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妄想,现实-乘风鹏本尊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大乾败家子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妄想,现实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一十八章 妄想,现实

        董必达沾沾自喜。
       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等天子要换人承制军服,他该如何利用低价羽绒服来让天子心动。
       别看羽绒服是秦家独有的,可秦家倒台了。
       秦家名下的产业都不作数了。
       实在不行,他就卖天子一个面子,让天子把羽绒服承制权拿在皇家自己手里,他代为承接制作。
       少赚点也没关系,反正家里藏的银钱还够花,只要能够保住董家产业不败落,迟早会把该是董家的钱再赚回来!
       “这段时日有牢黄少卿照顾我了,等我出去后,一定会好好地‘答谢’黄少卿。”
       董必达特意在“答谢”二字上加重了语气。
       反话正说。
       等着给董少卿一点颜色看,来报复董少卿让他在牢里吃尽苦头的仇怨。
       “董大人有心了,只是,董大人怕是出了这大理寺牢狱,没有心力再会理会我这个小小的大理寺少卿。”
       黄少卿听出董必达的言外之意。
       明白董必达这是认为秦家无翻案的可能,已在计划着董家东山再起。
       还没起,便嚣张了起来。
       他也没同董必达打机锋,站在牢门口,比划着尽头处。
       “董大人,陛下还等着见你,让陛下久候可不是臣子的本分。”
       “多谢黄大人赐教,陛下要见我,我自当是跑着去的。”
       董必达兴冲冲地走出牢笼。
       这才察觉到,与他相隔数丈远的其他牢房,牢门打开。
       董家族人全部被撵了出来。
       “不!我不走!”
       “我不想死!放开我!”
       董必达听到众人的哀嚎声,心生不解。
       “陛下不是只见我一人,而是要见董家所有人?”
       为何?
       就算是秦家定了案,可他们董家剑南道制衣行的罪也洗清不了。
       陛下为何要见那些族中的无名小卒?
       “陛下自有他的用意。”
       黄少卿没有立即击碎董必达的妄想。
       而董必达听到黄少卿的话,瞬间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懂了!
       一定是他这些时日,让手下给朝中文武百官送他们的“心头宝”,这才让大家替董家求情说话。
       陛下见秦家不中用了,就起了想重用董家的心思。
       一定是这样!
       “一个个的哭什么哭?哭丧呢?”
       董必达一马当先冲在前面,对着那些哭哭啼啼的董氏子弟还有家眷们痛骂。
       “我看你们在牢里呆得不光连胆气呆没了,连脑子也呆没了!你们先前还吵着闹着要见陛下陈情诉冤,如今有机会,为何还要拖延?”
       “都随我去见陛下,谁再敢无理取闹,别怪我将其逐出董家族谱!”
       董必达耍了一通威风。
       见众人都错愕地望着他,显然是被吓住了,心里更加得意。
       “家主啊,陛下要见我们是……”
       “休得多言,不可让陛下久等!”
       董必达也懒得理会那些扶不上墙的烂泥。
       不管这些拖后腿的族人,兴冲冲地朝着尽头处走去。
       等到了司夫人的牢门前他脚步微顿,对着司夫人拱了拱手。
       “司夫人,等你出去之后,在下做东,定要请你还有司家诸位为正义不惜入狱的帼国英雄,大餐一顿!”
       董必达看到司夫人同样错愕的表情。
       心道:不愧是傻乎乎地给秦家送把柄的妇人,到了现在,竟还不知局势如何。
       秦家一旦倒台。
       董家太平无事不说。
       司夫人先前的所作所为也会成为义举。
       与司家奴仆也能马上出狱了。
       “董家主!”
       等到董必达走到通往地面的台阶时,下面突然传来司夫人的大叫声。
       “珍重!”
       什么?
       董必达怀疑底下族人还在哭闹,声音太大,自己听错了。
       但他也没有在意。
       根据手下来报,此时扳倒秦家,司家功不可没。
       他会记着司家的好。
       天子要换掉司家让肖家顶上,他迟早会故伎重施,再扳倒肖家。
       到时候再与司家联姻,两家密不可分,有了守边大将做靠山,看谁还敢像秦家一样觊觎他们董家的皇商之位。
       哈哈!
       哈哈哈哈!
       董必达意气风发地走出狱中。
       到了地面上,被明媚的冬日暖阳晃了一下眼睛,漏风的囚衣吹着寒光有些刺骨,但他脸上依旧挂着笑意。
       “董大人,这边请。”
       黄少卿想要带路。
       可董必达根本没有理会,自顾自地越过他,反客为主,朝前方人多的地方走了过去。
       黄少卿见状,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出了本官管辖的大牢,生死有命,概不负责。”
       他的话音刚落。
       啪!
       走出十步开外的董必达,迎面撞上一只打着补丁的厚麻布鞋。
       董必达被熏得差点闭过气去,怒视着拿鞋打他的刁民。
       “大胆!”
       “敢在陛下面前动手动脚,你这是御前失仪,该当何罪!”
       像这种浑身上下行头加起来不超过一两银子的平头老百姓。
       敢对着他下黑手。
       定是秦家花钱请来的,想要恶心他。
       “他就是董必达,是董继武的爹!”
       “打他!打啊!”
       啪啪啪!
       无数只鞋子朝着董必达的身上砸了过来。
       身后跟着的黄少卿和衙役们,看到那些克制住悲愤心情,只知道拿鞋砸人的将士家眷们,心照不宣地没有阻止。
       而是退后一步。
       免得被视作董必达的同伙,再挨一顿胖揍。
       “你们……你们这群刁民!无故打人,我要告你们群殴!”
       董必达用双臂护住脸,可胸口被打得气血翻涌。
       只能蹲坐在地护住头脸,嘴里还在不停地恐吓着。
       “我乃董家家主,你们今日对我下如此毒手,待我他日知道是谁指使你们的,定让你们连同你们的主子一起吃不了兜着走!”
       啪啪啪!
       没有人把董必达的话放在心上。
       只是。
       等到大家的鞋子都脱完。
       董必达感觉安全了,抬起头来时。
       梆!
       一只龙靴稳稳当当地砸在了他的额头上,瞬间砸出一个乌青的大包。
       董必达不敢置信地望着脱了一只龙靴的天子,两眼含泪。
       捡起地上的龙靴捧着,顶礼叩拜。
       “陛下!草民可算见到您了陛下!”
       “谢陛下赐靴,草民怎配用您的龙靴去还击这些刁民,草民不与他们计较便是。”
       董必达心里已经把这笔账记在了秦家的头上,但嘴上还是表现得十分大度。
       他以为自己这样的做法,能够让天子夸奖他。
       谁知。
       却听天子无声冷笑。
       “董必达,谁说朕是赐你龙靴去打别人,朕,是与民同愤!”
       什么?
       董必达不解地抬起头,看向天子。
       只见一团明黄影子飞了过来,挡住了他看向天子的视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zcglx.top。

浏阳一八旬老人离家后失联已6天,蓝天救援队出动无人机搜寻。
/凭什么到我穿越就是大青虫/清江映月/当炮灰女配成为团宠/时星草/朕的嫦娥不可能这么奔放/金华酥饼。
/少爷偏要当戏子/作家lfd1fp/穿书后我成了作精女主/湫宸/红楼:开局便娶秦可卿/尘世间小书童。
/合租医仙/白纸一箱/云山迷情/泠风爱炼/浮世江山/aerith。
/鲸落潜底/沐辞笙计翔翔简介: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中国古代史专业和世界史专业博士生导师,浙江省历史教学研究会会长,浙江省历史学会副会长长期从事世界史、世界文明史、英国史、中西文化交流史等方面研究,其主讲的?世界文明史?被评为省精品课程、浙江大学优质课程;?人类文明专题?被列入研究生示范性课程。
张铠、陈侃轩、华昕雨、李纯棉、张凯、潘昊带来的小合唱《凤凰花开的路口》。
马紫晗和张木佳桐、郭紫怡和王心怡两对选手还分别获得双打第二、第三名。
傅雪波副局长对同志们的发言进行了总结,大家态度积极主动,发言直面问题,查摆实事求是,达到了班子和班子成员提高解决自身问题能力的目的,并用思想动员准备到位、开展批评深入到位、会议氛围营造到位进行了高度概括。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