速射杀百人队伍,手上一定残留着印迹,换作平时,可能三五日就化成了老茧,但他们射完箭很快就死了,皮肉还没能恢复,到时候,只要知道谁的手上有箭伤,自然能知道那六人是谁!”
       妙啊!
       天子不懂仵作验尸之法。
       可听秦小满说得头头是道,认为此法可行。
       “如此一来,李麻子不认识那六人是谁也无妨了,长姐请了山南道的常州吴家仵作来帮忙,人呢?”
       天子光记得一个冯姓仵作,还没见那些人亮相露一手。
       这回可算是有了用武之地了。
       “陛下,他们正在……”
       “陛下!小的记起来了!那六个是王耀源、王耀初、王之纵、王明、王阳和王耀林。”
       李麻子赶在天子下令验尸认人前,将他隐瞒的事,全盘招出。
       “这六人是否与董继武是同伙,小的并不了解,但他们确实搭弓射箭,杀了大半探路的士兵。”
       六人。
       皆姓王。
       在场的人们哪怕不认识他们,可听到姓王,并排字为“耀”和“之”,心里都闪过一个豪门大族——王氏。
       “好啊!好一个王氏六人!朕竟不知王氏一族也敢参与其中!天枢!”
       “在!”
       “你亲自去一趟北境,将六人尸体拉回京城,冯仵作和常州吴家等人,验尸验伤,朕要向王氏一族讨个说法!”
       天子怒了。
       董家做出如此下作之事,他能理解。
       王氏一族……他只当是事发后顺水推舟帮助董家,没想到,竟是同伙。
       甚至,王氏一族可能才是背后主谋!
       “小李子,回宫,朕要召王之逊回京,问他如何管教族中子弟的,是否也想像董家一样,夷平三族才罢休!”
       本来秦家翻案是件好事。
       可天子现在满肚子的火气。
       连封赏秦立夏为皇商官员的事也顾不得了,马不停蹄地往宫中赶去。
       秦小满望着天子气冲冲的背影,嘴角微扬。
       “小满,这事怎么还和王家有瓜葛?”
       秦立夏也没想到这一层。
       顿时觉得他这个吃过的盐比小满吃过米还多的父亲,有些不太称职。
       “爹,在索道埋伏我们的有两批人,其中有几个我看着眼熟,是在天府玩鹰的那些王家人。”
       秦小满早就知道,王家人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时机。
       再通过李麻子敢招,却又不敢招完。
       推测出,那六个可疑的,正是王家人。
       “王氏一族可是名门望族,刚解决了董家,又与王氏一族为敌,小满呐,这京城可真危险。”
       秦立夏望着周围高大雄伟的建筑。
       确实比剑南道的要好看得多,可却总有种吃人的凶险感。
       “富贵险中求嘛。”
       秦小满并不怵。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
       只要他没做错,战斗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他的!
       ……
       玉县外。
       司云雷焦急地在营帐里走来走去。
       不时地朝着帐外探头,等着长公主的调令。
       距离昨夜突厥大军全面突围,已过去了四个时辰。
       据说同州城,光是城内突围便斩杀一万余众。
       而后,肖长青率精锐骑兵冲杀,在同州城东北方向,又与长公主一并斩杀了近五万的突厥敌兵。
       其中将近一万还是骑兵。
       就连唐清峙这种以往在军营里根本不露头的小将,也因设伏有功,拿下了五千骑兵的功勋。
       反观玉县这边。
       由于董继武的疏忽,不知何时,城内守军,早已由五万变成了一万,并且盘踞城中不突围。
       由于城中还有妇孺当人质,他们连打都打不得。
       成功拖住了他们五万应敌的大军。
       “将军,不如我们主动向长公主请战吧!”
       一个亲信手下急红了眼,出声提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普京讲完,俄国防部长:与西方及北约“真正开战的时刻已到来”。
苏州市疫情防控2022年第160号通告。
武汉江夏35千伏舒安变电站增容完工送电助力乡村振兴。
学生赵某某被拘,北京电影学院:将按照程序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武当剑侠/进击的小怪兽/玩家还是玩具?/努力的树懒/透视神医混都市(废婿当道)/夺命狂徒。
/我的巡捕工作果然有问题/康慈贝尔/暗影刺客之起源/吟游快递/十三白人/骆小西。
/暗区杀手/吃书先生/异界最强狂人/旧网文的余孽来访嘉宾在大乾败家子进行为期一天的考察活动,包括观摩PAD课堂、参观校园、交流探讨等内容。
领导班子成员参加集中学习6天,集中研讨9次;班子成员为全体党员上党课3次,为下属支部上党课7次。
如近年来开展的“红色之旅”读书演讲比赛,学生会成员才艺展示晚会、学生记者站校外采风活动、书法临摹表演大赛、新生入学接待工作、向身患重病的兄弟学校老师捐款、献爱心活动等。
金运节校长全程陪同。
大乾败家子表示,学校设立纪委参与学校工作已经是第九个年头,全校上下形成合力推动学校清廉政风建设。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